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让你变强
    :

    来人笑得阴气森森:“不是你让我来的吗?这灵兽的主人!”

    来人的目光让他背后发寒。

    那人愣了一下。

    他很震惊!

    这灵兽的主人居然真找上门来了?就因为这只废物灵兽?!

    这女人看起来并不弱,居然因为一只废物灵兽大动干戈?!

    他尚且不知道自己的末日快来了!

    灵犀觉得自己快死了,在彻底绝望的时候,它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它……它不会在做梦吧?!

    它居然听到了娘亲的声音!

    灵犀艰难地抬起头,睁开通红的眼睛,眼前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然后逐渐清晰……

    真的是娘亲!

    “娘……娘亲……”灵犀想大叫一声,却发出小动物一般的呜咽。

    秋明月在看见灵犀的时候,眼眸里的戾气已经转化成了狂风暴雨!

    只见小小的一团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她那个可爱顽皮、心思敏锐,又有些傲气的小灵兽,居然被折磨成了这样!

    秋明月直接冲了过去!

    “站住,你竟然敢擅闯进来,真是找死!你还不知道我们这里是哪里吧?既然你想和你灵兽死在一起,那老子就成全你!”那人说着,手里的鞭子就朝着秋明月挥了过去!

    砰!

    他的鞭子还没有碰到秋明月,自己的身体就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

    秋明月的注意力全在灵犀身上,没有继续理会他,而是冲到灵犀的面前,将小家伙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往它嘴里喂了一颗丹药,吊住了那一口气。

    “娘……娘亲。”

    “我在。”

    “娘……娘亲,真的是你,灵犀不会做梦吧?”

    “不是做梦。累了,就睡吧。”

    好暖。

    娘亲的怀抱。

    那些痛苦,似乎都离它远去了。

    在秋明月温柔的声音下,灵犀缓缓地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秋明月将灵犀放进了空间里。

    她看着地上躺着呻吟的人,脸色瞬间冷了下去,周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犹如恶煞。

    “是你将灵犀打成这样的?!”

    “是我又如何?!”

    他说着,再次朝着秋明月攻了过来!

    秋明月直接一脚踹了过去,踹在他的腿上。

    扑通!

    他趴在地上。

    秋明月捡起地上的鞭子。

    啪!

    一下,用力甩在了那人的身上!

    秋明月人看上去娇弱,但是力气十分大,这一下,两人打得皮开肉绽!

    啪啪啪!

    秋明月又连续甩了几下鞭子,一下比一下重。她要把这人加诸在灵犀身上的伤痛,全部还回去!

    刚刚还嚣张至极的男人,此时的气焰全都消失了。

    好疼!

    他快要死了!

    这女人不是废物,而是恶煞!

    “饶命!姑奶奶饶命啊!我知道错了!”

    “你杀了我,这里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求求你放了我吧!你是我的姑奶奶!”

    “臭女人,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那人一会儿求饶一会儿威胁的,但是无论他说什么,秋明月手里的鞭子都没有停!

    秋明月的嘴唇紧紧抿着,眼神冷得可怕。

    啪啪啪!

    一下又一下。

    抽得那人血肉模糊,血流了一地,然后生生被抽死了。

    那人临死的时候,大概是后悔的吧。

    他没有想到一只废物灵兽,背后居然有这么强大和狠厉的主人……

    如果知道……

    但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他死后,秋明月还抽了他一顿,才将鞭子扔在了地上。

    她脑海里不停浮现着灵犀凄惨的样子,要是她晚来一会……她不敢想象。

    门外,外面已经围了乌压压的一群人,他们想要冲进去救人,但是一长身玉立的人守在那里,任何人都没法进来。

    秋明月走了出来,萧默寒看向她,眼眸里有一丝温柔和担忧。

    秋明月扫过那些想要救人却又被萧默寒教训过心怀畏惧的人:“还有谁,打过我的小灵兽?!”

    那几个一起抓了灵犀的人,有些心虚。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闯进来就死……”

    他话音未落,突然觉得脖子一凉,就被割开可以一个口子,献血喷涌而出!

    其他人的腿顿时软了!

    他们贩卖了不少灵兽,生意做得有声有色,这一次是踢到什么铁板了啊?!

    等他们看到房间里的人血肉模糊的样子,几个人吓得直接跪下去了!

    “是他!他抓了你的灵兽!”

    “他!还有他!”

    很快,那些参与捕捉灵犀的人全部被指认了出来。

    他们的运气比房间里那人好了一些,没有被一点点折磨死,秋明月直接扭断了他们的脖子,给了他们一个痛快。

    两个恶煞离开后,所有人才像重新活了过来。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怎么惹到这么可怕的人啊?!”

    “我不敢碰这种生意了,我还是回家种地吧。”

    ……

    好软。

    好舒服。

    一点也不疼。

    就像在天堂一般。

    我……是死了吗?

    灵犀的眼珠子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它睁开眼睛,就看到毛茸茸的一颗小脑袋。

    “小……鸟儿?”

    小白鸟见灵犀醒来,高兴坏了,绕着灵犀飞了起来,发出“吱吱”的叫声。

    很快,房间里就充斥着嘈杂的鸟叫声。

    灵犀被它吵得头皮发麻,终于可以确定这不是梦了。梦里才不会有这么吵的鸟呢!

    灵犀从被窝里爬了出来,等爬到一半,又连忙缩了回去。

    因为它发现,自己身上的毛已经被完全剃光了,光溜溜的一团,这要出去,就变成裸/奔了。

    它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好的差不多了。

    它把脑袋伸了出去,就对上了一双冷沉的眼睛。

    灵犀有些开心,又有些心虚。

    “娘……娘亲,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秋明月道:“你是挺对不起我的。”

    灵犀愧疚地差点把脑袋躲进了被子里。

    “你不见的时候,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

    “以后不准再这样了。弱没关系,但是要听话。要是再不听话,我就不要你了。”

    “弱有什么关系呢?我可以让你变强。”

    灵犀脑袋埋在被子里,眼睛却湿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