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情势突转
    :

    莫天喆眼里的得意一闪而逝,朝着堂上坐着的人,拱了拱手:“百里大人,我这侄子鬼迷心窍,居然告我杀了大哥大嫂,实在是诛心之话,请大人明察。”

    百里咎眼眸睿智,十分客气道:“莫老爷放心,本官一定会秉公处理的。莫瓴,你状告莫天喆,可有什么证据?”

    莫瓴道:“我有证据。”

    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当年,我爹娘身边的人全部被杀死,都是一刀毙命。杀人方式和杀手组织莫愁阁完全一致,我这里有一封协议,就是当年莫天喆和莫愁阁签订的,莫愁阁帮他杀人,他支付莫愁五千万黑晶。”

    莫瓴说着,就将信交了上去。

    莫天喆的脸色微微变了。

    那时的莫府如日中天,凭着他自己,即使有莫献肆里应外合,也没办法杀掉那些人,所以他雇用了杀手组织。

    给兄嫂下毒,让杀手组织杀了那些拼死保护

    当年,也确实签订了一封协议。但是莫愁阁的阁主向自己保证,这协议是莫愁阁的最高机密,绝对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

    现在,莫瓴又是怎么拿到的呢?

    莫天喆心中难安,脸上却挂着一丝嘲讽,对于莫瓴的所谓证据嗤之以鼻。

    不可能的!

    莫瓴不可能拿到协议的!

    那协议肯定是假的!

    莫瓴将协议呈到了百里咎的手里。

    百里咎打开,将里面的内容浏览了一遍,上面有莫天喆签署的字和指印,还有本源之灵。前两者可以造假,但是本源之灵……

    “莫老爷,得罪了。”

    百里咎话音落,就朝着莫天喆伸手,一个小光球从莫天喆的身体里冒出来,落在了百里咎的手心。

    百里咎又从协议上取出一丝本源之力。

    百里咎的面前,飘着两个光球,那两个光球试探着靠近,然后融为一体。

    莫天喆的表情彻底变了。

    怎么可能?

    这协议居然是真的!

    “除了物证,我还有人证。”莫瓴道。

    风伯就是人证。

    风伯就站在莫瓴的身边,头发发白,瘦骨嶙峋。

    “启禀大人,一年前,莫天喆带着人杀入了莫府,将老爷和夫人身边的全部杀绝,我是唯一的幸存者。我亲眼看到这一切发生的。”

    风伯说着,就解开了自己的上衣:“莫天喆不杀我,并非因为什么心善,而是为了折磨我。他将我关在地牢里,隔一段时间就会来折磨我一次。”

    风伯瘦得皮包骨,上面的伤痕累累,有陈年旧伤,也有新伤,看起来十分触目惊心。

    “莫天喆,这些伤是不是你打出来的?你所谓的大善人呢?”

    莫天喆反驳道:“那是因为风老六助纣为虐,我一想到他是害死大哥的帮凶,就觉得难受!”

    “那协议的事,是怎么回事呢?”莫瓴继续问道。

    莫天喆双手交叠放在身前,不再说话。

    围观者开始动摇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莫天喆杀了自己的哥哥嫂子?”

    “不会吧?这太惊人!”

    “不是莫瓴弑父杀母吗?”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有些事就是这么惊人。”

    “莫天喆杀了人父母,还诬陷对方是凶手,这也太残忍了吧。”

    莫瓴的嘴角露出一个笑。

    终于有人相信我了。

    爹、娘、妹妹,我即将为你们报仇了!

    莫天喆的嘴角突然勾起一个森森冷笑,颇为不怀好意。

    人群之中,别人或许没有注意到,但是一直观察着莫天喆的秋明月却注意到了。

    她觉得有些不对劲。

    莫天喆的笑,就像是留有后招一样。

    莫天喆当然有后招。

    莫瓴,你以为我将风老六关在地牢里一年,就只天天打他吗?

    **蛊,南疆蛊虫的一种,能控制人的心智。被控制的人平时和常人无异,而且也不会发现自己身上的蛊虫。

    他将这蛊虫种在风老六身上一年了,这蛊虫早已成熟了。

    “风老六,你为什么要害我?”莫天喆看着风老六,正气凛然地问道,“这些话都是你瞎编乱造的!我根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你这样诬陷好人,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莫天喆一边说,一边悄悄驱动毒蛊。

    风伯的外表没有任何变化,其实体内已经是战场。

    毒蛊和神魂厮杀着,渐渐的,毒蛊占据了上风。

    风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挣扎,很快,重归于平静。

    风伯从莫瓴的背后走了出来,直接跪了下去。

    “莫老爷,是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说谎的,是莫瓴让我这样说的啊。那份协议也是他让我伪造的,是我偷了你的本源之气。”

    “老爷和夫人并不是你杀的,是莫瓴,莫瓴身体里的兽血爆发,杀了老爷和夫人,要不是你,整个莫家都完了。”

    “莫瓴对我威逼利诱啊,他是我看着长大的,他要死,我还真不忍心。但是,也不能违背良心啊。”

    风伯一字一句道。

    不是这样的!

    真相不是这样的!

    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为什么要害少爷?

    少爷,是老奴害了你啊!

    啊啊啊!

    风伯的灵魂深处,有一个声音呐喊着。

    情势突变,形势逆转。

    莫瓴难以置信地看向风伯,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

    莫瓴心里的喜悦消失地无影无踪。

    本来,真相就在眼前,眼看着就可以为父母报仇了饿,而现在,却彻底坐实了他谋害父母的畜生行径!

    为什么会这样?

    风伯肯定不会害他的!

    那就是……

    莫瓴赤红着眼睛看着莫天喆。

    莫天喆的脸上带着嘲讽和得意的笑。

    小子,要和自己斗,还嫩了点!自寻死路了吧!

    “百里大人,不好了,莫瓴身体里的兽血要发做了。你看,他的眼睛都红了。莫瓴一疯起来,连自己的父母都杀,更何况我们这些人了。”

    莫天喆继续道:“莫瓴是我的侄子,我也于心不忍,但是为了不伤害无辜的人,请百里大人赶紧处置了他吧。”

    围观的人也慌乱了起来。

    只要想到身边有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就觉得毛骨悚然。

    “杀了他!杀了这个恶魔!”

    “杀了他!”

    “千刀万剐!他死了,肯定也是恶鬼,要打得魂飞魄散才对!”

    “对,魂飞魄散!”

    莫瓴拼命的摇头。

    不是他!

    他不是恶魔!

    明明是莫天喆才是杀人凶手啊!

    爹、娘、妹妹,对不起,是我没用啊!搭上自己的命,都报不了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