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 神秘男人
    :

    爷爷?

    “让我叫‘爷爷’的人早就入土为安了,如果你觉得自己快死了的话……”秋明月冷笑一声。

    “臭娘们,死到临头了还嘴硬!”常三骂了一句。

    “常三,看来这样还便宜了她啊。”

    那人说着,手里的匕首就飞了出去,直接砍断了挂在树上的那根,那网连带着秋明月的人,就一起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摔在地上的那一刻,秋明月用灵力护体,所以并没有摔得很重。

    秋明月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的脸上没有丝毫惊恐。

    第一步,她得先从这网里出去。

    金蟾丝?

    秋明月用手扯了扯,这网纹丝不动。

    秋明月的手里幻化出灵力剑,狠狠地刺了过去,最后只冒出一丝火花,依旧纹丝不动。

    “小贱人,我说过了,这金蟾丝,你是打不开的!”那人冷笑着,“你们说,我们该怎么折磨这娘们呢?一人刺她一剑,把她刺成窟窿?”

    “这么标致的小娘们,就这样刺成窟窿,多可惜啊。”

    “那你们觉得呢?”

    “反正都是要死的,死前就给我们兄弟好好爽爽啊。”

    那人话音落,其余人的目光都闪耀着狼光。

    这主意,好啊!

    “兄弟们,我年纪最大了,就让我先来吧。”

    那人说着,就迫不及待地朝着秋明月冲了过去,他伸出手,刚想去碰秋明月,秋明月手里的利刃就飞了出去,直接将那人的手砍了下来!

    顿时,他的手臂血流如注!

    其余人见状,脸色都有些难看。

    “这娘们,下手够狠的。”

    “别管了,直接杀了她吧!”

    那些人说着,手里的利刃就刺向了秋明月。

    秋明月当然不会等着被杀,她手里的灵力剑,顿时化成无数根银针,朝着那些人刺去。

    咻咻!

    银针扑面而来,那些人连忙闪避。

    有几根,还是刺进了他们的身体里。

    那几个人连忙退后,找到了遮掩物。

    “这娘们,不好对付。”

    “别心急,早死晚死都是死,等着那金蟾丝将她勒死吧!”

    “是啊,也别浪费我们的精力了。灵力何必浪费在一个即将要死的女人身上!”

    那几人没有再向秋明月发起攻击,而是躲到了一边。

    秋明月也有全力来对付这坚硬的金蟾丝。

    她尝试过用很多种方法来对付这金蟾丝,但是都没有办法。

    扯不开,割不开,焚烧不开,灵兽的牙齿锋锐却同样咬不开……

    网越来越小,由原来的能容下两个人,变成了只能容下秋明月一个人了。

    而且,网缩小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紧了。

    渐渐的,秋明月就感觉到一些窒息。

    “看,那娘们就快要死了。”

    “是啊,那金蟾丝可是咱们天玑府玉和堂的宝贝,这娘们想要解开,简直是做梦。”

    呼……

    风动了一下。

    有什么东西极速飞到了秋明月的面前。

    那速度太快了,那些人都没有看清,只有秋明月看到了。

    那是一把黑色的砍柴的刀。

    秋明月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扔刀的人。

    网越来越小了,已经陷进了她的肉里,秋明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而且,她总觉得这把刀不简单,看着普通,但是却有一股若有似无的灵力……秋明月捡起了那把砍柴的刀……

    “那小贱人居然要用砍柴刀把网砍开……”

    “她别是疯了吧,那砍柴刀锈迹斑斑,刀口都钝了。”

    “估计是觉得自己要死,所以疯了吧。”

    刀刃从网上划开,居然划出了一个豁口!

    秋明月又用力一划,将那豁口划开,大了一些!

    盯着这里看的人,一时都愣住了。

    他们看到了什么?

    金蟾丝居然被砍柴刀划开了!

    这是在开玩笑吧!

    这玩笑也太大了吧!

    下一瞬,秋明月就直接将勒在她身上的网扯开了,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这小贱人居然从网里逃出来了!”

    “兄弟们,杀了她!我们刚刚是没用全力,这一次一定要尽力!我就不信我们十几个人,居然不是这女人的对手!”

    常三对秋明月可是大大的恨意。

    他说着,就朝着秋明月杀了过去。

    其余人见状,也连忙杀了上去。

    一时间,十几个男人攻向一个女人。

    秋明月将五虎都没放在眼里,何况这十几个乌合之众!

    秋明月都没出剑,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就踹倒了好几个人!

    秋明月落在地上,再次出脚,就将其余人全部踹倒在地上!

    在其中几个人要爬起来的时候,秋明月手里的灵力球很快就冲向摔在地上的人,直接撞在他们的胸口上。

    噗!

    那些人都吐出一口血来!

    秋明月又是几个杀招,直到那几个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她才收手。

    秋明月将地上的柴刀捡了起来。

    远远的,一个樵夫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那人穿着粗布麻衣,面容普通,甚至可以说丑陋了,因为他的左脸上有一道火红的胎记,他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像是在找什么,直到他看到了秋明月手里的柴刀,眼睛顿时一亮。

    “找了半天,原来在这里啊,姑娘,这是我砍柴的刀,还请还给我吧。”那樵夫道。

    秋明月看着那樵夫,只觉得他的眼神深邃、从容,眸光很亮,慑人心魄,总觉得与他的模样有很大的违和感。

    “这并不是普通的柴刀,而是难得的神器。”秋明月道。

    能割开金蟾丝的刀,当然不是普通的刀。

    樵夫抿唇不语,看着秋明月,试图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一丝贪婪来。

    秋明月直接将柴刀递给他:“不过,无论是什么,有用就好了。这刀救了我一命,多谢。”

    樵夫眼眸里的意外一闪而逝。

    若是一般人,看到神器的主人这般弱小不堪一击,此时肯定将柴刀据为己有了,但是,她不一样。

    秋明月说完,就转身离去了。

    那樵夫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便收回了目光。

    地上躺着一堆的尸体。

    其中,两具尸体突然动了一下。

    樵夫手里的柴刀突然飞了出去,直接敲在那两具‘尸体’身上,那两具‘尸体’,便真的成了尸体。

    他的眼眸里没了刚刚的无害弱小,反而带着一丝阴狠。

    “小姑娘,斩草要除根啊,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