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妖
    :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喝酒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短短的两天时间,慕容菁言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前日夜里,门口有人敲门,我去打开门,就看到小姐浑身是血地躺在门口。小姐身上的伤是坠落伤,而且致命的伤口都经过了处理。小姐应该是从高处坠落,然后被人救了。但是救小姐的人,并不愿意露面。”

    现在,慕容菁言失忆了,知道她究竟发生了什么的,只有那个救了她的人了。

    “原来你就是秋明月。”慕容菁言朝着她伸出手。

    秋明月走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

    “我记得你的名字,但是我忘了你的模样了。我觉得我肯定很喜欢你,这次见了你,我就发现我的想法是对的。”慕容菁言道,“我们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吧。”

    慕容菁言的语气软软的,那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一下蜕变成了温婉可人的小绵羊,让秋明月很不习惯,也很心疼。

    秋明月道:“是很好的朋友。”

    慕容菁言笑了,眉眼弯弯,如天真的孩子:“难怪,我就记得你的名字。”说着,她的眼眸暗淡下去,“明月,我想跟你道别,我就要回仙灵城了,以后可能就没办法见面了。”

    “会有机会的。我以后去看你。”

    慕容菁言又开心了起来:“那就这么说定了,来拉勾。”

    两人拉勾。

    慕容菁言显得很兴奋,一扫郁郁寡欢的模样。

    忘了过去的事吗?

    那也包括百里和青吧。

    ‘情’之一字太磨人,忘了也好。

    慕容菁言离开的时候,秋明月来送她了。

    慕容菁言掀开了车帘,露出一颗小脑袋,眼巴巴地看着秋明月,仿佛在说‘你一定要来找我’。

    马车远去,彻底消失。

    秋明月站在那里一会儿,才离去。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身后的酒楼二楼,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那里,也目送着马车的离去。

    秋明月离去后,那道白色的身影仍旧站了很久,没有离去。

    百里和青的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

    当知道慕容菁言可能真的坠崖后,他的脑袋完全是空的,有莫名的窒息感,本能地就跳了下去。

    落日崖从上面看深不可测,其实没有多高。

    当年丝画坠落下来为何会连尸骨都找不到?这其实是百里和青一直疑惑的问题。除非有一个可能,丝画没死,自己离开了。但是,百里和青本能地拒绝这种可能。这种事,往深里想,就有些可怕了。丝画不是这样的人。

    百里和青落在了崖底。

    很快,他就看到河边躺着的血人。

    慕容菁言的身上出了很多血,尤其是脑袋上,但是,气息仍在。

    感受到那微弱的气息,百里和青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呼吸。

    百里和青连忙喂她吃下几颗丹药,然后提她处理了身上的致命伤。

    她躺着,百里和青就在一旁静静地坐着。

    他的身上沾染着她的血,他格外地烦躁。

    几个时辰后,慕容菁言醒了过来。

    她看向百里和青的目光,无悲无喜,完全是看陌生人的目光。

    慕容菁言张口,只说了三句话。

    “你是谁?”

    “这是哪里?”

    “我要回家。”

    百里和青的身体僵住了。

    很快,他就松了一口气。

    忘了也好,这样,这段往事算是彻底过去了。慕容菁言也不会来纠缠他了。

    只是,他的心脏空空的。

    ………

    秋明月的生活重归平静。

    闲暇的时候,她便和萧默寒一起,到处走走,看看阴风城有趣的地方。

    俊男靓女,再加上秋明月的事迹,两人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

    “那就是秋姑娘的夫郎吧。”

    “长得真俊啊,我以前看到青公子,觉得青公子是这世上最英俊的人,直到遇到这位公子,才知道人外有人。”

    “你说他比青公子长得俊?胡说八道,谁都没法和青公子比!”

    “说起来,秋姑娘和她夫郎是真恩爱啊。有一次,我看到她夫郎帮她穿鞋呢。”

    “是啊,这天稍微有些阴沉,她夫郎就把外袍脱下来给她披着呢。”

    “哪个男人多看了秋姑娘一眼,她夫郎的目光简直要杀人。”

    “前几日有个不长眼的想要推秋姑娘,手直接被她夫郎扭断了呢。”

    这些,都落在两个人的耳里。

    人群之中,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她们十七八岁的年纪,举止之间透着一丝娇柔与妩媚。

    这两个姑娘,一人叫晴柔,一人叫晴妖,两人脸上都长着一颗血痣,唯一的区别,就是晴柔的痣是在右侧眼尾,晴妖的痣,则在左眼的眼尾。

    晴柔和晴妖混在人群里,和一般人没什么区别,实际上,她们根本不是人,而是两只妖。

    当听到众人的议论时,两人的眼睛一亮,就像是找到了新的猎物。

    “那秋姑娘全名叫什么?”晴妖问路人。

    “秋明月。”

    “她夫郎呢?”

    “萧默寒。”

    晴妖和晴柔,相携走出了人群。

    “姐姐,这秋明月和萧默寒,就是我们新的猎物呢。不过这两人之间,也没什么可歌可泣的事,都是一些小事,拆散起来好像很简单呢。”晴妖道。

    “合适的猎物太少了,就将就将就吧,否则,我都快憋死了。”晴柔道。

    “也好,就当调剂吧。”

    晴柔和晴妖的乐趣,就在于拆散那些所谓的有情人,看着那些原本恩爱的男女反目成仇、形容陌路,她们就觉得十分开心。

    “什么情比金坚,遇上我们姐妹,都是狗屁!之前那个金公子不是有名的痴情公子吗?金公子剜肉救妻,传为佳话。最后还不是拜倒在姐姐的石榴裙下,为了讨好姐姐把妻子都杀了!”

    “妹妹也厉害啊,当年那青公子不是阴风城有名的年少公子吗?最后还不是被妹妹耍得团团转?他把妹妹错认成爱人,这时候还以为妹妹死了呢,为妹妹守节,把真喜欢的人,当仇人呢。”

    两人说着,便捂着唇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

    她们有一个小本本,上面就记录着这么多年被她们拆散的情侣呢。

    看来,这小本本上,又要添两个名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