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慕容菁言和百里和青
    :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一个人去魔兽谷历练。魔兽谷是仙灵城里的一处山谷,传说是连接人界和妖界的地方,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妖。我孤身一人进去,一路上遇到很多魔兽,都有惊无险的。夜里,我找了一个山洞睡觉,突然觉得地震动了一下。我连忙起身,就听到了打斗声和血腥味,我顺着打斗声去,就看到草丛里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

    “我不喜欢多管闲事,但是那人长得真好看,我擦掉了他脸上的血,便看到一张非常俊郎的脸,跟仙人似的。我就救了他。”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一次也有青城宗的弟子,去魔兽谷历练。他叫百里和青,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伤得很重,昏迷不醒,我就一直照顾他。还好,我身上的丹药多。我很小气的,但是谁让他长得好看呢。渐渐地,他好了起来,但是眼睛却出了问题,看不清人。”

    “那段时间,我们朝夕相处,每次看到他的时候,我都特别开心,我觉得,我是喜欢上他了。我想治好他的眼睛,就去了绝壁上寻找一种叫银仙花的药材。银仙花开花只有一瞬,我要在它刚绽放的时候采下来,然后入药。为了采到银仙花,我在那里守了整整两天两夜。”

    “后来,我终于采到了银仙花,炼制了丹药。想到他能看到我了,我心里雀跃,但是,等我到山洞里的时候,便发现他已经能看到了,而他的身边,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子!两人之间透着一股亲昵。”

    ——你是谁?

    ——你是谁?

    两人的话说出口,声音竟然一模一样!

    那一刻,慕容菁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股冷意从脚底冒了出来。

    昔日里朝夕相处的男人,只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再看向身边的女子时,充满了柔情。

    “那时,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去他娘的,居然被截胡了!!”慕容菁言骂了一句脏话,“老娘天天衣不解带地伺候他,他冷得时候,老娘抱着他,各种丹药往他身上砸,结果就全成了别人的功劳!老娘在绝壁上傻兮兮地蹲了两天,就觉得傻透了!”

    秋明月听着,觉得很离奇。慕容菁言是暗恋百里和青暗恋疯了吗?所以编出一段这么狗血的故事?

    “这么狗血?我要鼓掌吗?”秋明月真诚道。

    秋明月扭头,就看到慕容菁言的脸上满是泪水,心里微微震动,只能将后面的玩笑话咽了下去。

    难道慕容菁言说的是真话?!

    这也太让人惊奇了吧。

    百里和青,和慕容菁言,居然有一段?慕容菁言单方面的疯狂暗恋是有原因的?

    “你照顾了他那么久,有些事,只有你们之间知道,你说出来不就可以了吗?假的就是假的。”

    慕容菁言摇了摇头:“她是妖,就呆在那个山洞里,那几天发生的事,她全部都知道。她是妖,还是满怀恶意的妖,她通过吸收怨气来提高自己的修为。她故意那样做的,就是为了捉弄我们。她说,她就喜欢看我痛苦的样子。”

    ——你做的那些,你的那些付出,他都以为是我做的。他把我当作恩人和爱人,你是不是和你气愤啊?但是啊,你能做的只有忍着,看着我们恩爱。在他眼里,你就是个疯子!他永远不会多看你一眼。

    那妖的脸上充满了恶意的笑。

    慕容菁言被激怒了,身上的匕首就飞了出去,直接朝着那妖飞了过去。

    “她那么狡猾,我以为她会躲的,没想到,她竟然站在那里,生生地挨了那一下,左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刀痕。我愣了一下,很快,我就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做了。百里和青冲了出来,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处理着她脸上的伤口,等处理完了,才看向我。

    你知道百里和青说了什么吗?他说我要是再伤害那妖,就杀了我。”

    慕容菁言的眼泪流得更加凶了。

    她的心里充满了委屈和痛苦,那些事,犹如发生在昨日,让她心如刀绞。

    “我很生气,不就是一道疤吗?我就在自己脸上也划了一道,那一道也割断了魔兽谷的那些日子。我才没那么贱,百里和青不顾旧情,我也不要他了。我回到家里,总觉得自己吃了亏。我浪费了那么多丹药和时间,最终什么都没得到。我总得讨点东西回来。我思来想去,我看上的,不就是百里和青的那张脸吗?于是,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约了百里和青见面,对他下了药,睡了他!”

    秋明月看向慕容菁言的眼神,已经是震惊了。

    慕容菁言,再次刷新了自己对她的看法。

    百里和青的一血,居然是慕容菁言拿的?不是画像上那个叫丝画的女人?

    “那妖,是不是叫丝画?”

    慕容菁言露出一个嘲讽的笑:“青丝园,百里和青、丝画,他对她还真是一片真心。那次之后,我对百里和青彻底死心了,想着桥归桥路归路,不再去找他了。没想到,有一天,那妖居然找了我。她约我在一处山上见面,说她已经玩腻了,要把百里和青还给我。然后,她就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我有些懵了,再然后,百里和青就出现了。”

    ——你把她推了下去?!

    百里和青的脸色铁青,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气,十分可怖,看向她的眼神,冰寒到了极点。

    那一瞬间,慕容菁言突然明白了什么。

    “原来是故伎重演。她让百里和青彻底厌恶我。要不是我爹及时赶到,我就被百里和青杀了。”

    “但是,那妖的做法却激起了我的反抗心。她不是断绝了我和百里和青的所有可能吗?我偏要追在百里和青的身后。”慕容菁言说着,就笑了起来。

    秋明月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慕容菁言这哪里是叛逆心?

    秋明月想到慕容菁言拼死抢夺百折灵扇的画面,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百里和青吧。

    “别笑了,比哭还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