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短腿
    :

    莲生对秋明月有些刮目相看。

    这女人居然懂得用攻心之术,用这样简单的方式就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荀羞羞道:“原来真相是这样的,明月,抱歉,我误解了你。铁木兰说得头头是道,我差点被蛊惑了。”

    荀羞羞的眼睛里充满了真诚。

    她明显不是讨好秋明月,而是要在莲生,或者说青公子面前留一个好印象。

    莲生道:“荀小姐,这不怪你。是这女人太坏了。”

    莲生说完,就带着绝望的铁木兰离去了。

    秦莜语和雁飞羽的脸色都十分难看。

    她们没有荀羞羞反应快,没来得及在莲生公子面前为自己辩驳。现在,秋明月不仅没事,她们还在莲生公子那里留下了坏印象。

    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如此!

    她们心里对秋明月的恨意又深了一层!

    秦莜语拉着雁飞羽的手,径直从秋明月面前走过,看都不看她,走到了荀羞羞的面前。

    “羞羞,飞羽对灵泉很熟悉,你要和我们一起吗?”秦莜语问道。

    荀羞羞感受着握在手心的黄泉草的种子,她手里可有着能迅速鉴别灵泉的利器,当然不会给她的竞争对手便利。

    但是,荀羞羞很聪明,她不会这样说。

    荀羞羞道:“莜语、飞羽,要是找到了紫级灵泉,只能一个人拿,我们三个人该怎么办?我不想因为这件事破坏我们三个人之间的友谊,所以,我还是不和你们一起了。”

    雁飞羽不禁道:“羞羞,你想得太深了。”

    “我只是想珍惜我们的友谊。”

    雁飞羽放开了秦莜语,拉住了荀羞羞的手:“羞羞,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同时,雁飞羽觉得要跟着她的秦莜语就不是那么识相了,心里有了一丝隔阂。

    雁飞羽和秦莜语结伴离去。

    荀羞羞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明月,我跟你一起吧。”

    她表情单纯,还带着一丝羞涩。

    秋明月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莲生和百里和青都不在,你就不用装了,我不吃这一套。”

    荀羞羞的脸色迅速白了,看起来楚楚可怜。

    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跟她说话!

    秋明月对于这种心机女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直接转身走了。

    荀羞羞的眼眸里露出一丝恶毒的表情。

    ……

    秦莜语和雁飞羽走过一个一个的灵泉,剔除了那些灵力低微的灵泉,选中了一个灵力浓郁的灵泉。

    雁飞羽脱掉衣服,就进入了灵泉里,坐下。

    她闭上眼睛,感受着泉水里的灵力。

    秦莜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雁飞羽从小用灵泉洗澡,也只能靠洗澡来分辨灵泉的等级了。

    过了一会儿,秦莜语忍不住道:“飞羽,有什么感觉吗?”

    雁飞羽睁开了眼睛,摇了摇头。

    “这种品级的灵泉,我洗过,不够紫级。”

    雁飞羽从灵泉里爬了出来,披上了衣服,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另一边。

    秋明月蹲在灵泉旁,盯着灵泉里自己的影子,露出沉思的表情。

    百里和青要的灵泉究竟是怎样的?

    想不出。

    秋明月伸出手,感受着灵泉里浓郁的灵力,然后起身,朝着另一个灵泉走去。

    前面是一处拐弯。

    秋明月转了过去,迎面就走来了两个人。

    这两人正是秦莜语和雁飞羽。

    雁飞羽盯着秋明月,露出警惕的表情:“你怎么在这里?”

    “飞羽,她肯定调查过我们,知道我们五个人里面,你从小就用各种灵泉洗浴,是最可能找到紫级灵泉的。所以,她肯定是故意跟着你的。”秦莜语道。

    雁飞羽眼里的警惕更加浓烈了:“这是我的优势,秋明月,你自己没本事找就别找了,早点放弃,干嘛这么无耻,跟着我?”

    秦莜语也气愤道:“秋明月,你怎么这么无耻啊!这本来就是各凭本事的事,干嘛跟着我们?!”

    秋明月看着面前两双气愤得冒火的眼睛,觉得特别可笑。

    秋明月道:“你们是从那边走过来的,我是从另一个方向走过来的,我是怎么跟着你的?”

    秦莜语和雁飞羽看了一眼,眼睛里带着明显的不信。

    这里三千六百个灵泉,灵泉秘境这么大,怎么可能就这么巧遇上?

    “你跟在我们身后,再绕个圈假装迎面走来,没想到你的心机这么深。”雁飞羽道。

    秦莜语道:“秋明月,别再跟着我们了,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我们走,别跟她废话了。”雁飞羽道。

    雁飞羽拉着秦莜语的手,就飞也似的离去了,生怕秋明月会跟着她们似的。

    秋明月的眼眸暗了下去,这代表她已经生气了。

    秦莜语、雁飞羽,她将这两个名字记下了。

    秋明月继续往前走,渐渐的,她就走的有些麻木了。

    紫级灵泉,你到底在哪里啊?

    “丫头。”小白猪的奶音响起。

    它和秋明月有契约,自然能感觉到秋明月的苦恼。

    “老人家,你知道怎么分辨紫级灵泉吗?”秋明月哭丧着脸问道。

    “知道。”

    “你说真的?”

    “老夫见多识广,当然不会说假话。”

    秋明月直接将小白猪从空间里放了出来。

    噗!

    小白猪摔在了地上,四脚朝天,四肢在空气中划动着。

    秋明月推了一下,小白猪才站了起来。

    “咳咳。”

    小白猪觉得有些丢脸,故意做出深沉的表情。

    它走到一个灵泉的边上,伸出小短腿,在泉水里搅了搅,然后整只猪跳了进去。

    难道小白猪跟那雁飞羽一样,也要靠洗澡才能分辨?

    满是雾气的灵泉表面,一圈一圈的水波纹漾开。秋明月颇为期待地看着。

    波纹渐渐平静,小白猪依旧没有动静。

    分辨一个灵泉要这么久?

    “丫头,救……救命……”

    小白猪直接发出了声音,没有用心音交流,结巴的老毛病又犯了,还带着一丝凄厉。

    秋明月连忙伸出手,将小白猪从水里捞了起来。

    小白猪趴在地上,浑身的毛软趴趴的,一直朝着地上吐着水,半晌后才恢复。

    秋明月露出一个深沉的表情:“所以,你刚刚根本不是跳下去试探灵泉等级,而是因为腿短不小心摔下去的?”

    小白猪被说中心事,顿时觉得老脸没处放,用两只蹄子捂住了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