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塑料姐妹情
    :

    “老前辈,你这羞耻的模样怎么和幼兽一样?”秋明月忍不住打趣道。

    或许是跟灵犀在空间里待得久了,小白猪的动作竟是神同步地复制了灵犀的。

    小白猪胖乎乎的小身体一僵。

    它可是上古凶兽之一的魇兽,居然跟出生不久的小灵兽一个模样,还真是……

    小白猪的两只小蹄子捂住得更紧了,白乎乎的小身子泛上了粉色。

    秋明月:“……”

    小白猪羞耻之后,恢复了深沉的模样,假装刚刚什么也没发生。

    “这个灵泉灵力一般。”

    小白猪继续朝着另一个灵泉走去。

    小白猪这次谨慎了很多,而是趴在泉水旁,将小短腿伸了进去。

    砰!

    一个石子突然砸了过来,砸在了小白猪的屁股上,小白猪一下落进了灵泉里。

    秋明月连忙将小白猪捞了出来。

    还真是冤家路窄,转头就看到了秦莜语和雁飞羽。

    雁飞羽的脸上满是怒意:“秋明月,你怎么这么无耻,居然还好意思跟着我们?!”

    “是啊,居然有这么无耻的人,我们刚刚警告过她了。”

    秋明月将小白猪身上的水擦干了,脸色也染上了怒意,冷声道:“我先到这里的,怎么看,也是你们跟着我。”

    “本小姐还需要跟着你?”雁飞羽冷笑,“笑话。”

    秋明月不想和脑残讲道理,眼睛微微眯起,:“刚刚那个石头是谁扔过来的?”

    “这只畜生居然敢抢我的灵泉……”

    秋明月打断了她:“畜生说谁?”

    雁飞羽指着小白猪:“畜生当然说的是……”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秋明月,你找死!”

    秦莜语道:“飞羽,这秘境里不能杀人,那我们就打断她的腿,让她不能再跟着我们!”

    雁飞羽的眼中闪过一丝快意:“好,找死本小姐就成全你!”

    怎么看,怎么都是这两个女人找死啊。

    秋明月突然看向秦莜语。

    秦莜语不甘示弱地瞪了回来。

    秋明月的嘴唇动了动。

    啪!

    秦莜语一巴掌直接甩在了雁飞羽的脸上,雁飞羽的脸迅速红了。

    “秦莜语,你为什么打我?!”雁飞羽捂着脸,眼睛里混杂着震惊和愤怒。

    刚刚不是说教训秋明月吗?秦莜语是疯了吗,居然打自己!

    而且,这女人还靠着自己找灵泉呢,居然敢打自己!

    啪!

    秦莜语再次出手,又是一巴掌,雁飞羽的另一张脸迅速红了。

    “秦莜语,你疯了吗?”

    雁飞羽一巴掌过去,狠狠地甩在了秦莜语的脸上。

    秦莜语不甘示弱地甩了过去。

    雁飞羽再次出手……

    啪啪啪!

    于是,一时间,到处都充斥着打巴掌的声音。

    秦莜语和雁飞羽的脸迅速红了,还一直不停地打着。

    秋明月抱着小白猪,便转身离去了。

    “丫头,你很生气。”小白猪的小奶音在秋明月的脑海里响起。

    “嗯。”

    “是因为老夫吗?老夫没事。那两个人也受到教训了,别生气了。”小白猪道。

    秋明月没有再说话。

    秋明月向来护短,萧默寒是她的人,灵犀、重明鸟还有小白猪,则是她的兽。

    她的人和兽,只有自己能欺负,其他谁都不能欺负。

    小白猪感觉到她情绪的波动,那颗老年心起了些许波澜。

    它是魇兽,上古十大凶兽之一,凶兽性子暴戾,互相不会有交集,所以都是独来独往的。

    它开始被秋明月收服并契约的时候,是十分不爽的,现在想来,或许是它兽生的一大变化,未必是坏事。

    这种有人护着的感觉,还挺暖心的。

    ……呸呸呸!

    它又跟灵犀那小家伙同步了,它可是上古凶兽,才不需要人护着。

    一人一兽继续前行着。

    秦莜语和雁飞羽两个人就这样互殴了一个时辰。

    “飞羽,你为什么打我?”秦莜语不禁问道。

    秦莜语的脸肿了起来,火辣辣的疼,嘴角全是血,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漂亮了。

    雁飞羽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张水汪汪的大眼睛,被挤成了很小的一点。

    “秦莜语,是你先打我的!”

    秦莜语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怎么会?”

    “飞羽,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怎么会打你?这件事太诡异了。”

    雁飞羽有些疑惑:“刚刚发生的事,你都不知道?”

    秦莜语点了点头:“我发誓。”

    “那就是……秋明月那贱女人的阴谋,她肯定对你用了什么妖法!”

    更可恶的事,她居然还上当了,和秦莜语在这里自相残杀!

    雁飞羽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怨毒的光。

    “飞羽,我们先找灵泉吧,秋明月那贱人的事,到时候再一件一件算。”

    雁飞羽点头,两人继续寻找。

    雁飞羽一连洗了几十个灵泉。

    之前的都很普通,但是她现在这个,灵力不仅浓郁,而且更为纯净。

    她整个人都潜了进去,那肿起来的脸终于好转了一些。

    “飞羽,这个是不是不错?”秦莜语眼睛发亮地问道。

    雁飞羽点头。

    “但是……”

    看着秦莜语拿出瓶子来装灵泉水,雁飞羽的脸色冷了下去。

    秦莜语这般行为,是不是说明等下她找到了顶级灵泉,她也会先装上一瓶?

    这明明是自己找到的!

    秦莜语凭什么抢走自己的成果?

    雁飞羽后面的话没有再说出口了。

    是不错,但是离顶级应该差很远。

    哗啦。

    雁飞羽出水,穿上了衣服。

    “莜语,这样太浪费时间了,我们还是分开找吧。”

    “但是……”

    “莜语,你这般行为跟秋明月那贱人有什么区别?”

    秦莜语咬着唇。

    雁飞羽转身离去了,没有再跟秦莜语一起。

    “丫头,我们为什么要跟着她?”

    雁飞羽的背后,悄悄跟着一个人,这人便是秋明月。

    “雁飞羽不是一直说我跟着她吗?我不跟着她,都满足不了她的幻想了。”秋明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

    丫头冒坏水了,有人要倒霉了。

    雁飞羽挑选了一个灵泉,脱掉衣服,便跳了下去。

    秋明月悄悄靠近,直接将雁飞羽的衣服拿走了。

    等下雁飞羽洗完澡,发现自己衣服不见了,肯定很有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