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莫瓴之仇
    :

    月寒佣兵团。

    男人盘腿坐在床上,身上穿着黑袍,薄唇紧紧抿着,脸部的线条十分凌厉,身上隐藏着如猎豹一般的爆发力。

    秋明月在一旁坐着。

    萧默寒闭关整整五日了,他身周泛着一股淡淡的白光,那白光越来越亮,也代表他的修为在逐渐恢复。

    她男人是真好看啊。

    秋明月痴痴看了一会儿,又看着自己手里的书。

    《诡瞳术》,她已经全部看完了,这本书博大精深,里面的内容她领悟了三成,三成的威力已经很大了,全部领悟,其厉害程度就难以想象了。

    她会诡瞳术了,还拿到了两枚通行令,他们马上就可以去二等城了,秋明月几乎迫不及待要告诉萧默寒这个好消息。

    秋明月放下了书,赤脚悄声走到了萧默寒的身边,趴在床边,扭头看着身边的男人……

    萧默寒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身边缩着小小的一团,半张脸陷在床上,小脸绯红,嘴唇微张,鼻翼熹微,娇媚里透着一丝乖巧。

    萧默寒长臂一捞,便将娇小的身躯捞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秋明月的睫毛动了动,眼睛慢慢睁开,水润的眸子里带着氤氲的雾气。

    她仰躺着,萧默寒的手撑在她的两边,那深邃的眼眸便紧紧地盯着她,性感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男人的俊脸突然靠近,在她唇上流连着,秋明月伸出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男人的吻渐渐往下……

    秋明月的腰身被男人壮硕的手臂搂着,她的皮肤细腻,男人手上的粗茧就格外有些刺人了,还带来一种奇异的感触。

    秋明月浑身像是被马车碾压过一般,这时可再也禁不起折腾了。

    秋明月推开他的手,他搂住,秋明月再次推开,他再次搂住……

    气质颇有些阴冷的男人,此时却像个任性的孩子一般,秋明月最终只能服输,任由他抱着。

    秋明月伸出手,空间里两枚通行令就出现在她的手上。

    “默寒,我们可以去二等城了。与黑耀城相邻的就是阴风城,二等城的修为不会被压制,我们将恢复原来的修为。那里的灵力虽然没有仙灵城那么充沛,但是远远高于黑耀城。”秋明月的眼睛里闪耀着亮光。

    萧默寒不由得抱紧了她:“我娘子真厉害。”

    秋明月的手指在他的胸膛戳了戳:“厉害才能配上你呀。”

    萧默寒嘴唇抿了抿:“小丫头,我怕我配不上你。”

    萧默寒身份尊贵、天资聪颖,从小就是踏在云端的人,众生于他眼中就如蝼蚁一般,这种‘配不上’的情绪,只有在秋明月的面前才会冒出来。

    小丫头太优秀了,总是给他惊喜,在他震惊的同时,又有种担忧,他真的害怕会失去她,一想到这种可能,萧默寒便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揪疼。

    “默寒……”秋明月没想到萧默寒居然有这样的想法,抓着萧默寒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的位置,“这里,都是你啦。”

    触手柔软,萧默寒的大掌本能地捏了捏。

    秋明月:“……”

    翌日。

    议事堂。

    月寒佣兵团的几位核心人物,正襟危坐,脸上都露出凝重的表情。

    “团长和副团长,真的要走了?”秦诺言不禁问道。

    秋明月点了点头:“我们从玄沧大陆而来,目的地就是仙灵城。我们离去后,月寒佣兵团就交给诸位了。莫瓴,你做代理团长,钱飞飞,是代理副团长。”

    莫瓴一身白袍,眉眼俊逸,眼神有些飘忽,秋明月点到他的名,他才恍然回神。

    “团长,我家中有些事要处理,不能做代理团长了。”

    莫瓴重来没说过自己家中的事。

    秋明月向来尊重人的意愿,重新进行了安排。

    晚上。

    这是他们在月寒佣兵团的最后一晚上了,这是一手创立起来的佣兵团,秋明月还是颇为不舍的,所以才决定多住一晚。

    萧默寒扫了一眼:“这个房间里,有我们的很多痕迹。”

    秋明月点头:“是啊,住了好几个月。”

    萧默寒俊脸神色微凝:“床上、地板上、桌子上都有了。小丫头,那红木椅,我们还没试过呢。”

    秋明月:“……”

    荤话来的如此猝不及防。

    萧默寒大概是披着人皮的狼,对,色狼的狼。

    “再不试,没机会了。”

    萧默寒说着,就将秋明月抱了起来,朝着红木椅走去。

    秋明月突然看向门口,那里印出一道影子。

    门口,一道月白色的身影立在那里,他伸出手,想要敲门,最终,又收了回去。

    秋明月直接拉开了门,就看到莫瓴站在门口。

    莫瓴身形瘦削,俊逸的眉目之间染着一丝阴郁。

    “有话进来说吧。”

    莫瓴踏了进去,他一进去,总觉得萧默寒瞪了自己一眼。

    莫瓴再看去的时候,只见副团长坐在那里,眼神散漫,一如即往的高冷,刚刚那一瞪,肯定是错觉。

    莫瓴在秋明月的对面坐下。

    “团长,你们要去阴风城?”

    秋明月点头。

    “可以带我一起吗?”莫瓴咬了咬牙,说出了自己的请求,“我知道我这个请求有些过分,但是错过这个机会,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回?”

    莫瓴点了点头:“我原本是阴风城的人。阴风城莫家,是个大家族,我就是莫家的嫡子。父母恩爱,兄妹和谐,本来是幸福的一家,直到一年前……”

    一年前,莫瓴从梦中惊醒,就看到院子里刀光剑影,有人的剑刺入了父亲的胸膛,母亲和妹妹躺在了血泊里……然后,莫瓴就晕了过去。

    再睁开眼的时候,叔父带着一群城中德高望重的人冲了进来,就看到血泊中的自己,正拿着那柄杀死所有的人剑。

    “不是我杀的!”

    “不是我杀的!”

    莫瓴疯狂道,但是,没有人相信他。

    “他身上本来就带着兽血,当年,我就提醒过大哥,在他出生时,就该把他送走的。”

    “果然,现在就开始反噬了。”

    “太残忍了,那可是生他养他的人啊,他怎么下得去手。”

    “兽类时没有人性的。”

    “杀父嗜母,禽兽不如,杀了他!”

    那是莫瓴一辈子的噩梦。

    莫瓴的眼眸里涌上了红光:“莫天喆那个恶鬼!杀了我的父母和妹妹,却诬陷是我发疯杀了我的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