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引蛇出洞
    :

    惊风醒了!

    他的儿子醒了!

    秋明月居然做到了!

    所有的大夫及逍遥神医都没法做到的事,秋明月是怎么做到的?

    月城主惊喜之余,还有一丝震惊。

    他不会是在做梦吧?

    月城主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觉到了疼,便发现这不是做梦了。

    太好了!

    月城主冲到了床边,张开双手就紧紧地抱住了月惊风。

    父子俩静静地拥抱了片刻。

    月城主冷静了下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把年纪了,还动不动流眼泪,还真是丢脸。

    “惊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月城主问道。

    月惊风的记忆回笼,眉头微微皱起:“我像是被人控制了,有人控制我想要杀了这位姑娘。”他指向秋明月,有些心有余悸,“我差点就杀了这位姑娘,要不是突然醒悟,杀了无辜之人,我会后悔终生的。”

    真相竟是如此。

    一想到自己刚刚对这姑娘做的事,月城主就觉得十分愧疚。

    月城主站起身,朝着秋明月鞠了一个躬道:“秋姑娘,对不住了。我之前还说了那些话,真是混账。姑娘要打要骂,都任由你处置。”

    月城主越想越觉得愧疚。

    他还觉得秋明月就是个恶毒的女人,青公子维护她,简直是被她迷住、毁了一世名声。

    现在想来,是他太愚蠢了。

    青公子何等睿智之人,怎么会弄错?

    错的是自己,愚蠢的也是自己啊!

    “秋姑娘,我送你回去吧,然后去向青公子负荆请罪。”月城主道。

    秋明月对月城主没什么好感,一个愚蠢的被利用之人罢了。

    但是,真正该死的是那个故意害她的人。

    “你想找出那个控制你儿子的人吗?”秋明月道。

    月城主脸色一冷:“当然想!这无耻小人,差点害得惊风变成罪人,他的手段太残忍了!而且,整个城主府都被他利用了,若非姑娘睿智,城主府已经沦为他的杀人工具了。”

    月惊风皱着的眉头依旧舒展开来:“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是谁控制了我。那一天,我骑着马,看到一个人倒在路边,我将她扶到了她的家里……再之后,就不一样了。但是,我根本没看到她的长相……”

    “一个女人?阴风城这么多女人……我虽然恨不得将她揪出来千刀万剐,但是,这如同大海捞针,太难了。”

    不是太难,而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对方的手段太高明了。

    月城主和月惊风都觉得一股郁闷憋在心头,被人害了,还找不出害他们的人。

    那种无力感太讨厌了。

    秋明月并不喜欢憋闷。

    有仇必报。

    她一定要将那个害她的人揪出来!

    秋明月沉吟片刻:“我有一个办法,但是需要你们配合。”

    月城主和月惊风都同时看向她:“什么办法?”

    秋明月道:“引蛇出洞。”

    ……

    “听说了吗?月城主杀了秋明月了!月惊风依旧没有醒过来,但是时日无多了。”

    “活该!把月公子弄成这样,也难怪月城主下手这么狠了。”

    很快,秋明月被月城主杀了报仇的消息就在整个阴风城传开了。

    百里世家。

    “兄长,你为什么要让姓月的把明月带走?”百里风气愤道。

    一想到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没了,百里风就觉得难以接受。

    百里和青在弹琴,闭着眼睛,身形如谪仙,琴声悠扬、极雅。

    以往,百里和青弹琴的时候,百里风是绝对不敢打扰他的。

    但是这一次,他真是有些失控了。

    “兄长,您怎么还有心思弹琴啊?你知道姓月的把明月杀了吗?”百里风不由得拔高了声音。

    百里和青终于睁开了眼睛,里面平静如古井,看不出一丝情绪。

    似乎,秋明月的死,和他并没有关系。秋明月不过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兄长,您听到我说话了吗?秋明月死了!”百里风直接将百里和青的琴抢走了。

    百里和青无琴可弹,只能把手放在身侧,盯着百里风:“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明知要死,还跟着月城主去,这不是自己的选择吗?

    而且,他觉得,那女人没有那么容易死。

    如果真这么轻易死了,那还真对不起自己的那一丝刮目相看。

    ……

    荀府。

    秋明月之死,对于荀府而言,简直是普天幸事。

    “报应,这绝对是报应啊!秋明月做了那么多坏事,终于罪有应得了!”荀老爷开心道,“有百里和青护着又怎样?人太嚣张了,就是天皇老子也护不住!”

    荀羞羞的脸上带着一抹羞涩的笑,只是眼睛里的光却十分冷。

    爹,你觉得是上天的报应吗?

    这其实都是你女儿的功劳啊。

    上天是靠不住的,只有靠自己,才能为自己报仇。

    秋明月终于死了,她这招借刀杀人,可谓十分成功啊。

    荀羞羞心里得意极了。

    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彻底的掌控者,将秋明月和城主府玩弄于股掌之间。

    她沉迷于这种掌控一切的感觉。

    “爹,我真想看看秋明月的死状啊。”荀羞羞不禁道。

    “现在城主府门口看热闹的挺多的,我们也去看看吧。”荀老爷道。

    城主府,门口。

    这里聚集了一片人。

    荀羞羞便混在其中。

    “月公子还活着呢,但是气息越来越微弱了。”

    “听说月城主因为月公子的事,一夜白头呢。月公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月城主估计也活不下去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尤其月公子还这么优秀。谁都不能承受失去这么优秀的儿子啊。”

    “城主府悬赏天下能人异士,谁要是能让月公子醒过来,月家便认他为主呢。”

    “什么?做整个城主府的主人?城主府掌管的是阴风城,那掌管月家的人,地位简直尊崇到无以复加啊。城主府开出的条件也太大了吧。”

    “你以为能让月公子醒来是多简单的事啊。要做这城主府的主子,我说难。据说逍遥神医都救不了月公子,这月公子等于没救了。”

    众人围在一张告示面前,议论纷纷。

    荀羞羞站在最前面,把告示的内容读了一遍,嘴角便不禁勾了起来。

    月惊风昏迷并非因为病,而是符咒术,所以逍遥神医当然不能让他醒来。

    但是,自己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