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慕容菁言的善意
    :

    危机一刻,一只手拉住了秋明月!

    秋明月借着那股力,往上一跃,就落了上来。

    秋明月躺在地上,心有余悸。她转头看向慕容菁言,刚刚那只手,正是慕容菁言的。

    慕容菁言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

    她是疯了吗?

    她难道该做的不是看着秋明月摔了下去,然后自己再扔一块石头下去吗?让她死得不能再死了吗?

    毕竟,秋明月死了,自己就少了一个情敌。

    慕容菁言后悔极了!

    不过,刚刚那一下根本是本能反应,她什么都没想,就伸出了手。

    慕容菁言想了一下,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原因。

    “我可不是要救你,我是想让你走在前面替我排除危险。等出了生死局,本小姐再杀了你!”

    秋明月的眼神锐利,像是能看透她的想法。

    这嚣张跋扈的大小姐,就像一个洋葱,每剥开一层,就会有不一样的观感。

    还挺有趣的。

    “哦。”秋明月破有深意地应了一声。

    “哼!”慕容菁言冷哼一声。

    片刻的寂静。

    “这明明是生门,怎么会是空心地板?”慕容菁言有些疑惑。

    秋明月看了一眼,很快了然,或许是前面一路太顺风顺水了:“就算是生门,也不是绝对的安全。这里并非空心,而是有些地板是真的,有些是假的。真的花纹和假的是对称的关系。”

    秋明月说着,就踏出了一步。

    真的。

    又一步。

    依旧是真的。

    一步一步。

    秋明月走得很稳。

    慕容菁言紧紧地跟在秋明月的身后,两人有惊无险地走过了这一间密室。

    进入下一间。

    光怪陆离的光线,斑驳刺眼。

    秋明月和慕容菁言的目光都凝重起来。

    这光线可不是一般的光,而是有杀伤力的灵力丝,极其锋锐,人一碰到,轻则被割开一个口子,重则可能手脚身体被割断!

    更可怕的是,这些光线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

    秋明月寻找这些光线变化的规律,默默地记下来,然后规划通过的路径……

    慕容菁言的目光则落在密室的中央,那里放着一个柜子,柜子上面放着一把扇子。

    百折灵扇。

    那就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秋明月摸清路线后,就开始行动起来。

    她身形娇小、动作敏捷,小小的身影在灵力细丝之间穿梭着,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其中有几次极端危险,眼看着灵力细丝就要从她的腰间划过,秋明月都化险为夷了。

    转瞬,她就到了密室的生门处。

    秋明月回头看了一眼慕容菁言,她本来以为慕容菁言很快就会跟上,这一看,不得了,慕容菁言的目标竟然是房间中央的东西!

    那里的细丝更密集,更危险,这简直是找死!

    “慕容菁言,你在找死!”秋明月冷声道。

    “我的目标就是百折灵扇,我一定要拿到!”慕容菁言义无反顾道。

    慕容菁言已经逼近了中间位置!

    一根细丝割破她的手臂,顿时,鲜血喷涌而出。

    慕容菁言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但是她的目标,唯有中间的折扇!

    这女人是疯了吗?为了宝物,连命都不要了!

    还是说,这扇子对她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秋明月没空机会这么多了,她直接转身,进入了下一个房间。

    马上拿到了。

    就在眼前了!

    慕容菁言眼眸里有了笑意,她伸手去拿,但是那里灵力丝太密集了,她拿到的瞬间,中指和食指便被削去了!

    慕容菁言顾不了那么多,藏好了扇子,便朝着生门走去。

    通过这一关,需要身体灵活,然而,慕容菁言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动作缓慢,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

    慕容菁言咬牙坚持,眼看着就要到了边缘,但是无数灵力丝从四面八方朝着她而来,她根本无路可逃,眼看着就要被切成一块一块的……

    “我大概是要死在这里了。百里和青,你再也看不到了我了,是不是很开心?”慕容菁言低声囔囔道。

    “左两步!”一个声音突然在慕容菁言的耳边响起。

    慕容菁言本能地往左迈了两步。

    “右三步!”

    “前两步!”

    “退一步!”

    ……

    ……

    慕容菁言按着那指示一步一步做,当她到达门口的时候,她甚至没办法反应过来。

    她活下来了?!

    慕容菁言死里逃生,身上汗水和血水溶在了一起。

    慕容菁言抬起头,就看到了秋明月……

    是她救了自己。

    慕容菁言的目光闪了闪:“你……”

    秋明月嫌弃地看了她一眼:“真丑。”

    慕容菁言:“……”

    慕容菁言刚刚的感激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女人一如既往的讨厌啊!

    秋明月进入另一个密室。

    慕容菁言也跟了进去。

    这是一间安全的密室。

    慕容菁言看着角落坐了下来。

    她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手指还缺了两个,看起来丑陋极了。

    慕容菁言沉默地处理了伤口,手里拿着扇子,看着,微微出神,眼睛里还含着泪水。

    “灵力扇,是神器,但是并非无价之宝,比你的命还重要吗?”秋明月不禁问道。

    慕容菁言微微出神,眼睛里闪耀着一丝柔情。

    “这对我很重要。”

    “傻子!”

    慕容菁言瞪她:“秋明月,别以为你救了我就算什么东西了!”

    秋明月没有再接话,但是却用眼神表明了自己的看法。

    有些事,慕容菁言本来是埋在心底,谁也不想提及,但是这一刻,面对自己最讨厌的人,她竟然有了倾诉的冲动。

    “这扇子,是我心上人送给我的定情信物,后来,我把它弄丢了……”

    “我没空听你的感情经历,得去下一间密室了。”

    秋明月说话,就转身离去了。

    慕容菁言再次被梗了一下,难过与怀念变成了愤怒。

    秋明月真是太太太讨厌了!

    秋明月推门,没推动。

    她的身体突然僵住了。

    生门的方向,竟然是一扇假门。

    轰!

    秋明月转头。

    她的身后,也就是她刚刚进来的门,也已经关上了。

    秋明月推了推,根本没法动。还有两面,那些门也是假的。

    伴随着身后门的关上,这件密室已经变成了无门的密室!

    “绝对密室……我们出不去了。”慕容菁言囔囔道,声音有些颤抖。

    死里逃生,又走进了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