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看谁被打脸
    :

    黑暗的房间里,几个女子躲在房间里窃窃私语。

    林禅月点明主题:“我们必须逃出去!”

    “禅月,我们该怎么逃跑?我们几个人加起来,完全不是那五个匪徒的对手。”

    “是啊,他们的修为很高呢,比我爹都高。”

    林婵月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道:“修为高有什么用?要靠脑子。硬逃出去当然不行,我们要智取。”

    “怎么智取?”

    “禅月,你已经有主意了?”

    “禅月这么聪明,肯定有十足的把握才跟我们说这件事啊。”

    林婵月被奉承了一番,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我已经想好了,声东击西。”林婵月压低了声音,将自己的计谋说了出来。

    “等逃离后,立即跟着我去镇东的陈府,那是我的外祖父家,外祖父一定会庇护我们的。”

    其余人听到,都不禁露出佩服的表情。

    “禅月,你太聪明了。”

    “这个办法肯定行的,我们终于可以逃出去了。”

    “禅月,你真是我们的福星。”

    “等我们都获得了自由,继续回去做千金大小姐,而宋玉绣却要去青楼做妓/女,想想,还真有些可怜呢。”

    “这是她自找的,谁叫她不相信禅月,要和秋明月一起呢?”

    ……

    另一间房间里。

    秋明月躺在床上,就听到隔壁床传来了抽泣的声音。

    宋玉绣在极力压抑着,但是哭声还是一丝不漏地传到了秋明月的耳里。

    秋明月直接起床,手里拿着夜明珠,走到了宋玉绣的床边。

    宋玉绣哭得很凶,枕巾都被哭湿了。

    秋明月的眉头微微皱起:“你怎么了?她们欺负你了?”

    自从宋玉绣帮她说话后,她就被那些人排斥了。

    宋玉绣摇着头:“没……咯……没事。”

    “你这像没事吗?有委屈不要自己受着,就要让别人难过。”秋明月道。

    这就是她的处世之道。

    谁让她不开心了,她就非要对方双倍的不开心,是绝对不会自己受着的。

    宋玉绣从床上爬了起来,抹了一把眼泪。

    她很难受,是有一丝怨恨秋明月的。但是想想,又觉得自己这一丝怨恨太没理由了,秋明月有什么错呢?

    宋玉绣将刚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她们在商议逃出去的办法,但是却把我排除在外。我不想去醉欢楼,我也想离开这里,我好想去见我爹娘。”

    “林婵月在故意报复你,因为你帮我说话了。”秋明月道。

    宋玉绣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我知道,我也知道林婵月不是好人。但是,她能带我离开这里……”

    “逃不掉的。”秋明月道。

    宋玉绣傻了一下。

    “那五个匪徒不是普通人,没那么容易能逃出去的。”秋明月道。

    “林婵月很聪明……”

    “就算逃出去,那五个人也有办法将她们一个个找回来。”秋明月道。

    宋玉绣完全惊呆了,她觉得有些她不知道的事,但是秋明月知道。

    “你知道他们对我们的看守为什么这么松吗?你以为那些饭菜,就是普通的饭菜吗?吃下那个饭菜后,每个人身上都会带上一种香气。无论逃到哪里,匪徒都会利用灵兽顺着香气将逃跑的人找回来。”

    秋明月早就察觉到了。

    她敢放心的吃,是因为灵犀炼的丹药里,就有解这种毒的。

    宋玉绣听得浑身发寒。

    她连忙闻着自己的身体,果然闻到了一种幽香,很淡,她还以为是洗浴用的香料留下来的。

    没有人会注意到这种幽香。

    要是秋明月说的是真的,那她们这次逃跑,就是白费。

    等再次被抓回来……

    之前有一个逃跑被抓回来的,直接被砍断了手脚,埋进了土里,生生憋死了。

    宋玉绣觉得快意,她们把她赶出来,以为是断绝了她逃脱的希望,实际上却是救了她一命。

    同时,她又觉得难过。

    难道,她真的要去醉欢楼吗?永远都逃不出去吗?

    而且,那些人虽然对她很绝情,但是毕竟曾朝夕相处过,里面还有她曾经的姐妹,想到那些人的悲惨下场……

    “明月,我知道了,谢谢你。”宋玉绣道。

    跟着她们也逃不出去,还会面临更凄惨的结局。

    宋玉绣不觉得难过,反而有一丝庆幸。

    ……

    “小禾……”

    宋玉绣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将小禾叫了出来。

    宋小禾是宋玉绣的同乡,两人是一起落到这匪徒手里的。在她帮秋明月说话前,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

    不管其他人怎么样,但是小禾是她的同乡,她还是不忍心小禾落到那样悲惨的境地。

    “玉绣,我是不会告诉你逃跑的方法的,这是你自己做的选择,就该承担后果。”小禾不假辞色道。

    “小禾,不是这个事,我是想叫你别逃,逃不掉的,明月说……”

    “小禾,别听宋玉绣胡说八道,她是自己逃不掉,也想叫你别逃。”

    “宋玉绣,你是想把小禾留下来一起去醉欢楼作伴吗?宋玉绣,你怎么这么恶毒啊。”

    “不是的!明月说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被匪徒下了药!逃不掉的!”宋玉绣有些急切道。

    “秋明月说的?她说的话能信?!禅月的阴谋天衣无缝,根本不会出问题,秋明月肯定在危言耸听!”

    “宋玉绣,你就不要帮着秋明月了!等我们安然无恙地逃出去,就是对秋明月最大的打脸了!”

    “事实会证明一切的!”

    那些人冷嘲热讽了一番,便转身离去了。

    宋玉绣站在那里,看着众人离去的方向,表情逐渐冷了下来。

    她是相信秋明月的。

    林禅月太虚伪了。

    而且,秋明月说的很有道理。

    比如,那几个匪徒的防守真的很松。休整的时候,她们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很自由。只是出门的时候会被人拦住。那些匪徒半天都不进来看一眼。

    而且,她们身上确实有幽香。

    现实会打明月的脸?

    她觉得会打林禅月的脸才对!

    自己提醒过的,是她们自己找死!

    林禅月她们自掘坟墓的下场肯定会很惨,自己等着那一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