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打脸莫天喆
    :

    啊!

    莫瓴的声音从喉咙发出来,像是幼兽的嘶鸣,明显是痛苦绝望到了极点。

    少爷!

    老奴对不住你啊!

    风伯默默地流着泪,但是嘴巴张了张,一句为他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啊啊啊!

    风伯在心里嘶吼着。

    莫天喆心情愉悦地欣赏着这一幕。

    真是太有趣了。

    风老六,一个忠仆,最后却将自己的主子送上死路。

    莫瓴,气势汹汹来报仇,最后却坐实自己弑父杀母的罪行,自寻死路。

    百里咎道:“本官已经能判断出事情的真相了,莫瓴,残害父母,冷血无情,当……”

    “慢着。”

    “斩”字并未说出来,就被打断了。

    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这姑娘,当然是秋明月。

    “大胆,百里大人审案,哪里有你置喙的地方?”莫天喆斥责道。

    秋明月这是第一次和莫天喆接触,但是数次间接交锋,秋明月对这人真是恶心到了骨子里,这一近距离看,果然如此,简直比臭虫还让人恶心。

    “哟,莫老爷,你这么慌干嘛?难道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担心被我拆穿?”秋明月笑眯眯道,但是这话格外气人。

    “你!百里大人,请明鉴!”

    百里咎看向秋明月,气势威严:“姑娘,这里是公堂,可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秋明月道:“我可不是胡闹,我是为百里大人着想啊。”

    百里咎:“???”

    “想大人清廉一身,要是因为断错了案子,晚节不保,那就不好了。”秋明月道。

    这小姑娘太狂妄了!

    百里咎有了怒意:“本官不会断错案子的。”

    “这个案子,你就断错了。”秋明月笃定道。

    “人证物证俱在,怎么可能错?”百里咎沉声道。

    “有一个词叫‘伪证’。”

    “这人证可是莫瓴带来的!”

    “看来大人是坚信自己不会错了。”

    “本官十分确定。”

    “那要是百里大人断错了怎么办?”

    “本官这个府尹让你来做。”百里咎道。

    两人争锋相对,毫不相让。

    “这是哪里的姑娘?居然敢质疑大人的判断!”

    “是啊,她居然为莫瓴那恶魔说情,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说大人断错了,可不是光靠说出来的,可是要证据的。她胡说八道肯定没证据。妨碍公务可是要抓起来的!”

    “姑娘,你说本官断错了,证据呢?”百里咎问道。

    秋明月走到了风伯的面前。

    秋明月靠近。

    她身上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风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风伯,我知道刚刚那些话,你是被控制的。”

    风伯冰冷地不似人的眼眸闪过一丝求救!

    姑娘,帮帮我啊!

    秋明月直接伸出手,顿时,她的掌心出现了一道光亮,笼罩住了风伯的脑袋。

    蛊虫悠闲地游走在血脉丹田间,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扯着它,要将它扯出去!

    不要!

    风伯的脸也变得狰狞起来!

    “啊!”他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瞪大眼睛,面容可怖!

    意识到秋明月要做什么,莫天喆脸上的一丝轻蔑消失了!

    这女人知道风老六身上有蛊虫!

    “百里大人,不好了,她要杀人灭口!快阻止她!”

    百里咎本来以为这姑娘能说出什么所以然来,原来是借机杀人灭口!

    “住手!快去拉开她!”

    官兵们冲了上去!

    恰在此时——

    噗!

    一声响,一样东西突然从风伯的嘴巴里吐出来,是一只红色的形似虾的东西!

    秋明月打出一个灵力球,便将那东西裹在其中。

    风伯晕了过去。

    众人都愣了一下。

    百里咎不禁问道:“这是什么?”

    上辈子秋明月活了一把岁数,见多识广,这点小东西自然难不住她。

    “**蛊,能够迷惑人的心智,让人的身体话语都受到控制。”秋明月道。

    有人不禁道:“这人身体有**蛊,那不就意味着他的行为被控制了吗?”

    “他真的做了伪证?”

    “是谁下的**蛊?”

    秋明月嘴角含笑:“要不,莫老爷莫天喆,跟我们解释一下?”

    莫天喆心里惊疑不定。

    风老六身上的蛊虫居然被发现了?

    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

    莫瓴回来是带着一男一女两个朋友,难道那女的就是这个女人?

    落在莫天喆身上的质疑的目光越来越多。

    莫天喆脑子迅速转动着。

    片刻后,他道:“我觉得,这蛊虫应该是莫瓴下的。所以,在开始的时候,他才会颠倒黑白,替莫瓴说话。后来,他良心不安,良心战胜了蛊虫的力量,说了实话。”

    好无耻!

    睁着眼睛说瞎话竟然到了这等地步!

    莫瓴气得想冲过去揍他一顿!

    秋明月一个眼神扫过来,才让他忍住了。

    “莫瓴还不知道在风老六的身上动了多少手脚,所以他的话是不能信了。”莫天喆道。

    秋明月道:“既然风伯的话不能信,那只有莫天喆你的话能信了?”

    莫天喆正气凛然道:“我一身正气,从来不说假话。”

    秋明月颇有深意一笑:“我也觉得,那就请莫老爷把一年前的那件事复述一遍,就此作为论断吧。”

    这女人是傻了吗?

    让他自己论述,那主动权肯定在自己手上啊!

    莫瓴的朋友,果然也跟他一样愚蠢!

    秋明月的眼眸与莫天喆的眼睛对上,莫天喆的瞳孔瑟缩了一下,闪过一丝挣扎,然后道:“从小,我的天赋就比我大哥高,是莫家年轻一代里资质最好的。但是,为什么爹娘都更重视大哥,什么好的都给他,好的功法,好的修炼之地,甚至连家主之位都给了他!”

    “我不服!我不甘心!一切都该是我的!”莫天喆突然疯狂地笑了起来,目光邪恶,面目狰狞。

    “一年前的晚上,团圆夜,我在饭菜里下了毒,并且和莫愁阁签下协议,杀掉大哥的那些心腹!他们都中毒了,命全掌握在我的手里,我成了主宰!”

    “我本来想斩草除根,全部杀了的!但是,当我想杀莫瓴的时候,突然产生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我需要一个替罪羊,而且,大哥死了,他疼爱的儿子成了杀人凶手,这样,不是很有趣吗!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