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哪里来的自信
    :

    “我是不是很聪明!我才是天命之子啊!哈哈哈!”

    莫天喆狂笑着炫耀自己的战绩,就像一个疯子一般!

    这样的莫天喆,彻底揭开了伪善的面具,让人毛骨悚然。

    太可怕了!

    “天啊,怎么会这样?这还是我们熟悉的莫家家主吗?”

    “莫家的人,真的是莫天喆杀的吗?”

    “这姑娘到底是谁啊,居然这么厉害,还知道**蛊。蛊虫可是十分神秘的存在啊。”

    “以前没见过啊,阴风城里有名的年轻姑娘我都认识,还真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

    “你们说,莫老爷说这些话,会不会也是被控制了?”

    “这种事,当然要交给百里大人判断了。”

    秋明月看向百里咎,仿佛在说,听到了吧,这才是这个灭门惨案的真相!

    百里咎也处在震惊中。

    难道这个案子他真的断错了?

    莫瓴不是凶手,莫天喆才是凶手?

    这姑娘刚刚说的话,居然是对的?

    “莫天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百里咎沉声问道。

    莫天喆张狂一笑:“我当然知道,我现在是莫家家主,手下高手无数,你们能奈我何?”

    嚣张至极!

    有了刚刚**蛊的事,百里咎并没有立即下断言。

    百里咎决定开金光眼看看。

    所谓金光眼,是雷霆榜上排名第二十的功法,能够看透人心。但是,金光眼在使用的时候会耗费巨大的灵力,百里咎只开启过一次。上一次,涉及一桩连环杀人案。

    百里咎的黑色瞳孔,逐渐被一层金光所掩盖。

    他看到了那一夜的刀光剑影。

    莫天喆将毒下进了酒里,含笑的敬了每一个人,满桌的人,一个个的倒下去。

    厮杀声响起,黑衣杀手冲了进来,莫家的侍卫一个一个倒在了血泊里。

    莫天喆竟然意图对他的嫂子不轨,他嫂子恰好醒来,浑身无力,最终选择了自我了断。

    有人的剑刺入了原来的莫老爷的身体里,血流了一地。

    莫瓴醒了过来,满眼恐惧,然后又晕了过去。

    一幕又一幕,藏在莫天喆记忆深处里的事,就这样呈现在了百里咎的眼前。

    畜生!

    向来以好人著称的莫天喆,根本是衣冠禽兽!

    砰!

    百里咎收回了金光眼,拿起桌子上的砚台直接砸了过去,砸破了莫天喆的脑袋,也让他清醒过来。

    莫天喆的眼睛里有瞬间的茫然。

    “我刚刚做了什么?”

    记忆逐渐回笼,莫天喆想到自己刚刚竟然不受控制地将真相说出来,脸色刷得白了,如白纸一般。

    怎么会这样?

    刚刚那感觉,就像被控制了一般!

    “百里大人,是这女人,这女人太邪门了!她控制了我才说出那些话的!百里大人一定要明察!”

    “百里大人,我是莫家的家主,在阴风城好歹有点影响力,你可不能冤枉了我。”

    百里咎冷笑:“莫天喆,你是在威胁本官吗?本官相信真相,最不怕的就是威胁!本官刚刚已经用金光眼扫过了你的记忆,已经得知了真相,你不必再隐藏了。”

    莫天喆的眼睛里流露出绝望的情绪。

    完了。

    彻底完了!

    莫天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栽在一个女人的手上!

    “莫天喆,冷血无情,残害手足亲人,罪大恶极,非身死能抵消,本官特判流放鬼阎岛。”百里咎宣判道。

    流放鬼阎岛?!

    流放鬼阎岛比直接处死还要恐怖一百倍。

    鬼阎岛是什么地方?

    是所有罪大恶极的人流放的地方,传言是上古妖魔陨落之地,里面到处弥漫着剧毒的瘴气,只能进不能出,死后,魂魄还要在里面徘徊,继续受尽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流放鬼阎岛是仙灵界最高的惩罚。

    扑通!

    莫天喆跪了下来。

    “不要!百里大人,我知错了,求求你,不要把我流放到鬼阎岛啊!”

    “百里大人,求求你了!”

    莫天喆哀求道。

    “本官已经做了判决,来人啊,把他押下去。”

    见哀求没用,莫天喆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戾,他拔出了刀——

    “莫天喆,你别想耍花招了,就算你从这里杀出去,伤了百里大人,青公子会放过你吗?”百里咎身旁的师爷道。

    莫天喆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惧,刀重新入鞘。

    在他被押下去的时候,仇恨的目光落到了秋明月身上。

    臭女人,都是你害的,要是我能活下来,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秋明月像是读懂了他眼睛里的含义,回以狂傲一笑。

    本小姐等着。

    你要是再敢惹本小姐,那下场还将悲惨一百倍!

    莫瓴跪在风伯面前,不禁已经泪流满面。

    爹、娘、妹妹,看到了吗?

    这一次,是真的为你们报仇了!

    百里大人断了案件,莫天喆才是真正的凶手,莫天喆这个衣冠禽兽的衣冠终于被扯开了!

    很快,整个阴风城都会知道这件事。

    我也终于清白了,不用再背负着弑父杀母的罪行,被天下人戳脊梁骨了。

    这是莫瓴不敢想的事,没想到居然实现了。

    莫瓴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

    扑通!

    直接跪了下去。

    刚刚还狂妄无比、口舌伶俐的小姑娘,这时却有些不知所措。

    “莫瓴,你跪我做什么呀?”

    “明月,没有你,我的仇就报不了,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莫瓴真诚道。

    “再生父母?别,我有那么老吗?莫瓴,你这样说一个姑娘,肯定是故意的。快起来,再起来,我就要生气了。”秋明月被他跪得浑身不自在。

    莫瓴这才爬起来,一把擦干了脸上的泪。

    “我们是朋友嘛~对于敌人,我把他两肋都插满刀,对于朋友,我可以两肋插刀。”

    秋明月心狠手辣,但是同样恩怨分明,讲义气,这些复杂的特征,在她身上完美融合。

    “哈哈。”百里咎听闻,忍不住笑了一声。

    刚刚还觉得这小姑娘狂妄,他现在却觉得这姑娘有些可爱了。

    “小姑娘,本官欣赏你。”

    百里咎起身,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然后……

    开始脱衣服。

    秋明月:“……”

    欣赏我可以,但是别脱衣服以身相许啊,而且我是有男人的人了,看你一把年纪了,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