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铁木兰的手段
    :

    翌日。

    灵泉秘境入口处。

    距离集合的时间还有一个时辰,但是铁木兰、雁飞羽、秦莜语以及荀羞羞就已经到了。

    前三个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我昨晚一晚上都没睡,就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一个胸口碎大石的女人跟我们一起入围。一想到要跟她一起进灵泉秘境,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能是那张脸长得好看?”秦莜语不禁道。

    “怎么可能?她长得那么丑,一身土包子味!”铁木兰不由得拔高了声音。

    “但是,她除了这个优点就没其他优点了啊。”雁飞羽道。

    铁木兰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说的也挺有道理?

    一想到青公子因为那张脸选了秋明月,铁木兰就觉得十分嫉妒!

    “木兰,这都简单,只要毁了她那张脸,她就什么都不是了!”秦莜语蛊惑道。

    铁木兰可不蠢,她看向秦莜语:“你怎么不去?!”

    秦莜语耸了耸肩:“我和她又没仇,也没被她欺负过,更不恨她。就算她做了女使,对我又没什么影响。她做了。她成了百里夫人,我还会恭敬地叫她一句‘百里夫人’。”

    铁木兰的眼睛一下红了!

    秋明月做百里夫人?

    她可是仙灵城的天之骄女,不能容许那样低贱的女人骑到她的头上,俯视着她!

    青公子喜欢那张脸?

    那自己就毁了那一张脸,让她什么都不是!

    “毁了那张脸对于我来说太简单了!秋明月,我让你一无所有!”

    铁木兰说着,伸出手,掌心突然多了一股黑烟。

    那黑烟朝着树上欢叫的鸟儿飞去,速度极快,一下将鸟儿裹住了。

    很快,传来鸟儿凄厉的叫声,叫声越来越微弱,最后变成了呻吟与呜咽。

    黑烟散去,那鸟儿落在地上,全是脓包,竟是浑身溃散!

    “这并非普通的黑烟,而是铁砂虫虫群,它们能钻进人和动物的**,一点点腐蚀皮肉……”铁木兰的声音充满了阴毒。

    铁砂虫有一股腥味,所以昨天为了给青公子留个好印象,她没有带在身上,否则,秋明月早就完了!

    秦莜语和雁飞羽都觉得心里发寒。

    秦莜语有些后怕,要是知道铁木兰有这样的东西,她绝对不会对她用激将法。要是激怒了铁木兰,铁木兰将这东西用到她身上……

    铁木兰朝着秦莜语扯出一个笑,秦莜语连忙赔笑:“木兰,你真厉害,秋明月那贱人居然敢欺负你,真是自寻死路。”

    铁木兰嗤笑了一声。

    独自站在一边的荀羞羞也露出了一个纯净的笑,眼眸清亮如水。

    她虽然不把秋明月放在眼里,但是能够除掉一个碍眼的,也是不错的。

    ……

    秋明月到了秘境入口,就闻到一股恶臭味。

    她的面前出现一堆鸟的尸体,浑身腐烂,很恶心,就像在预示着什么。

    莲生准时到达。

    “灵泉秘境的开启时间到了,请五位进去吧。灵泉秘境是相对安全的秘境,但是西南方向有很多毒泉水,五位还是避开最好。”

    莲生说完,本来空荡荡的山林,就出现了灵泉秘境的入口。

    拱形的大门,古朴而庄严。

    秋明月率先踏了进去,其他人也不甘落后。

    一进去,四周的景象突变,远处是高耸入云的山,面前则有许多个泛着白雾的泉水,滚滚的灵力扑面而来。

    “这么多灵泉,看起来都一样啊,能有什么区别吗?而且,它们离得太近了,灵力交叠在一起,根本没法分辨。”秦莜语不禁道。

    雁飞羽道:“我自幼用灵泉洗澡,洗久一些还是有区别的。”

    “三千六百灵泉,每个灵泉都要洗一遍,那岂不是要洗个几年?”秦莜语道。

    雁飞羽不说话了,秦莜语说的确实有道理。

    荀羞羞握紧了手里的黄泉草种子,不由得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秦莜语和雁飞羽走到了荀羞羞的身边。

    “羞羞,你说这是不是很难啊。”

    荀羞羞点头:“是很难。”

    她们三人走一块,秋明月独自一人。

    铁木兰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走到了秋明月的身边。

    “秋明月,这灵泉秘境这么大,一个人走在里面有些孤独寂寞,本小姐就不计较你上次的无理了,你给我道个歉,我就和你一起走怎样?”铁木兰道。

    秋明月看着她一脸坏主意的样子,觉得她肯定不安好意。

    秋明月冷淡拒绝:“不用了,一个人走清静一些。”

    “你!”铁木兰咬着牙,将怒气压了下去,继续道,“算了,本小姐寂寞可以了吧!”

    秋明月不理会她。

    秋明月走到哪里,铁木兰就走到哪里。

    秋明月走到一口灵泉前,感受着那升腾起来的白雾,感受着其中浓郁的程度。

    铁木兰看着她那样子,不由得露出一个冷笑。

    秋明月,你大难来了,还那么悠闲,还真是愚蠢!

    铁木兰伸出手,掌心朝上,上面出现一股黑烟,慢慢朝着秋明月靠近。

    “秋明月,我这里的‘灵力’更浓郁呢。”铁木兰道,“来,看这里。”

    秋明月看向她。

    “你还记得刚刚秘境门口那些死鸟吗?可都是这‘灵气’的作用!你想不想尝尝啊?”

    铁木兰说着,就将手里的黑烟放了出去。

    她几乎迫不及待看到秋明月脸毁了、浑身脓包的样子了!

    看那时,秋明月还嚣张得起来不?

    黑烟扑面而来,带着一股浓郁的腐蚀味!

    秋明月的眼睛一眨不眨,很快就发现那不只是单纯的黑烟,而是无数只微小的虫子组成的黑团。

    秋明月的脑海中闪过那些鸟的下场,极度的危险扑面而来。

    就在那黑烟要将她包裹的时候,秋明月往后一跃,直接落在了灵泉里。

    那股黑烟并没有潜入水里。

    秋明月稍稍松了一口气。

    但是,那股黑烟渐渐铺开,竟在水面上半寸形成一片薄膜,竟是完全阻隔了秋明月的逃脱路线,想将她憋死在泉水里!

    “活着,但是变成丑八怪,浑身脓包;死了,依旧保持着你唯一的优点——好看的脸。秋明月,我真好奇你会选哪一样呢。”

    铁木兰说着,便忍不住轻笑了起来,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