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萧默寒的自责
    :

    慕容菁言的耐性逐渐耗尽。

    她本来觉得,这狐狸精根本不需要用她耗费那么大的精力,所以一下没有祭出那么多物。但是现在,她才发现这样逐个增加,反而给了这狐狸精各个击破的机会!

    慕容菁言直接祭出了八样神器!

    除了被秋明月毁掉的红绫,现在一共有七样,环绕在秋明月的身边。

    慕容菁言并没有立即发起攻击,她想从秋明月的脸上看到震惊和惊恐。

    “秋明月,你还是认输吧。你认输,乖乖在自己脸上刻字,本小姐就放过你一次了。”

    “否则,刀剑无眼。本小姐的这些神器在你身上戳满窟窿,可比在你脸上写字丑多了。”

    秋明月其实是有些震惊的。

    七样神器环绕着自己,就相当于有七个人再朝着自己发起攻击。

    更可怕的是,神器不是人,她根本没办法使用诡瞳术,这难度,比之前对付正义帮翠竹林里的八个修士的难度还要高。

    秋明月的嘴唇紧紧抿着,脑袋也在告诉思考者,对付的办法。

    任何功法都有克制的办法,御物术肯定也一样。

    不到必败,她是绝对不会认输的!

    秋明月冷冷地盯着慕容菁言。

    “打就打,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不识好歹!

    慕容菁言薄唇一动:“杀!”

    咻!

    她一声令下,七样神器同时朝着秋明月发起攻击!

    那些神器来自四面八方,完全挡住了她逃跑的方向,秋明月根本无路可逃!

    七样神器全部朝着秋明月刺去,强大的光芒将她完全包裹。

    众人仿佛听到了利刃刺入身体的声音。

    “明月!”莫瓴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怎么会这样?

    明月就这样输了?

    被这么多神器刺入,明月的神魂都会被撕扯,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啊!

    莫瓴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脑袋乱哄哄的。

    他急需抓住一棵救命稻草,转头看向萧默寒,便发现萧默寒的神色一直淡淡的,没有丝毫惊恐的表情。

    这男人对明月的爱是装的吧,明月都这样,他居然无动于衷!

    莫瓴觉得震惊!

    “八样神器一起祭出,原来这么可怕。”

    “纨绔的小霸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小霸王是强者啊。”

    “秋姑娘,这一次凶多吉少了。”

    “慕容菁言太可怕了,以后还是离青公子远一些吧。”

    “有慕容菁言在,青公子估计永远都娶不了妻了。”

    秋姑娘就这样出事了,他们心里还是十分惋惜的。

    不过,秋姑娘根本就不该答应这样的比赛,有些太不自量力了。

    “百里和青的妻子,只能是我。这就是和我抢百里和青的下场。”慕容菁言冷声道。

    等看到秋明月浑身窟窿的时候,就是对这些人最好的威慑吧。

    “收。”慕容菁言道。

    转瞬,那些神器就全部回到了慕容菁言的身边。

    银光散去,里面的人也彻底呈现出来。

    慕容菁言本来笃定会看到一个浑身窟窿、满身是血的人,但是,当看清里面的景象时,不禁愣了一下。

    秋明月居然还站在那里,身上完好无损!

    怎么会这样?

    秋明月是怎么做到的?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这当然是金麟甲的功劳。

    谢了,金麟甲。

    趁着慕容菁言正在震惊的瞬间,秋明月立即朝着她发起攻击。

    秋明月的手扼住了慕容菁言的喉咙,慕容菁言想要反击,已经来不及了。

    这就是秋明月想出克制御物术的办法。

    御物八样,和八个修士,后者可以逐个控制、用诡瞳术化解,但是前者也并非无懈可击。

    御物术的弱点就在于它太过于依赖于施展功法的人。

    只要她控制了施展功法的人,那所有的御物,都变成了废物。

    慕容菁言的手紧紧握成拳,然后松开。

    “我输了。但是,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赢的吗?”

    秋明月道:“金麟甲,我只需要护住头部就够了。”

    “当然,决胜的关键,是因为我逮住了你。”

    竟然是这样。

    原来她的御物术,也不是无懈可击。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秋明月就这样从必死的结局变成了胜利者,所有人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秋姑娘居然赢了!”

    “八样御物,秋姑娘居然赢了!”

    “秋姑娘,还真是个神啊!”

    莫瓴不由得看向萧默寒。

    萧默寒依旧是刚刚的那副表情。

    莫瓴这才回味过来,刚刚萧默寒这么镇定,并未因为不喜欢、不关心明月,而是早知道结果是这样了吧。

    这两人的世界,是外人永远进不去的。

    秋明月放开了慕容菁言,将一把匕首扔给了她。

    “刻字吧。”

    慕容菁言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输。

    一想到自己的脸上要刻上‘贱妇’两个字,便觉得一股耻辱。

    她本来想加诸在秋明月身上的耻辱,最后竟然报应到自己的身上!

    慕容菁言拿了匕首。

    秋明月的眼神里带着一丝警惕。

    她觉得慕容菁言这样家里惯出来的掌上明珠,肯定不会甘心在自己脸上刻字的。反悔了,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毕竟,这种人自我为中心惯了,根本不知道承诺和信义是什么。

    那时候,自己不介意出手‘帮帮’她。

    慕容菁言拿着匕首,便在自己完好无损的脸上刻上了两个血淋淋的字。

    这一下,她的两张脸都彻底毁了。

    秋明月露出些许诧异的表情。

    慕容菁言道是叫她刮目相看了。

    慕容菁言扔下匕首,恶狠狠地瞪了秋明月一眼:“秋明月,今天我输了,但是下一次,我不会输了!你等着!”

    慕容菁言留下恶狠狠的一句话,就转身离去了。

    秋明月轻飘飘道:“那我等着。”

    秋明月话音落,自己的身体就腾空而起,原来是被男人抱在了怀里。

    萧默寒的眼眸深邃,所有的情绪都被隐藏其中。

    最多的是担忧。

    两人迅速回到了住处。

    萧默寒直接扯开了秋明月的亵裤,看到她腿上遍布的伤痕时,眼里的暴风雨达到了顶峰。

    金麟甲护住了上半身,在那一刻,萧默寒其实也施展了灵力,护住了其他地方,但是,还是让他的小丫头受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