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试用诡瞳术
    :

    至亲被杀,自己还被诬陷成了杀害至亲的凶手,被所有人讨伐追杀,若非有忠仆费尽心机将他送出阴风城,现在他已经被绞死了!

    他狼狈出逃,在黑耀城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而他的仇人却继承了莫家家主的位置,逍遥至极!

    他恨!

    他好恨!

    无数个夜里,惨死的父母和妹妹都出现在他的梦里,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杀害却无能为力,他只能大声地哭泣着。等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戴上一层平静的面具,将所有的恨与痛藏在心底。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

    “少爷,你千万别回来,有多远走多远。”

    “莫天喆心机太深了,您不是他的对手,报仇的事就别想了。”

    “仇恨,就咽下去吧。老爷和夫人,也希望您好好活着。”

    这是他离开阴风城时,忠仆风伯的话。

    一年。

    整整一年了。

    他已经忍不下去了。

    与其这样狼狈求生,还不如去阴间与亲人团聚!

    就算是死,他也要从仇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莫瓴的眼中带着疯狂的恨意,整个人犹如一只嗜血的野兽,眼睛血红,像是恨不得将仇人生生撕裂!

    秋明月看着他。

    这样的少年,不是那个有些淡漠又正直善良的少年。这样的少年,或许才是将心底的情绪彻底发泄出来了吧。可怕,却又透着一丝脆弱。

    “莫瓴,你先冷静下来。”

    秋明月的声音低低的,像是带着一种魔力。

    平静下来。

    莫瓴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睛里的血红已经消失了。

    又恢复了那个文雅的少年公子。

    他紧握的拳头已经松开,带着一丝微弱的希望:“明月,你能帮我吗?”

    他有种预感,如果他不抓住现在的机会,那他永远都回不去阴风城了。

    秋明月没有说话。

    莫瓴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下去。

    报仇?

    呵呵。

    他连阴风城都回不去了。

    莫瓴颓然道:“我知道你也只有两张通行证,算了,我这要求有些无理了。”

    莫瓴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我帮你。”秋明月道。

    莫瓴愣住,转头,近乎惊喜地看向秋明月:“团长,你能带着我回阴风城?”

    秋明月点头。

    一行两人,变成了一行三人。

    两日后。

    阴风城城门处。

    这座城门,也是二等城和三等城的分界,壁立千仞,再高处则有结界。

    因此,这座城门是通往阴风城的唯一道路。

    这座城门的防守十分严格,一旦被发现有偷偷潜入者,就会当场诛杀。

    地上未干涸的血迹以及城墙上的人头显示着刚刚的杀戮。

    “呵,居然用假的通行令来糊弄老子!以为老子是傻子吗?!”

    “我们守了几十年的城门了,哪些人想蒙混过关,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些人头挂在这里,还有送死的傻子,也真是奇了怪了!”

    “没办法,阴风城对于黑耀城里的人来说可是天堂!就算九死一生,也要尝试!”

    “九死一生?老子守在这里,就是为了把那‘一生’去掉!”

    “哈哈,猜猜今天有没有来送死的?”

    守门人大声议论着,声音传进了秋明月的耳里。

    莫瓴垂着脑袋,眼神里有一起不安。

    两枚通行令,他真的能进去吗?

    这本来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明月那么笃定……

    而且,自己会不会连累明月?

    莫瓴心中一下闪过无数个念头。

    秋明月止住了脚步。

    她沉吟了片刻,便将两枚通行令取了出来,一枚给萧默寒,一枚给莫瓴。

    “莫瓴,默寒,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们要记在心里。莫瓴,你是我的弟弟,默寒,你是我的丈夫,我们三个人共用一张黑晶卡,卡上有一千万黑晶,证明我们有能力在阴风城生存下去。”秋明月道。

    “明月……”莫瓴心中感动,又觉得愧疚。明月把通行令给了他,她怎么办?

    “明月,还是算了吧。”莫瓴道。

    “我有办法,不用担心我。”秋明月笃定道。

    三人朝着城门处走去。

    城门守卫问了三人的关系,萧默寒作答。

    萧默寒递交了通行令和黑晶卡。

    “萧默寒,符合条件,放行。”

    莫瓴也交了通行令。

    “莫瓴,符合条件,放行。”

    接下来轮到了秋明月。

    莫瓴的心都快提到了喉咙口,不过他脸上,依旧是一副淡定的表情。

    萧默寒则眼神专注地看着她,眼眸里没有担忧。

    她胸有成竹,便有她的理由。

    “小姑娘,你的通行令呢?”守城人问道。

    秋明月朝着守城人灿然一笑,那些人顿时愣了一下,只觉得这小姑娘真好看,夺人心魄,脑袋也变得晕晕乎乎。

    秋明月伸出手:“请检查。”

    这就是明月姐姐说的办法吗?

    她的手里完全是空的啊,什么都没有!

    莫瓴的心狂跳了起来,身体紧紧绷着,准备对方要对秋明月不利的时候,自己立即冲上去,挡在他们的面前,给他们逃跑拖延时间!

    萧默寒的眉头也微微皱起,暗自蓄积着力量。

    守城人接了过去,认真地看了看。

    莫瓴:“……”

    萧默寒:“……”

    这在两人看来,都是十分诡异的一幕。

    秋明月手里拿着一样空的东西,而守城人也拿着虚无,竟然还认真查看!

    太诡异了!

    “秋明月,符合条件,放行。”守城人道。

    守城人宣布放行后,那晕乎乎的脑袋才豁然开朗,但是,对刚刚发生的一切,他们并没有丝毫怀疑。

    莫瓴几乎怀疑自己在做梦。

    秋明月是怎么做到的?!

    “走啊。”

    秋明月声音响起,莫瓴和萧默寒才从震惊里回神。

    厚重而古朴的城门缓缓打开,秋明月、萧默寒、莫瓴三人,并肩前行,刚要踏进城门……

    “站住!不准放行!”

    伴随着一声大喝,一只黑色的大鸟直接落在了秋明月等人的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鸟身上下来的绝艳女子,正是万俟莺。

    “他们有三个人,但是城主府只给了两枚通行令,还有一个人肯定是假的,想要蒙混过关!”万俟莺厉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