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林婵月再挑事
    :

    “找到了!这群娘们居然跑去了陈府!以为陈府能庇佑她们吗?我们五虎的名声,这附近的人都知道,谁不要命了敢收留她们!”

    “看来是我们兄弟之前对她们太好了,这一次一定要狠狠地教训她们!”

    人未到,声音已经到了,可见这些人有多么愤怒。

    很快,五个面目全非的女子就被押了进来。

    为首的人大刀阔斧地坐在一张凳子上,手里拿着一根带着倒刺的长鞭。

    “把房间里那两个女人也带出来!”那人道。

    之所以把秋明月和宋玉绣带来,当然是要杀鸡儆猴,让她们看看敢逃跑的下场!

    很快,秋明月和宋玉绣就被带了出来。

    秋明月看到她们五个的时候,没有丝毫惊诧,毕竟,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在她看来,林婵月就像个跳梁小丑,她的所谓计谋就像小儿科,只是她自我感觉良好,还觉得自己睿智过人。

    还真是可笑啊。

    宋玉绣的美目里则露出一丝震惊。

    如果说之前,她对明月的话还有一丝怀疑,那这一下,她是彻底信了!

    明月是对的!

    这些人全部被抓了回来,而且很凄惨!

    自己明明提醒过她们的,结果没人相信,这一下被狠狠打脸了吧。

    想到这些人对自己的绝情,宋玉绣心里便添了一丝快意!

    “把这些药给她们喂下去!”为首的人下令。

    很快,那些药便被每个人喂了下去。

    “一个个不都是贞洁烈女吗?那老子就让你们尝尝醉壶春的感觉。”

    醉壶春是一种烈性春药,吃下之后,如果没有破身,将会忍受极致的痛苦。

    当然,五个大汉还是想将这些女子卖个好价钱的。没破身的当然比破了身的更赚,所以,他们并没打算对这些女人做什么,只是想狠狠地教训她们一番。

    热,好热。

    难受,好难受。

    那些女子扭作一团,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再也不跑了。”

    “我错了,大爷,我错了。”

    那些人清醒的空隙,求饶道。

    但是,那五个大汉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于是,她们只能硬生生地受着折磨。

    ……

    从那以后,那五个女子便老实了。

    逃不掉的。

    她们已经放弃逃跑了。

    “我们就要变得和秋明月一样了。”有人不禁凄惶道。

    “不一样的,我们是被迫的,而秋明月是自甘堕落。就算到时候一起进了醉欢楼,我们也不能和秋明月走近。”

    她们为自己找了借口,在秋明月的面前,她们依旧高人一等。

    虽然她们放弃逃跑,但是,仇恨的种子依旧在她们心底蔓延着。

    “婵月,要不是逃跑,我们就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有人不禁埋怨道。

    林婵月的脸色十分难看。

    这些人还真是忘恩负义,当初跟狗似的跟在自己身后,现在又来责怪自己。

    林婵月不喜欢这种被数落的感觉。

    不,不是她的错!

    她的计划天衣无缝,为什么会失败呢?

    林婵月一直想不通这个问题。

    当然,她的计谋绝对不会出问题。

    “我的计谋不会有问题,你们当初也是一致说好的。我觉得是有人告密了。现在,谁最开心呢?”

    她们这么凄惨,但是却有两个人完好无恙,看着她们的笑话。

    “是秋明月!”

    “对,肯定是她。我们在商量的时候,肯定被她听到了!她去告了秘!所以,就算大火烧了我们住的房子,那匪徒也知道我们没有死!”林婵月道,“要不是秋明月,我们肯定能逃出去的!”

    “是她毁了我们!”

    “就算我们认命了,也不能让她好过啊!”

    “她这么阴狠,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

    还有六日就能到仙灵城的中央了。

    越靠近中央,灵力就愈加浓郁。

    短短的半个月时间,秋明月的修为又提升了很多,虽然距离三阶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对比之下,已经是突飞猛进了。

    砰!

    突然,她的门被用力地砸了一下。

    砰砰!

    两下。

    那门就直接倒了下来,直接有一人踩在了门上,面色嚣张。

    这人便是林婵月。

    她身后跟着的四个女子,都是怒气冲冲。

    “秋明月,你害得我们变成这样,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秋明月站了起来,眼眸微微眯起。

    她身上只穿着一套淡青色的衣裙,清秀可人,娇俏的小脸上带着一丝绯红。落入匪首,她似乎养得很好。

    她生得极好,但是眼睛微微眯起的时候,眼眸里便闪耀着一丝戾气。

    她的修为已经完全恢复了。

    而且,她已经很久没有打人了,手还真有些痒啊。

    秋明月的眼神很可怕,看得林婵月背后一寒。

    不过很快,她就站直了身体。

    她根骨在家里的年轻一辈里算是好的,而且修为已经步入玄神境,只要她一人,足以解决了秋明月。

    就算秋明月难对付,她身后的四人修为虽然没她高,但是五个人一起上,将秋明月打死是没有问题的。

    她有什么可怕的!该害怕的是秋明月才对!

    无论如何,秋明月今天必须死!

    “秋明月,你偷听我们的阴谋,然后向那五个匪徒告密,让我们沦落到这样的下场!今日,我们肯定要狠狠地教训你一顿!”

    秋明月忍不住笑了。

    现在还将这件事怪到她的身上?

    林婵月还真是可笑啊。

    秋明月的手更加痒了。

    “你笑什么?”

    “你可笑。”

    “秋明月,你找死!”

    “林婵月,这句话还给你。”

    林婵月说着就朝秋明月发起攻击。

    说是教训,其实就是想杀了她。

    林婵月的出招十分很辣,先是虚晃一招,然后,五个手指间夹着的银色暗器就朝着秋明月的要害袭去!

    四枚暗器,两枚指向秋明月的心脏,一枚指向丹田,还有一枚指向太阳穴。

    这一招,林婵月从小练习。

    秋明月一时难顾及,更何况她还被刚刚自己的虚晃一招分散了注意力,总有一枚暗器会中的,无论哪一枚,秋明月都死了!

    林婵月静静地等着。

    咻咻咻!

    暗器刺入了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