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秋明月中计
    :

    “整个府邸突然热闹了起来,到处都是灯笼,好多护卫也出动了,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听说是有不要命的闯入了青公子的禁地。”

    “是谁这么大胆,是疯了吗?”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那可是禁地,你不要命了?”

    “我们就在禁地外看着,不进去,对于这找死的人,我很好奇啊。”

    荀羞羞来到百里府邸后,就听到这样一段对话。

    她不由得露出一个笑。

    看来鱼儿已经上钩了,计划完成一半了!

    荀羞羞也跟着看热闹的人群,朝着禁地的方向走去。

    这些事,踏入禁地里的秋明月一无所知。

    秋明月走了进去。

    四周黑漆漆的,连灯都没有点一盏。

    秋明月拿出一颗夜明珠,顿时照亮了四周。

    空气中飘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这里的环境挺好的,百里和青让自己来这里谈什么呢?

    不想了,等他来了就知道了。

    想到管家的话,秋明月就推开了其中一间的房门,走了进去,准备坐一下,等百里和青。

    秋明月将两枚夜明珠放在了灯台上,顿时,整间屋子都被照亮了。

    屋子里没有丝毫人气,可见是没有人住的,但是却收拾地很干净,桌子上一点灰尘都没有。

    秋明月的目光被墙上的一幅画吸引了。

    那画中的是一名绿衣女子,长得温婉可人,背后是大朵绽放的桃花,但是人比花娇,楚楚动人。

    那女子嘴角含着一丝俏皮的笑,漂亮的眉眼弯弯,十分灵动。

    而且,这女子还长得和自己有几分像。

    秋明月的目光落到了画右下角的落款上。

    丝鱼。

    青绘于庚辰年六月初五。

    秋明月看着那落款,若有所思。

    丝鱼,该是画中女子的名字吧。

    百里和青绘的?

    青丝园,百里和青,丝鱼。

    秋明月勾唇一笑,还真是有意思。

    难道说这画中女子是百里和青喜欢的人?

    百里和青不是说自己不喜欢人吗?

    死闷骚!

    秋明月吐槽了一下百里和青。

    “谁胆敢擅闯禁地!快出来!”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你已经被包围了,逃不掉的,还是乖乖出来吧,否则下场更惨!”

    秋明月转头,就看到外面全是影影绰绰的灯光,像是有无数人在外面。

    是在说她吗?

    这里是禁地?

    秋明月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么久了,百里和青都没有来。

    秋明月转身走了出去,院子门口围了一群人,他们就是不敢踏进这院子一步。

    “真的有人擅闯禁地!”

    “是秋明月!”

    “这女人也太嚣张了吧,以为自己当了青公子的女使,就目空一切了,居然敢闯入禁地!”

    “简直是找死!”

    “是啊,我是这府里的旧人了,还记得那是十年前了,那时青公子才十八岁吧,有小偷闯入了这禁地,青公子来了,生生将他脖子扭断了。我可从来没见过青公子那样凶狠的样子。”

    “对啊,还有后来的那位青公子的同门师姐。来的时候,青公子对她很客气的。就因为闯入了禁地,一身修为都被废了。”

    “这女人还以为自己可以搞特殊呢。”

    秋明月朝着门口走去。

    那些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话里都脱不了一个‘死’字。

    她从这些议论声里分析出自己目前的处境。

    这里是禁地。

    之前两个闯入禁地的人下场都很惨。

    她是第三个闯入这个禁地的人。

    秋明月的嘴唇紧紧抿着,她意识到,这是一场针对她的阴谋。根本没什么百里和青找她,对方不过是想将她引入禁地,然后让百里和青处置了她。

    还真是阴险!

    秋明月的目光落到其中最得意的一张脸上。

    她的眼睛微微眯起。

    荀羞羞。

    荀羞羞也看向她,那眼神仿佛在说——就是我干的,秋明月,你完了!

    “闯入秘境者死,这是百里世家的规矩,也不劳烦青公子动手了,我们就直接杀了她,把人头交给青公子吧。”护卫统领道。

    “统领说的对!”其他人纷纷道。

    荀羞羞道:“秋姑娘毕竟是个姑娘家,直接砍下去太残忍了,要不给秋姑娘选一个死亡的方式吧。”

    她的语气里充满了同情,眼睛里却全是幸灾乐祸。

    计划已经完成九成了。

    秋明月当然不会吃闷亏,直接被他们杀了,而是道:“是有人将我引入禁地的,正是你们这百里世家的管家。他说百里和青让我来这里见他。我很惜命,这里又没什么我想要的,我大半夜来这里做什么?倒是你们的管家,利用这禁地来杀人,把百里和青和你们当作杀人工具,才更可恶。”

    “你胡说八道!”管家此时站了出来,“我一直呆在房间里,有小厮可以作证!我做管家做了几十年了,一直兢兢业业的,秋明月,你用心太险恶了!”

    管家在众人面前的形象一直是憨厚、善良的。

    憨厚的管家和陌生、不自量力的女人之间,府里的人当然都站在管家的那边。

    “管家那么善良,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

    “秋明月的手段太拙劣了,以为我们是傻的吗?我们是不会相信的。”

    护卫统领道:“荀小姐,看来这女人是不接受你的好意,肯定不会自杀了。那就只能我们出手了。”

    护卫统领一声令下,几十个护卫就将秋明月围在了中间。

    他们浑身都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气,被围在中间的秋明月显得格外弱小和不堪一击。

    能做百里世家护卫的人,当然都不是简单之辈。

    秋明月不过一个小小的玄神境修士,哪里是这几十人的对手?!

    秋明月,你死定了!

    荀羞羞眼里的笑几乎掩盖不住了。

    若不是情况不允许,她几乎要开怀大笑了。

    太解气了。

    秋明月,想不到吧。

    你还妄想做青哥哥的女使!

    用了那么多不堪的手段,耍了那么多心机,女使的位置是坐上了。

    不过都还没坐热,还没跟青哥哥怎么接触就要死了,想想,还真是有些凄凉和可怜呢。

    这就是不自量力的下场!

    “杀!”

    统领一声令下,几十柄剑,同时朝着秋明月袭去,带着铺天盖地的杀气,编织成巨大的罗网,秋明月根本无路可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