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贺玲珑自掘坟墓
    :

    夜,紧闭的房间里。

    “禅月,只要秋明月的一滴血,它们就会记住血的味道,然后找到秋明月,将她的血吸干。”贺玲珑压抑着兴奋道。

    林婵月看着那些蠕动的虫子,想象着这样的一幕——这些虫子全部吸附在秋明月的身上,那傲慢的女子,脸上充满了惊恐,她惊叫着、嘶吼着,但是却无法挣脱,只能任由自己身上的血一点一点吸干。

    林婵月的眼眸里有一丝报复的快感。

    让她傲慢,让她总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让她和自己对着干!

    “秋明月的血……”贺玲珑皱眉。

    秋明月就像一根锋锐的刺,要从她身上取血,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林婵月也陷入了沉思中。

    怎样从秋明月身上取血,确实有难度。

    “秋明月对我们有戒心,我们去有难度。不如让其他人去……”林婵月思索着合适的人选。

    贺玲珑道:“宋玉绣,让她去,她不是和秋明月在一个房间吗?刚好。”

    门外,一个纤弱的身影站在那里,将两人的对话全部听在了耳里。

    她的小脸惨白,双手握成拳。她就是宋玉绣。

    又要让她去害人。

    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之前就有一个姑娘,因为嘲讽了贺玲珑几句,贺玲珑就让自己把一个香包放在那姑娘的身边。

    结果第二日,那姑娘就暴毙了。

    贺玲珑一直说是巧合,绝对不是香包的问题,但是,宋玉绣还是有所怀疑的。

    刚刚那段对话,彻底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贺玲珑不是好人,林婵月也没有表面上的善良和大公无私。

    宋玉绣悄悄离开了。

    于此同时,一只小白鸟也悄悄飞走了。

    不久,贺玲珑就敲开了宋玉绣的房门,将她叫了出去。

    “玉绣,你只要将这根针悄悄地刺进秋明月的身体,然后拿回来给我就可以了。”贺玲珑道。

    宋玉绣垂着眸,咬着唇:“这银针,会对秋明月有什么影响吗?”

    “没什么影响,上面有一些毒,会让她身体发痒,算是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了。”贺玲珑道。

    骗子!

    明明会让秋明月死!

    贺玲珑不仅虚伪,而且恶毒!

    “玉绣,这件事一定要办好啊,要是连这点事都办不好,那我真怀疑你和秋明月是一伙的了。”

    这明显就是在威胁她!

    宋玉绣不想这样做,但是不依附她们,自己的下场恐怕会很惨。

    宋玉绣将银针接了过去,然后点了点头。

    秋明月的房间。

    小白鸟叽叽喳喳地将自己听到的全部说了出来。

    秋明月的脸上露出一个冷笑。

    贺玲珑和林婵月想要自己的命?

    那要看她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银针取血?她等着!

    吱呀。

    门推开了,宋玉绣从外面走了进来。

    秋明月看着面前十三四岁的姑娘,眼眸发冷。

    来取她血的人来了?

    她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也懒得犯人,若是对方要害她,那她必定加倍奉还!

    宋玉绣要是取自己的血……秋明月的眼睛里闪过浓烈的杀意。

    “秋明月。”宋玉绣走到了她的面前。

    宋玉绣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挣扎。

    她真的不想害人,但是,想到贺玲珑的威胁……

    宋玉绣将银针悄悄拿了出来,秋明月自然捕捉到了,手微微抬起,只要她一掌过去,就能杀了宋玉绣。

    宋玉绣咬牙,短暂的时间里,她似乎已经作出了决定。

    宋玉绣将银针拿了出来,递到了秋明月的面前。

    “秋明月,贺玲珑让我来害你。用这跟银针取了你的血,然后让一种东西记住你的血的味道,能将你的血吸干。她想要杀了你。”宋玉绣将一切都说了出来。

    秋明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意外。

    宋玉绣不知道的是,她这个决定,让她活了下来。

    “现在,我告诉了你这件事,我们俩都成了她们的敌人,我们该怎么办?”宋玉绣不禁道,眼睛里带着一丝惶恐。

    她没办法将带血银针给贺玲珑,贺玲珑肯定也会报复她。

    秋明月将她手里的银针拿过来。

    “你不会有事的。”

    秋明月沉思片刻,很快有了决定。贺玲珑想要害她?让她就要让她自食恶果!

    “小白鸟。”

    很快,一只小白鸟就出现在了秋明月的面前。

    秋明月将手里的银针递给了小白鸟。

    “去取贺玲珑的血。”

    小白鸟叼着银针,就消失在暗夜里。

    它悄悄地飞进了一个房间里,找到了目标人物,用力一吹,嘴巴里的银针就飞了出去,直接从那女子的身上划过。

    小白鸟再次含住银针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了一丝血迹。

    贺玲珑只觉得身上某处一阵锐痛,但是却连伤口都找不到。

    她没有多想,继续等待着宋玉绣将秋明月的血取来。

    想到秋明月的惨样,自己即将报仇,还真是爽啊。

    咚咚咚。

    门敲响了。

    贺玲珑打开门,就看到宋玉绣站在门外。

    她顿时一喜:“成了?”

    宋玉绣点了点头,就将带血的银针交给了贺玲珑。

    贺玲珑接过,眼睛里难掩喜意。

    “太好了,秋明月,这一次,你彻底完蛋了!”贺玲珑忍不住欣喜道。

    “你……不是说银针对秋明月没什么影响吗?”宋玉绣故意问道。

    她心地善良,知道那银针上沾染的究竟是谁的血……

    “宋玉绣,你这样护着秋明月,是不是跟她一伙的?等处理完了秋明月,再来处理你这个小贱人!”贺玲珑不耐烦道。

    宋玉绣眼睛里的那一丝愧疚彻底消失了。

    贺玲珑,该死!

    “禅月,这上面沾染着秋明月的血,秋明月的血很快就要被吸干了。”贺玲珑半是喜悦,半是邀功道。

    林婵月语气里带着同情:“血被吸干,变成干尸,死状肯定很难看,还真是有些残忍啊。”

    虽然这样说,但是她的眼眸里,满是幸灾乐祸。

    贺玲珑将盒子取了出来,打开盖子,里面满是蠕动的血吸虫。

    贺玲珑将手里的银针扔了下去。

    银针上的血量微少,但是对于嗅觉灵敏的吸血虫而言,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的味道。

    贺玲珑和林婵月相视一眼,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