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对簿公堂
    :

    明月,无恙。

    莫瓴的眼中一抹欣喜。

    “明月,你没事,太好了!”

    孤身闯入戒备森严的莫府,还能安全归来。

    这种天荒夜谈,放在明月身上,就显得那么理所当然了。

    “少爷!”一个颤抖而苍老的声音响起。

    莫瓴的目光落到她身后的人身上,他头发发白,身形干瘦,脸上满是伤痕,翻起的白肉下是森森骨头。

    “风……伯……”

    “风伯!”

    明月真的救出了风伯!

    莫瓴的眼眶迅速红了,冲到了风伯的面前,他身上有伤,莫瓴便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袖。

    “风伯,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我并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亲人。”

    在莫瓴眼里,风伯就是他的亲人。

    自幼,他便对自己好。

    最后,更是要用自己的命,来换他的命。

    他身上有上古妖兽之血,这种血脉也让他的修炼速度比其他人快。但是,也是这种血让莫天喆心生觊觎。

    莫天喆在杀死他父母和妹妹后,并没有立即杀死他,而是打算割开他的喉咙,放干他的血……

    那阴暗的陋室里,莫瓴沉浸在巨大的恨意,却无可奈何,只能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是风伯想尽办法帮助他逃跑。

    他依旧记得他在离开阴风城时,回头便看到黑暗里老人佝偻的背影,看到莫天喆的人冲了过来,朝着他举起屠刀……

    风伯老泪纵横。

    “老奴不会是在做梦吧?老奴从来没想过,这辈子还能见到少爷!老爷和夫人是老奴的恩人,老奴答应过老爷和夫人,一定要照顾好少爷。少爷要是有个好歹,老奴有什么面目去见老爷和夫人?”

    “少爷,你不该回来的。”

    “风伯,我回来为爹娘报仇的。”少年脸上满是泪水,但是神色倔强。

    风伯轻叹:“少爷,你斗不过莫天喆那个畜生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那种苟且偷安的日子,我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风伯又叹了一口气:“少爷,这一年你过的怎么样?”

    “风伯,我先帮你包扎伤口吧。”

    “少爷,这老奴受不起啊!”

    ……

    ……

    秋明月和萧默寒离去,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里的视觉极佳,正对着一顷湖泊,湖水碧蓝,如镜子一般。

    萧默寒靠着窗边站着,怀里搂着一娇小的人儿,两人亲密地亲吻着、交换着彼此的气息。

    一吻结束,秋明月靠在萧默寒的怀里,小脸绯红,小口地喘着气。

    萧默寒的外袍已经脱下来了,身上只披着一件白衫,现在敞开着,露出健壮的胸肌和腹肌。

    秋明月的手便在那肌肉上流连着,就差流口水了。

    萧默寒的眼神微黯,扯住了她乱动的手。

    “默寒,你知道妖吗?”秋明月问道。

    萧默寒道:“妖可化人,与人无异。古籍记载,万年前,人妖魔并存于世,互不相干,后来为了争夺一样东西,三大族展开厮杀,尸横遍野、民不聊生,鸿宴仙人为平息战乱,将空间一分为三,三族分开,从此再无交集。这是最后关于妖的记载。”

    “灵兽和魔兽,就很接近妖。区别在于,妖喜欢化为人形,骨子里桀骜不驯,绝对不会被驯服。”

    秋明月道:“那风伯,就是妖,他的嗅觉异于常人,应该是只狗妖。”

    上辈子,秋明月研究了很长时间的妖,所以很敏锐。

    萧默寒道:“哦。”

    秋明月:“不惊讶?”

    萧默寒配合着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

    秋明月一拳便打在了男人的身上。

    “娘子说的,都是对的。”萧默寒抓住她的小拳头,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耳边,低声道,“那妖对莫瓴很忠心,妖和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是啊,妖和人,有什么区别呢?

    有些人,比妖还可怕。

    翌日。

    “明月,以我现在的能力,想要杀了莫天喆根本不可能。这一年,风伯给了我很多莫天喆杀害我父母的证据,我要去报官,让府尹大人来审理这个案子。府尹是百里世家的人,为人正直,一定会秉公处理的。”莫瓴道。

    “风伯被莫天喆关着,还能找到证据?”

    这就说明了风伯的不同寻常。

    秋明月对妖的能力很好奇,风伯既然能拿到证据,又为何不能从地牢里逃出来呢?

    莫瓴愣了一下:“风伯没有说证据是怎么来的。明月,这个办法怎样?”

    目前而言,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

    秋明月点头。

    莫瓴顿时受到鼓舞。

    很快,阴风城就传遍了一个消息。

    “莫府的那个孽子莫瓴回来了!”

    “他弑父杀母,畜生不如,还敢回来?”

    “莫瓴去百里府尹那里报案了,状告莫天喆杀了他爹娘。”

    “开什么玩笑?!要是没有莫老爷,莫家早就垮了!”

    “我也相信莫老爷,那个畜生杀了人还不承认,还想推到莫老爷的头上。府尹大人最好判他千刀万剐!”

    群众纷纷都战到了莫天喆的那一边。

    莫瓴听着那些议论声,面无表情,总有一天,他会让真相展现在众人面前,让他们发现原来的自己有多么愚蠢!

    这消息也迅速传到了莫天喆的耳里。

    “莫瓴居然还敢去告我?他是傻了吗?”莫天喆嘲讽道。

    谁会相信他?

    知情人全部死了,众人眼里,风老六助纣为虐,所以他的话没什么可信度。莫瓴凭什么告自己?

    “莫瓴,想替你爹娘报仇?呵呵,就算是死,你都得背负弑父杀母的罪名!”

    ……

    百里府尹受理了这个案子,并在公堂上公开审理这个案子。

    莫天喆一进公堂,就感觉到一道仇恨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莫天喆顺着目光看去,就看到莫瓴。

    莫天喆情绪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莫瓴,在叔父的记忆里,你一直是个乖巧的孩子,叔父一直不相信你杀了你的爹娘。但是,不是你杀了你爹娘,你为什么要逃跑呢?告诉叔父,你是不是受人蛊惑的?”

    假惺惺!

    “莫天喆,别假惺惺了,明明是你杀了我爹娘!”

    莫天喆突然靠近,结界隔绝声音,只有两人能听到:“是我杀的又如何?你来告官又如何?哪件事我做的天衣无缝,你又没有证据。没有人会相信你的……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