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真相大白
    :

    “这吸血虫不是秋明月的,是贺玲珑的!贺玲珑为了害秋明月,但是最终自食恶果!”宋玉绣忍不住道。

    她的小脸气得通红。

    怎么会有这样颠倒黑白的人?!

    林婵月的目光落到了宋玉绣的身上。

    宋玉绣居然站到了秋明月那边。

    那带血银针是宋玉绣拿来的……

    林婵月隐约知道为何最终吸血虫会攻击贺玲珑了。

    宋玉绣,选择秋明月而不是她林婵月,这将是你今生最后悔的选择!

    “宋玉绣,按照你的说法,那现在变成这样的就应该是秋明月,而不是贺玲珑了。贺玲珑会愚蠢到用自己养的东西来攻击自己吗?”林婵月反问道。

    “是啊,禅月说得有道理。如果真是贺玲珑的东西,那现在应该是秋明月变成这样。”

    “宋玉绣怎么帮秋明月说话啊,肯定是住一个房间,被她洗脑了。”

    其余姑娘低声道。

    宋玉绣的脸越来越红,但是,她却无从辩驳。

    宋玉绣快气死了,她说得明明是真相,但是却被人说成是洗脑。林婵月太伶牙俐齿了,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就在宋玉绣快气炸的时候,秋明月走到了她的前面。

    秋明月没有丝毫慌乱,脸上依旧挂着漫不经心的笑:“是啊,贺玲珑太蠢了,然后就蠢死了。”

    “秋明月,你这样害她,还出言侮辱她!”林婵月作出愤怒的模样。

    “吸血虫会闻着血液选择攻击的对象,她想要取我的血,最终却取成自己的血,这不是愚蠢吗?”秋明月轻笑着道。

    “啊啊啊啊!”贺玲珑发出愤怒的嘶吼声,她想朝着秋明月冲过来,秋明月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

    “想要害人,但是却自食恶果,想想,还真是可笑呢。”

    “要养吸血虫,成虫前要用血喂养,你们和贺玲珑认识这么久,就没有发现点什么吗?”

    秋明月说着,目光突然看向其中一个人,那人对上秋明月的目光,瞳孔微微涣散。

    她已经被秋明月的诡瞳术控制了。

    “你这样说,好像还真是,有一次贺玲珑取了一管血……”

    那人说着,就被林婵月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但是,她像是丝毫没感觉到林婵月的目光,继续道:“还有一次,贺玲珑叫我把我娘给我的空间戒指给她,要是不给,她就把我变成人干。现在想想,吸干了血不就是人干吗?”

    秋明月的目光再次看向另外一个女子。

    “对啊,有一次我看到贺玲珑在摆弄一个盒子,里面全是虫蛹,会不会就是吸血虫的虫蛹?”

    这两人的话,明显佐证了秋明月的说话,引向贺玲珑才是养虫之人。

    怎么会这样?

    眼看着秋明月就要完蛋了,居然这么轻易就被秋明月掰回来了。

    完了。

    林婵月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她刚刚的计谋要失败了。

    那五个大汉相视一眼,已经没了杀意。

    “把她处理掉。”

    为首的人指了一下贺玲珑,就转身离开了。

    “啊啊啊!”贺玲珑的叫声由愤怒转为惊恐。

    然而,其余人根本不敢靠近她,只觉得罪有因得。

    林婵月沉浸在自己的失败里,根本没有顾及她。

    翌日。

    继续赶路。

    秋明月,还有宋玉绣,这两个名字就变成了林婵月心里的一根刺。

    总有一日,她一定会让她们付出大代价的!

    一个月后。

    她们已经走了一半的距离,距离醉欢楼越来越近了。

    一旦入了醉欢楼,她们就再也没有逃脱的机会了!

    夜。

    一众女子聚集在房间里,商议着逃跑的事。

    只有秋明月不在。

    “下一个镇是谷演镇,我外祖父家是那里的大户,那是我们逃脱的最佳机会。”林婵月低声道。

    “逃!一定要逃!禅月,我们都听你的。”

    “是啊,禅月,你是我们的主心骨,跟着你我们才能逃出去。”

    “禅月,幸好还有你,要是没有你,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了。反正,我们是绝对不会去醉欢楼,做那些下贱的事的。”

    林婵月很喜欢这种被拥护的感觉。

    宋玉绣坐在角落里,双手握成拳,也有些激动。

    只要逃出去,就可以见到爹娘了。她被掳走后,爹娘肯定很担心吧。一想到可以见到爹娘,宋玉绣心里便十分开心。

    突然,林婵月的目光落到了宋玉绣的身上。

    “逃脱对于我们来说是重生的机会,而且只有一次,因为下一次,那些匪徒就会提高警惕了。所以,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成功。”

    “要成功,就必须杜绝一些危险因素。比如,要是我们其中的人有异心,告诉了某些不该告诉的人。某些人并不想逃,只想着去醉欢楼过好日子,为了邀功,可能就将我们卖了。”

    林婵月话里的某些人,当然是秋明月。

    而那个告诉秋明月这件事的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宋玉绣。

    宋玉绣的脸色一白,刚刚的高兴瞬间消散了一些……

    “宋玉绣,请你离开这里吧。”有人率先道。

    离开,宋玉绣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离开这里,凭借自己的能力,根本没办法逃出去。

    不,她要离开这里,要去见她的爹娘……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我发誓!”宋玉绣连忙道。

    “那一天,你可帮秋明月说话了。”

    “是啊,你跟秋明月关系那么好,那你就跟着她一起去醉欢楼做妓/女啊。”

    “你根本不需要逃了。”

    “你和秋明月就是一路货色,等听了我们的计划,说不定就去朝匪徒告状了。”

    所有人都要将宋玉绣赶出去。

    宋玉绣娇小的身体缩在角落里,格外可怜。

    “求求你们了!”

    “我要逃出去啊。”

    “我不想留在这里。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我要是告诉其他人,就天打雷劈。”

    “禅月,求求你了。”

    宋玉绣跪下去哀求道。

    但是,没有人帮她说一句话。

    最终,她被赶出了房间。

    林婵月想着宋玉绣被赶出去的绝望样,心里便一阵快意。

    她刚刚做那些,其实是故意的。

    故意告诉宋玉绣逃跑的事,又故意将她赶出去,就是让她知道,替秋明月说话的下场是什么。

    此时的宋玉绣后悔莫及了吧?!

    但是,已经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