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慕容菁言失忆了
    :

    慕容菁言直直地看着百里和青,眼睛里没有丝毫恐惧,反而带着倔强和毅然决然!

    杀了她吧!

    杀了她,她期待百里和青知道真相的那一日!那时,将是对百里和青最大的报复!

    慕容菁言报复性地想着。

    百里和青似乎被她的眼神刺痛了,握着剑的手微微抖了抖,最终,将剑扔在地上。

    “滚!”

    慕容菁言没有滚,而是眼睛里闪耀着一丝希冀的光芒,笑着道:“百里和青,你下不了手杀我吗?”

    百里和青直接甩袖离去!

    一场生日宴,因为这件事而匆匆划上了句号。

    ……

    悦来酒楼。

    “那慕容菁言还真是无耻,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居然三番两次地缠着青公子,还闹到了青公子的生日宴上。”

    “是啊,好好的生日宴被她弄得不欢而散。青公子那么好的脾气,都发怒了,可见这慕容菁言有多过分。”

    “烈女怕缠郎,这放在男人身上也适用,慕容菁言这么执着,青公子会不会被她感动,两人在一起啊?”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可能了,青公子对慕容菁言是绝对厌恶!”

    “他们要是在一起,我就直接去跳河!”

    “我吞粪!”

    “我上吊!”

    “我把头剁下来当板凳!”

    包厢里。

    红衣女子抱着酒坛子,不由得笑出声:“跳河、上吊、吞粪、剁头……说实话,本小姐真想看看他们被打脸的模样……”慕容菁言笑着笑着又哭了起来,“明月,本小姐,就这么配不上百里和青吗?”

    慕容菁言趴在桌子上,眼神迷离,脸颊通红,妖艳有春花之泽,那疤痕并不丑陋,反而有些醴艳。

    秋明月手里也抱着一个酒坛子,陪着她喝酒。秋明月靠坐在椅子上,同样的脸色通红,眼眸里泛着水光,透出一股慵懒的气质。

    经过生死局的同生共死,虽然嘴上没说,但是两人都把对方划入了自己人的领域。

    这世上就有这样一种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初见时未必愉快,但是了解得越深,便越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秋明月把慕容菁言当做朋友,慕容菁言约她喝酒,她便来了。

    “是百里和青配不上你。”秋明月真诚道。

    慕容菁言又笑了起来:“对,他配不上我,哈哈哈!”

    “但是,百里和青不杀我,是不是……”慕容菁言不禁囔囔道。

    “明月,我是不是很贱啊。百里和青没有杀我,我的心又死灰复燃了,想着他对我是不是也是有感情的。”慕容菁言道。

    感情的事,何来贱不贱之说?

    慕容菁言爱得太深了,自己不是她,根本没有资格去评论她的做法。

    慕容菁言抱着秋明月哭了半晌。

    “我不甘心,明月,我想最后试一次,就一次……”分离的时候,慕容菁言道。

    慕容世家的人将慕容菁言带走了,萧默寒则扛着秋明月离开。

    秋明月喝醉酒的模样,很乖巧。

    脱衣、洗浴,任由男人动作着。

    等萧默寒裹着浴巾,将她放在床上的时候,她直接把浴巾一掀,就缠了过来。

    这一夜,两人缠绵之极。

    慕容菁言的事,让秋明月明白,两情相悦,是何等幸福的事。

    自己遇上萧默寒,确实是今生之幸。

    ……

    百里和青收到一封信。

    上面的字体很熟悉。

    这些年,他已经收到无数封这样的信了,都是慕容菁言写来的。

    百里和青看一个开头,就会把信扔了。

    这一次,鬼使神差的,他竟然打开了信。

    ——今日黄昏,落日崖见。你若不来,我就从落日崖上跳下去。

    信上只有简单的的几句话。

    落日崖,便是当年丝画坠崖的地方。

    慕容菁言又要作什么妖蛾子?

    她以为自己会在乎她的死吗?

    她死了,也是活该!

    百里和青表情微冷,将信揉成一团,驱动灵力,很快就变成了一堆白色的粉末。

    黄昏,落日崖。

    一道红色的身影坐在高高的山崖边。

    狂风吹起了她的衣襟,黑发迷乱了她的面容,晚霞的光辉映照在她的眼眸里。

    她眼眸里的光芒,伴随着黄昏的逝去,而逐渐暗淡下来。

    慕容菁言晃动着脚,哼起了一首歌。

    她的声音很好听,在山涧之间,很空灵,带着一股淡淡的哀伤。

    天黑了,月亮当空,黄昏彻底过去了。

    月华之下,一道红色的身影,腾空而起,坠入了无尽的山崖之中。

    许久,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崖边。

    百里和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

    或许是想念丝画了吧。

    山崖边,十分空寂,没有丝毫人的气息。

    慕容菁言,她向来我行我素,怎么可能舍得去死?那封信,不过是作弄她的罢了。

    百里和青站在山崖边,突然,他的脸色微微变了。

    只见那山崖的缝隙之间,落着一双红色的鞋子,很新,像是刚刚落下的……

    ……

    两日后。

    莫府。

    “明月,外面有人说要见你,自称是藏灵山庄的人。”莫瓴道。

    藏灵山庄的人?

    和慕容菁言有关?

    秋明月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那里,那男子脸上有些阴郁,就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秋明月的眉头微微皱起。

    “慕容菁言……”

    “秋小姐,小姐说要见您。”中年男人客气道,说着,还出示了藏灵山庄的信物。

    秋明月上了中年男人的马车。

    路上,秋明月问了慕容菁言的事。

    中年男人没有多说:“秋小姐,您到了就知道了。”

    马车停在了一家豪华别业前,这里是藏灵山庄的产业,奢华程度不亚于阴风城里的世家府邸。

    秋明月在院子里见到了慕容菁言。

    慕容菁言坐在一把轮椅上,脑袋包了起来,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宽大衣袍,脸色惨白、毫无血色,一双眼睛更显大和空灵。

    她这副样子,格外让人心疼。

    两人四目相对。

    “你怎么弄成这样了?”秋明月不禁道。

    慕容菁言歪着脑袋打量她半晌,像是完全不认识她了。

    “小姐,她就是秋明月秋小姐。”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小姐脑袋撞到了,忘记了旧事,但是她记得秋小姐,一直念着秋小姐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