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破解符咒术
    :

    “本来,我是要死在流星拳下的。你该知道流星拳的厉害,最后一式,我根本无法逃脱。是月惊风救了我。他晕倒,并不是我打的,而是为了救我。”

    “月惊风救下我,你却杀了我这个无辜之人,你这样,月惊风真的会高兴吗?”

    秋明月一字一句道,条理十分清晰。

    月城主有些迟疑了。

    如果真的是秋明月说的这样……

    那他确实不能杀她。

    但是,如果秋明月是在胡说八道为自己脱罪,那自己绝对不能放过她!毕竟,惊风将死的事实摆在面前……

    秋明月看出他的迟疑。

    “给我一个时辰,如果我能让月惊风醒来,那将真相大白。如果月惊风不能醒来,那我就任由你处置。”秋明月道。

    一个时辰。

    晚一个时辰杀了秋明月报仇,不会有什么影响。

    万一、万一秋明月真的能让惊风醒来呢?

    月城主迟疑了片刻:“好。秋明月,要是我进来,惊风没醒,那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月城主说完,就转身离去了。

    门关上,秋明月和月惊风呆在了房间里。

    秋明月走到了床边。

    她伸出手,手放在了月惊风的心脏上,那里有一股灵力缭绕着,是修士的自我保护。

    但是,那股灵力越来越弱。

    按照一般的诊断,确实是灵力耗尽的时候,生命也就终止了。

    秋明月刚刚只是为自己争取一个机会,她只知道月惊风被人控制了,至于她能不能解开控制,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

    首先,她得知道月惊风究竟被什么控制了。

    控制人的办法,不过那么几个。

    第一个,就是用蛊虫控制。

    第二个,就是用功法控制,比如诡瞳术。

    第三个,就是符咒术。

    符咒术这东西比较稀有,毕竟,符咒师需要很大的天赋。

    秋明月决定一个一个来排除。

    秋明月的手放在月惊风的手臂上,输入一股灵力,那股灵力顺着筋脉运转了一圈,扫过血液和五脏六腑。

    其间,秋明月并没有发现蛊虫的存在。

    所以,这第一个排除了。

    至于第二个,诡瞳术是雷霆榜上排名第二的功法,第一是吸灵术,并不是控制类,所以,诡瞳术是最厉害的控制类功法了。

    秋明月和月惊风打斗的时候,就用了诡瞳术,但是并没有打破原本的控制,这只能说明,月惊风并不是被功法控制。

    所以,只剩下第三种可能了。

    符咒术。

    有人在月惊风身上下了符咒。

    秋明月回想着符咒的一些知识。

    符咒是由纸画成,怕水和火。

    秋明月当然不能将月惊风放在火上烤,所以只能用水。

    秋明月推开门,问外面守着的人:“能帮我弄一桶水来吗?”

    下人看了一眼月城主,月城主点了点头,下人很快就提来了一桶水。

    秋明月褪去了少年的上衣,然后用打湿的毛巾在他身上擦了起来。

    月惊风看似瘦削,脸上稚气未脱,但是身材却很好,胸膛和腹部上覆盖着紧实的肌肉。

    秋明月眼观鼻鼻观心,从学术的角度仔细观测着。她只盼着那符咒最好下在少年的上半身,免得自己有老牛吃嫩草之嫌。

    秋明月的手里带上了灵力,在擦到少年后侧的脖子时,突然看到一股若隐若现的亮光。

    一道符紧紧贴在月惊风的脖子上,上面画着古怪的条纹。

    秋明月伸出手,想要撕下来,但是碰到的时候,手就顿了一下。

    如果她撕下来,没有了控制的目标,那下符咒的人,肯定会发现。

    她的终极目的就是找出那个害她的人,这样就打草惊蛇了。

    秋明月从空间里将小白猪放了出来。

    “小白,只能委屈一下你了。”

    小白猪板着一张猪脸:“如果你把‘小白’换成‘前辈’,我就不觉得委屈了。”

    “前辈。”

    小白猪心满意足,躺在地上。

    秋明月的掌心贴在那张符咒上,输入一股灵力,很快,那符咒就被一股灵力包裹着,从月惊风的脖子上落了下来,然后迅速贴到了小白猪的身上。

    小白猪的灵魂被压制,两眼一闭,就睡了过去,征兆和刚刚的月惊风一模一样。

    秋明月将小白猪放进了空间里。

    其实,刚刚符咒控制的目标有瞬间的丧失。

    要是厉害一些的符咒师,肯定能发现其中的不对劲,秋明月只能祈祷对方不是很擅长符咒术了。

    “月惊风。”秋明月叫道。

    月惊风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月惊风被控制了那么久,灵魂有一定的损伤,不能立即醒来。

    至于何时能醒来,秋明月并不确定。

    秋明月只能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

    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一个时辰的期限了。

    这一个时辰,对于月城主来说,简直比几十年害漫长。

    连逍遥神医都不能救的儿子,秋明月有什么能力让他醒来呢?

    月城主理智上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情感里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万一有奇迹呢?

    月城主推门走了进去。

    当看到儿子依旧悄无声息地躺在床上,上半身的衣服被扒下来的时候,月城主的脸色猛地变了。

    “秋明月,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你不是说要救我儿子吗?你这个无耻的女人,居然对惊风做出这样的事!”

    月城主狂吼道,直接冲到了秋明月的面前,拳头就要朝着秋明月身上砸去!

    秋明月连忙躲过。

    “不是这样的……”

    “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无耻的女人,竟然这样羞辱我儿!我一定要杀了你!”

    月城主说着,就将墙上的剑拔了出来,朝着秋明月刺去。

    秋明月闪身躲过。

    月城主根本不听她解释,手里的剑招越来越急切,狂怒之下的气势几乎锐不可当。秋明月迅速闪躲着,但是她的腿受了伤,渐渐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眼看着月城主的剑就要刺入秋明月的手臂,月城主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爹。”

    月城主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爹。”

    又是一声。

    月城主转头,就看到月惊风睁开眼睛,正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