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对不起
    :

    两人相顾无言,许久。

    秋明月将手盖在额头上,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慕容菁言瞪她:“你还笑得出来,你不知道这就是生死局里面的死局吗?我们会被困在这里,这里没有灵力,没法修炼,我们的修为会不停倒退,然后饿死、渴死!这生死局,比我以前见识得都要可怕。”

    秋明月的脸上表情依旧是淡淡的:“难道该哭吗?哭了就能出去?你哭哭给我看?”

    慕容菁言被哽了一下,半晌后才道:“那也不该笑!”

    她看着秋明月起身,在四周摸索起来,又有些好奇:“你在做什么?!”

    “找出路啊。”秋明月道。

    “这是死局,不可能有出路。”慕容菁言笃定道。

    秋明月不置可否,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

    现在已经陷入这种绝地,她能做的就是寻找改变的办法。

    至于认命,没门!

    慕容菁言开始是不解,后来却有些怔愣。这女人面临绝境,没有慌张,身上透出一股不服输的气息,那种气息感染了她。霎时,慕容菁言也觉得这死局没什么可怕的了。

    慕容菁言起身,开始观察四周,将自己所有的关于生死局的知识都调动起来……

    以前没人能破死局,但是并不代表着以后有!

    仁善坊。

    生死局可以说是神器,也可以说是阵法,这是仁善坊世代相传下来的。

    作为生死局的主人,仁善坊的坊主,对于这生死局也是一知半解的。生死局里宝贝无数,但更危机四伏,他可不敢进去探索,免得丢了性命。

    不过,他对里面人走到哪一步,还是有感应的。

    “三个密室,秋明月就会没有命了。”坊主道。

    “哪里用得着三个?我觉得第二个她就会走入死门,死在里面。”掌柜的道。

    “看来,我们很快就可以向家主禀报成果了。仁善坊出头的日子要来了!”

    两人说着,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两人等着秋明月的死讯。

    两间密室过去了,秋明月没有死。

    三间密室过去了,秋明月还没死。

    四间……

    五间……

    坊主和掌柜的都越来越震惊!

    “秋明月居然走过了十间密室!”坊主咂舌。

    掌柜的也十分震惊:“这秋明月确实有几分本事,难怪单挑了整个正义帮。”掌柜的产生一个可怕的想法,“秋明月,会不会破了生死局?”

    坊主摇头,笃定道:“不可能的!”

    虽然这样说,坊主还是冒出了冷汗,万一秋明月破了生死局,还扫走了里面的宝物……

    那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要是被家主知道了,肯定会震怒,别说飞黄腾达了,仁善坊都要完了!

    坊主提心吊胆的,直到秋明月进入了死局,坊主才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秋明月进了死局,死局无门,自古以来都没人能破解,这一次,秋明月插翅难飞了。”坊主道。

    掌柜的面露喜意:“秋明月已经是个死人了,我立即向家主汇报这个好消息!”

    仁善坊坊主点了点头。

    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笑,看来,仁善坊要在他的手中走向巅峰,想着随之而来的权力和钱财,他不由得激动起来!

    死局。

    秋明月靠在角落里坐下。

    慕容菁言坐在她的对面,苦笑一声:“我真想不到,我居然要和自己最讨厌的人死在一起!”

    秋明月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我也不想和你死一块好吗?”

    慕容菁言的凤眸瞪圆了:“秋明月,你居然敢嫌弃本小姐!”

    “一想到你躺在我身边,我就……一想到会碰到你……”秋明月做出一个呕吐的表情。

    慕容菁言怒了,直接冲了过来,紧紧挨着秋明月坐下:“我就要碰你。”

    秋明月往另外一个方向移了一些。

    “就要碰!”慕容菁言连忙靠过来。

    秋明月再移,慕容菁言再靠近……

    直到角落,秋明月没法再躲,慕容菁言顿时露出一个胜利者的笑。

    “没法躲了吧!你不让本小姐碰,本小姐非要碰!”

    秋明月红唇动了动,吐出两个字:“幼稚!”

    慕容菁言身体僵了僵,回想刚刚自己的行为,确实挺幼稚的。

    慕容菁言扭头看向另一侧。

    秋明月闭上眼睛。

    这种幽闭的空间,会让人觉得烦躁,刚刚那一闹,秋明月的心情倒是平静了下来。

    死局……真的没有生路吗?那可未必……

    秋明月嘴角噙着一抹笑。

    她许诺了两个时辰呢,要是两个时辰不能出去,萧默寒肯定会担心她。

    她不会让男人担心的……

    “其实,在来阴风城之前,我听过你的名字。”慕容菁言道,“我哥哥告诉我的。”

    “你哥哥?”

    “慕容风。”

    那个给她做了几天奴隶的别扭青年?

    果然是亲兄妹,这别扭的脾性都一模一样。

    “哥哥说到你的时候咬牙切齿,说你是个魔女,但是我觉得,哥哥并不讨厌你,相反,他挺喜欢你的。”

    “爹娘都不喜欢万俟莺,我也不喜欢,她不是个好女人,配不上哥哥?但是哥哥却被她迷了心窍,以前他总提万俟莺,这次回去不提了。说起来,慕容世家还要感谢你呢。”

    “我来到阴风城,听到的就是你勾引百里和青的事,我气疯了,所以才那样。一涉及他,我总会失去理智。秋明月……”慕容菁言的声音低了下去,低不可闻,“对不起啊。”

    秋明月看向她,挑眉:“最后一句是什么?我没听清。”

    慕容菁言瞬间炸毛:“有些话我只说一遍,没听清算了!”

    秋明月含笑:“你说对不起。”

    慕容菁言的眼睛瞪圆了:“你明明听清了!”

    “逗你的。”

    慕容菁言脸颊气鼓鼓的。

    “你刚刚的话就跟遗言似的。”

    “差不多吧,我们没有活路了。算了。我跟你说说我的事吧,反正都要死了,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也不管秋明月听不听,慕容菁言都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其实,这把扇子,是百里和青送给我的定情信物。”

    秋明月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

    慕容菁言是觉得自己要死了,所以产生幻想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