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谁是第一
    :

    秋明月直接从空间里拿出一柄八品神器剑,朝着魔龙的另一只眼睛刺了过去!

    刺溜!

    剑刺入魔龙的眼睛,魔龙两只灯笼眼,彻底灭了!

    砰!

    魔龙的尾巴甩了过来,准确地甩到了秋明月的身上。

    这一下准确无误,可见那两只眼睛对魔龙确实是装饰!

    “丫头,魔龙骑士不是龙,而是蛟蛇,它的弱点在七寸。”小白猪道。

    秋明月的目光准确地捕捉到了魔龙的七寸,那里被厚厚的鳞甲覆盖着。

    “丫头……你能不能饶魔龙一命。”小白猪忍不住道。

    幼年的情谊在那里,虽然现在价值观不同,但是魇兽还是不想看到自己的玩伴死。

    秋明月道:“好。”

    魇兽顿时松了一口气。

    一边是朝夕相处的丫头兼主人,另一边是玩伴,它夹在中间,其实并不好受。

    而现在,却完美解决了。

    魔龙性子太张狂了,就该被狠狠教训一番!

    魇兽不厚道地想着。

    当然,它从来没想过,这丫头会输。

    相处了这么久,它完全了解了这丫头的可怕之处。

    秋明月和魔龙,一人一蛇对峙着。

    秋明月的灵力虽然耗尽了,但是神器上的灵力依旧灼人,魔龙堪堪躲过,但是鳞甲却已经被烧红了。

    秋明月落到地上,没有丝毫停顿,再次朝着魔龙发起攻击。

    魔龙巨大的尾巴扫过,一时,水翻滚了起来。

    秋明月灵活的身影消失在水里。

    魔龙的鳞甲太厚了,要取七寸,根本没办法。

    她必须另外想办法。

    静。

    充满危险的静。

    魔龙警惕地看着四周,突然看到一个地方泛起涟漪,它直接张开嘴,猛地吸了一口,便将那水吸了进去!

    同时,也包括了里面的东西。

    魔龙直接吞了进去。

    它的肚子上,鼓起一块,刚好是个人形。

    “哈哈哈,人类废物,还想和本座斗,现在不是成为了本座的腹中之食吗?”

    “很快,你就会成为本座的排泄物了。”

    “哈哈哈,愚蠢的人类!”

    魔龙疯狂地笑道。

    它太开心了,本来还以为是个难对付的角色呢,没想到还是这么轻易就解决了。

    突然,魔龙的笑声戛然而止。

    它垂头。

    那人形的形状在它肚子里动着,最终停留在一个地方。

    “这是蛇的心脏吗?”

    下一瞬,它的心脏就被捏住了。

    魔龙巨大的身体也僵住了。

    心脏破裂,它也就死了,这浑身的修为都没了!

    刚刚的开心和嚣张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深深的惊惧。

    魔龙连忙,声音里带上了一丝哀求道:“别……别杀我。”

    秋明月手下的力道紧了,魔龙摔在地上,因为恐惧,近乎窒息。

    “大爷、姑奶奶,别杀我。”它能屈能伸道。

    “谁是废物?”

    “我……我是。”

    “还要杀了我吗?”

    “姑奶奶,小龙不敢了,小龙哪里敢杀你?!”

    秋明月浑身裹着一个灵力罩,她并没有立即放了魔龙,而是尽情享受着它的恐惧。

    谁叫它刚刚弄得自己这么惨呢?

    自己虽然答应了小白猪不会伤害它,但是也要捞个够本。

    秋明月伸出手,一滴血雾漂浮在空气中。

    “姑奶奶,你这是……”

    “结契。”

    “结……契?”

    结契就是认主。魇兽认了这个人类做主人,自己狠狠嘲讽了它一番。难道现在要做自己最鄙夷的事吗?

    “不,我是高高在上的凶兽,怎么能认一个人做主人?凶兽从不认主……”

    秋明月捏着它心脏的手紧了一些。

    魔龙的义正严辞,瞬间变得虚弱了许多。

    魔龙快吓得晕过去了。

    “姑奶奶……别……”

    “结契。”秋明月简单的两个词。

    “结!结!”

    凶兽的尊严就这样被它狠狠地忘在脑后了!

    魔龙和秋明月结契。

    秋明月也放开了它的心脏,从它的嘴巴里钻了出来。

    秋明月落地的一刹那,魔龙终于踏到了实处。

    从这一天开始,魔龙大概会教育它的后代,话可以乱说,但是东西不能乱吃。

    魇兽变回了小白猪,迈着小短腿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秋明月就将它抱了起来。

    魔龙鄙夷地喷了一口气。

    好好的凶兽,居然甘愿恢复幼崽的模样,做人的宠物。

    “小。”

    秋明月话音落,魔龙就变成了一只手指出的小龙。

    魔龙:“……”

    接下来,它就被秋明月粗鲁地抓了起来,扔进了一个瓶子里,然后扔进了空间里。

    “终于解决这条咆哮龙了。“小白猪不禁道。

    秋明月夜觉得这魔龙难缠,她可谓九死一生。

    如果不是那道白色的身影……

    秋明月的熟悉一闪而逝,但是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秋明月装了一些灵湖的水,然后就带着小白猪离开了。

    ……

    荀羞羞站在距离西南最近的一块石头上,欣赏着那场打斗了。

    因为距离有些远,她只能凭借着听力判断战斗的场景,但是看不到具体的情景。

    魔龙的咆哮声响彻天空,那一片翻山倒海,巨大的灵力涌动着。

    她仿佛听到了秋明月的惨叫声。

    她能想象,秋明月那瘦弱的身躯,是如何被魔龙狠狠地甩到地上,骨头被碾碎,五脏六腑都移位,身体被魔龙吞了下去,消化成血肉模糊的模样,最后变成了排泄物。

    想想,还真是挺惨的。

    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

    啧。

    什么叫自寻死路?

    这就叫自寻死路。

    她没把秋明月当对手,但是死了一个讨厌的人,还是相当值得庆祝的事。

    荀羞羞忍不住哼起了歌。

    她手里拿着那个装满灵泉的瓶子,就朝着秘境的出口走去。

    荀羞羞觉得,自己肯定是第一个出来的。

    秋明月死了,铁木兰残了,就雁飞羽那个利用洗澡来找顶级灵泉的尿性……

    清俊的少年在秘境出口处等着她。

    莲生见了荀羞羞,就道:“荀小姐,恭喜,你是第二个找到自己满意的灵泉,走出秘境的。”

    荀羞羞的眉头不禁皱起。

    她有些意外。

    第一是谁?

    难道是秦莜语?

    秦莜语随便找了一点就出来了?

    “第一是?”荀羞羞问道。

    莲生道:“秋明月。”

    荀羞羞的眼睛,不禁瞪大,再瞪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