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对上月惊风
    :

    就在那马蹄要踏上秋明月的身体、将她踩成烂泥的瞬间,秋明月猛地往上一跃,在马蹄落下时,她直接跃了过去,落在了地上!

    然而,这只是暂时的安全,马上的人调转方向,再次朝着她冲了过来!

    秋明月跑,马疯狂地追在她身后,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将她置于死地!

    这里的动静很大,引来的很多人的围观。

    “咦,那不是月公子和他的飞云马吗?”

    “飞云怎么像是要踩死那姑娘啊?!”

    “神二品的灵兽,那姑娘肯定没命了!”

    “飞云有灵性,之前就踩死一个杀人狂魔,估计这姑娘也不是什么好人吧!”

    众人议论纷纷,却没有任何人试图去救她。

    秋明月不停地跑,飞云不停地追。

    噔噔噔!

    马蹄声如影随形,像是下一刻就要把她踩烂!

    秋明月纵身一跃,落在了一丈高的墙的另一边。

    一人一马似乎追丢了目标,沿着小巷奔去!

    秋明月靠着墙休息了片刻,神二品的灵兽真难对付。听着马蹄声远去,秋明月松了一口气。

    月公子?灵兽飞云?

    秋明月可以确定自己和这一人一马没有交集,对方为什么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秋明月总觉得这件事里透着一丝诡异。

    秋明月紧紧挨着墙,休息。

    而这些,全落在高处的一双眼睛上。

    呵,还真会躲!

    荀羞羞眼睛微微眯起。

    “月惊风,秋明月在你身后百丈的围墙后面。”

    月惊风立即调转马头,朝着秋明月所在的方向奔去!

    马蹄声渐近。

    秋明月嘴唇紧紧抿着,还真是不依不饶了!

    秋明月这次没有再躲了,而是直接从围墙后面跳出来,和那一人一马直接对峙。

    那些看热闹的人迅速围了上来。

    “这姑娘居然不逃了?”

    “她就这样走出来,是觉得自己逃不掉,所以决定直面死亡了吗?”

    “这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啊,能够坦然赴死,还是有几分气魄的。”

    在他们眼里,秋明月肯定死定了。

    秋明月站定,直接盯着那朝着她飞奔而来的马匹。

    马冲到她的面前,前蹄高高抬起,然后重重地落了下来……

    于此同时,秋明月的身体也动了。她直接从马蹄下滑了出去,瞬间出现在马的身后,手里的拳头狠狠地砸在马屁股上,马下意识地后蹄踢向她。

    秋明月躲开了那一踢,但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落在她的心口上,她只觉得气血翻滚、喉咙腥甜,便吐出了一口血。

    秋明月这一次采取主动攻击,她的手里凝结出两个灵力球,朝着马的腹部击去!

    马根本没有躲,而是受了那两个灵力球,直接冲了上来。

    秋明月的身形闪到了另一边,灵力凝结成无数细碎的刀刃,再次朝着马刺去!

    咻咻咻!

    一阵破空声。

    那马的身周形成一股灵力罩。灵力刀刃撞在了灵力罩上,全部跌落在地上,然后化为虚无。

    秋明月再次凝结出刀刃!

    轰轰轰!

    这变成一场灵力的比拼。

    最终,秋明月的灵力更胜一筹,一柄刀刃刺破了灵力罩,直接刺在了马的身上。

    “吼!”

    马发出一声凄厉叫声,脚步变得凌乱起来。

    马这一下彻底发狂了,直接将马背上的人摔了下来。

    秋明月没有丝毫停顿,直接冲了过去,一闪身,腿紧紧地夹住马背,手拉着马的缰绳!

    马奋力地想要挣扎,但是它感觉到身上的人力大无穷,浑身都像被禁锢了一般。

    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在它的背上,如一座巨大的山,马的脊背弯了下去,再也支撑不住,直接趴在了地上。

    那些看热闹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那可是月公子得意灵兽飞云,神二品级别的!

    当年,月公子驯服飞云的时候,在阴风城被传为一段佳话。

    而现在,飞云居然被一个女人驯服了!

    那女人不仅没有被飞云踩死,还驯服了飞云!

    这女人简直太逆天了。

    “这姑娘长得有些眼熟啊,我好像认识她。”

    “她……是不是直接青公子说要护着的女人,青公子的女使,秋明月?”

    一时间,众人看秋明月的眼神就截然不同起来。

    这女人,能坐上青公子的女使,看来不是完全靠投机取巧,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嘛。

    一人站在人群中,斗篷下的脸,近乎狰狞。

    这人便是荀羞羞。

    她本来觉得秋明月必死,没想到秋明月不仅活着,还驯服了这强大的灵兽!

    秋明月,你真是越来越讨厌了!

    但是,你以为你驯服了灵兽,一切就结束了吗?

    不,一切才刚刚开始。

    啪啪啪!

    秋明月手里的鞭子不停地甩在马背上!

    竟敢欺负到老娘的头上,老娘肯定要好好教训你!

    啪啪啪啪!

    秋明月一下一下地甩在马的背上,直到马发出哀嚎声。

    突然,秋明月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她抬起头,看到的正是马的主人,要踩死她的始作俑者。

    这是个青衣少年,与百里风、莫瓴一般的年纪,他身上的气质很复杂,第一眼看去澄澈无暇,但是第二眼却有些阴暗和狰狞。

    阴暗和狰狞放在他身上,充满了违和感。

    好似这少年不该是这样的。

    少年朝着她举起了剑。

    “你欺负了我的灵兽,我要杀了你。”

    秋明月也从马的身上站了起来,直面少年。

    秋明月觉得这少年的借口很扯。

    什么叫自己欺负了他的灵兽?

    明显是他的灵兽要踩死自己,自己才出手反击的!

    “月公子性格太好了,向来以宽和待人,从来没和人争过什么,现在居然要杀人,可见这女人是真的惹到他了!”

    “月公子年纪轻轻就是玄神境修为的修士,现在又炼成了流星拳,这女人不是他的对手。秋明月,死定了。”

    “是啊,就算青公子护着,也来不及了,可能只能来替她收尸吧。”

    “月公子是城主最得意的儿子,背靠城主府,就算他杀了秋明月,青公子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和城主府做对吧。”

    秋明月从路人的议论声里得出了眼前人的身份。

    阴风城城主的儿子,自己哪里得罪他了吗?

    不过人家都向她宣战了,她当然要应战。

    “我不仅要欺负你的灵兽,还要欺负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