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铁木兰自食其果
    :

    泉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将秋明月包裹在其中。

    这本来是富含灵力的泉水,现在却让秋明月感觉到窒息。

    水里的空气越来越少,秋明月白皙的脸渐渐泛红。她的脑海里迅速想着应对的方案。

    用丹药毒死那些虫子?

    她自己原本炼的那些丹药在仙灵界根本不管用,紫冥夫人给她的丹药,她已经差不多用完了。

    用灵力包裹全身?

    这些虫子是微型魔兽,极有可能能穿破灵力罩。

    怎么办?

    “丫头,用内息。”此时,一个小奶音在脑袋里响起。

    “内息?”秋明月很快反应过来。

    她竟然忘了。

    内息是一种修炼方式,引导气在体内运转,灵魂修炼,身体处于休眠状态,就不需要呼吸了。

    秋明月盘腿坐在泉水中,引导着气的运转,那种窒息的感觉渐渐消失了。

    铁木兰静静地等了一会儿,泉水里始终没有动静。

    秋明月宁愿淹死,也不想出来被咬、然后留一条狗命?

    “秋明月,这是你自寻死路!”铁木兰恶狠狠地说了一句。

    “你死了也怪不了我,谁叫你笨摔在灵泉里呢,然后贪恋灵泉里的灵力,沉醉其中,活生生被淹死呢?”

    到时,青公子问起来,也怪不到她身上。

    这就是和她作对的下场。

    秋明月临死的时候,肯定后悔惹怒了她吧!

    解决了讨厌的人,铁木兰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

    “收。”

    她说完,那覆在泉水表面的铁砂虫便凝聚成一股黑烟,回到了她的手里。

    铁木兰转身离去。

    哗啦。

    一声响。

    铁木兰转头,居然看到一抹人影浮出了水面。

    黑发湿漉漉的,挡住了脸,她用手拨开,一张清纯中带着一丝妩媚的脸便呈现在了她的面前。

    铁木兰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是秋明月!

    秋明月居然没死?

    怎么可能?

    就算是修士,窒息了这么久,也该死了啊。

    她怔愣的瞬间,秋明月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两个人的距离挨得极近。

    秋明月脸上含着笑,眼睛里的冷意却让人不寒而战。

    “你知道本小姐的信条是什么吗?”秋明月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铁木兰强自镇定:“你的信条关我什么事?!”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刚刚想要我的命,所以……”秋明月的眼中闪过一道凛冽的杀意。

    铁木兰心里竟生了莫名的恐惧。

    自己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肯定是疯了。

    秋明月送上门来,自己终于可以毁了她的脸了。

    “秋明月,你现在求我,我就毁了你的脸,饶你一命。”

    秋明月道:“我心地善良,就算你不求我,我也饶你一命。”

    秋明月当然不是善良,她觉得让一个爱美的人,顶着一张奇丑无比的脸活着,才是最大的痛苦。

    “秋明月,你很快就嘴硬不了了。”

    铁木兰说着,就伸出手,手里冒出一股黑烟……

    秋明月,等你满脸脓包的时候,看你怎么得意!

    “收。”

    铁木兰张嘴,突然不受控制地说了一句。

    那飞向秋明月的黑烟,瞬间回到了自己的手心。

    铁木兰拿着黑烟,就朝着自己的脸上拍去。

    “杀。”

    铁木兰再次下了一个命令。

    那黑烟迅速将她整个人包裹。

    铁木兰的眼睛大瞪着,嘴巴张了张,想要制止,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任由那些虫子钻入自己的皮肉,啃噬自己的身体,然后释放出毒素。

    好痒!

    好疼!

    恶臭味扑面而来!

    她不要变成丑八怪啊!

    铁木兰眼睛里的惊恐越来越多,她在地上疯狂地打滚。

    “啊啊啊!”等她终于能发出声音的时候,首先是凄厉的叫声。

    铁木兰心里的恐惧很快淹没了仇恨。

    她朝着秋明月爬了过去,身体以诡异的姿势弯曲着,但是却看得出来是求饶的姿势。

    秋明月冷眼看着,心硬如铁,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软。

    如果她不会诡瞳术,那现在铁木兰的下场,就是她的下场。

    直到铁木兰的身体彻底变成皮包骨,散发着脓液的恶臭味,那种非人的折磨才结束。

    啊啊啊!

    救命啊!

    铁木兰终于找回了自主权,此时的秋明月在她眼里,犹如恶魔一般。

    她疯也似地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秋明月看着那飞速逃窜的背影,心情格外愉快。

    她用灵力烘干了衣服,便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

    “飞羽,从铁木兰跟着秋明月的那一刻开始,秋明月倒霉的命运就开始了。可怜的秋明月,还不知道将面临怎样的下场呢!”秦莜语话里带着同情,音调却全是幸灾乐祸。

    雁飞羽附和道:“秋明月就那张脸生的还可以,等变成不人不鬼的样子,她就什么都没有了。想想还真是可怜呢。”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谁叫她不知好歹要参选女使!”

    “哈哈哈,她之前那么嚣张,一副‘老娘天下第一’的模样,我真是迫不及待看到她变成丑八怪的模样了。”

    荀羞羞安静地在一边,没有说话,也没有去寻找灵泉。

    她嘴角挂着一抹羞涩的笑。

    她也想看秋明月狼狈和痛苦的模样呢。

    风吹过。

    “有没有闻到一股恶臭味?”

    “好像是,就像腐肉一样。”

    雁飞羽和秦莜语互视了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奋。

    难道是秋明月来了?

    很快,一道黑漆漆的身影就出现在她们的面前,就像从烂泥里爬出来一般,一边走,还有脓液掉下来。

    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到了雁飞羽和秦莜语的面前。

    “救……救我。”她的声音就像从透风的声带里散发出来的一样,完全听不出原来的音色。

    铁木兰和秋明月身高差不多,再加上这副完全辨不出本来模样的样子,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秦莜语和雁飞羽当然把她当作秋明月了。

    “哎呀,还真是惨啊。你说你,不好好呆在玄沧大陆做土包子作甚,非要来跟我们争青公子,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活该!”

    跪在地上的黑影疯狂地摇头。

    “我……我不……”

    “还不知悔改?那就好好享受吧。变成腐肉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啊?这一身土,跟你那土包子的身份还真是配。你说是不是啊,秋明月?”

    此时,另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两人的背后响起。

    “你们是在跟我说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