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万人迷青公子
    :

    莲生道:“让这姑娘报名。”

    莲生的话一出,就如惊雷一般,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开。

    什么?

    莲生公子在说什么?

    我没听错吧?

    居然不是赶这女人走!

    莲生公子的意思就是青公子的意思,难道是青公子同意这女人报名的?

    不可能!

    青公子怎么可能对一个玄沧大陆来的乡巴佬在意?

    难道说这女人其实是莲生公子的亲戚?

    众人一时猜测纷纷。

    还是负责报名的人最先反应过来:“莲生公子,我马上将这姑娘的名字加上去。”

    那人刚要在名单上写上‘秋明月’三个字,秋明月突然伸出手,揪住了他的笔。

    “我想问一下,女使,应该不用做其他事的吧?要是有身体上的接触,还得负责暖床什么的,那我就不报名了。”秋明月道。

    她是个专一的人,她男人在修炼,三五载后,发现自己给他戴了顶绿帽,自己成了弃夫,想想都可怜。

    秋明月单纯的发问,让其他人更加震惊了。

    这女人、这女人居然还提这样的要求!

    她真的以为青公子会选中她吗?

    就算选中她,她何德何能,觉得青公子会让她暖床?

    看那身材干瘪瘪的,脸大腰肥,青公子凭什么看上她?

    她究竟是多大脸啊?

    莲生心里充满了鄙夷和嘲讽,这女人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跟在百里和青身边,耳濡目染之下,他的性子也沉稳许多,脸上不显,平静道:“不需要。”

    秋明月点了点头,放开了手,再由自己的添到了名单上。

    秋明月走出了报名现场。

    她感觉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冰凉如水,秋明月朝着那方向看去,转瞬,那目光就消失了。

    当晚,秋明月就收到一则通知,让她参加明日的选拔赛。

    通知的人道:“选拔赛,考验的则是修为能力,每个人展示自己擅长的功法。”

    “报名符合要求的共有五十个人,明日会通过第一次选拔,留下青公子觉得有潜力的人。”

    通知的人离去后,莫瓴十分惊诧地看着秋明月。

    “明月,你报名参选青公子的女使了?!”

    秋明月点头:“嗯。”

    “青公子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灵力浑厚,要是能跟他一起修炼,明月你的修为肯定会突飞猛进!”

    秋明月只想要一个进入仙灵城的机会,等默寒醒来就可以给他一个惊喜了,倒是没想这么多。

    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处。

    百里和青在她眼里,就是个金光闪闪的灵力球。

    翌日。

    秋明月踩着点赶到了现场。

    选拔现场设置在百里世家的一处庄园里,百里和青会亲自到场,因此,一大早,这里就挤满了人,而且全是女人。

    秋明月好不容易挤进去,就看到报名成功的人都坐在了各自的位置上。

    这里不像女使的选拔赛,而像是选美大赛,每个姑娘都穿得花枝招展。

    有的只穿着一层薄薄的细纱,窈窕且丰满的身材一览无余。

    有的则穿着紧身黑衣,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起来。

    她们的脸上都是淡妆浓抹,或娇艳,或妩媚。

    秋明月不施粉黛的出现,就像这里面的异类,不过也可以看成走清纯路线。

    “这是哪里来的土包子啊?怎么穿成这样?”

    “她头发这么乱,都没梳吧,真邋遢。”

    “估计是想与众不同,引起青公子的注意吧。”

    “呵呵,就她这副样子,玷辱了青公子的眼睛吧。”

    秋明月身着淡青色的罗裙,身形窈窕,凹凸有致,一张小脸更是娇媚里透出一丝高傲,如明珠一般,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她样貌出众、气质绝尘,很是耀眼。

    只是,在其他的报名者的眼里就不是这样的了。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一身土包子气!

    她们从她身上,获得了莫名的优越感。

    秋明月听着那些嘲讽的声音看去,其中说得最起劲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见秋明月看她,她恶狠狠的一眼瞪过来。

    秋明月看到她面前摆放着的名牌。

    铁木兰。

    铁木兰的旁边,也是‘秋明月’三个字。

    秋明月走了过去。

    她一坐下,铁木兰就像躲避瘟疫一样,往另一边移去,表达自己的嫌恶。

    她们的椅子是连在一起的。

    秋明月眸光闪过一丝玩味,故意朝着铁木兰身边挪了一些。

    铁木兰往另一边移了移。

    秋明月再靠近,铁木兰再移。

    秋明月又靠近——

    砰!

    铁木兰一下就坐到了地上。

    她身上穿着里三层外三层的衣裙,这一下竟是爬不起来,而且,那白色的衣裙上沾了灰,看起来狼狈极了。

    很快,有人注意到她的囧境,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铁木兰的脸涨得通红,在丫鬟的搀扶下才坐回了椅子上。

    “秋明月,我记住你了!”

    秋明月抿唇笑:“原来我这么招人惦记啊。”

    “脸真大!你太讨厌了,本姑娘才不是惦记你!”

    “我脸大吗?”秋明月摸了摸自己的脸,“哪里比得过你的大饼脸啊。”

    铁木兰的脸大是她的痛楚,现在被秋明月直戳痛处,气得火冒三丈。

    “你!”

    秋明月不再理会她,而是抱臂坐着,姿态慵懒随性,完全没有大家闺秀的坐法。

    “小姐,别气了,你看她那副样子,青公子能看上她吗?青公子要是能看上她,奴婢的头就剁下来当板凳。您可是最有希望成为女使的人,干嘛和她一般计较?”铁木兰身边的丫鬟道。

    “小姐,你做上青公子的女使,才是对她真正的打脸啊。”

    铁木兰听闻此言,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

    秋明月,等本姑娘做了青公子的女使,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铁木兰想象着自己成为青公子女使后的风光,心情总算好了一些。

    呼!

    清风飘过,带着一丝幽兰之香。

    所有姑娘都正襟危坐,不由得看向二层的珠帘,那里隐约有个身影。

    青公子来了。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一处,带着浓浓的渴慕。

    秋明月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位青公子究竟是怎样的样貌和风骨了。

    这简直是万人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