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秋明月有毒!
    :

    慕容玉的眼睛瞬间有了光彩,突然醒了过来!

    刚刚发生了什么?

    秋明月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你刚刚说‘我是猪’。”

    慕容玉下意识地反驳:“你才是猪!”

    秋明月挑眉。

    慕容玉的脑海里浮现出短暂而模糊的记忆。

    他确实说出了那三个字。

    不对劲,很不对劲。刚刚的自己就像被什么控制了一般,那根本不是自主意愿。

    慕容玉猛地看向秋明月:“是你!”

    秋明月大方承认:“是我。”

    慕容玉震惊:“你怎么会?”

    “当然要感谢你的这本书啊。”秋明月扬了扬手里的书,“诡瞳术,精神控制,确实不错,不过控制的时间太短了,看来我还要多加练习。”

    慕容玉已经震惊得无以复加:“你、你、你认识这上面的字?!”

    秋明月挑眉,冷哼道:“我又不是你,文盲一个。”

    慕容玉已经顾不得和秋明月贫嘴了。

    他实在太震惊了!

    一个乡野粗妇,居然认识上古的一种几乎绝迹的文字,这是什么概念?

    还是说,这女人,根本超乎他的想象!

    “别这样看我,我有男人了。”秋明月道。

    慕容玉:“……”

    不管怎样,还是这么欠揍!

    秋明月看向他,四目相对,眼波流转,慕容玉觉得自己的脑袋晕乎乎的,魂魄像是被勾了出来。

    刚刚还说自己有男人,现在就勾引他?

    很快,慕容玉的脑袋就变成了浆糊,他伸出手,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

    啪!

    一下!

    他的眼睛里依旧没有焦点……

    啪啪啪!

    慕容玉一巴掌一巴掌地拍在自己脸上。

    很快,整个房间里只剩下‘啪、啪、啪’的声音。

    大概一刻钟后,慕容玉才回过神来,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神志渐渐回笼,猛地瞪向秋明月。

    “你又用我做实验!”

    秋明月没有丝毫愧疚:“嗯,一刻钟,比刚刚时间延长了。”

    慕容玉:“……”

    ……

    城主府,万俟小姐闺房。

    砰砰砰!

    不停有东西摔在地上,那些贵重得无与伦比的东西,都成了万俟莺发泄怒气的牺牲品。

    下人们在门口跪了一排,低垂着脑袋,瑟瑟发抖,生怕小姐将怒气发泄到他们的身上。

    许久,里面终于安静下来。

    小雪推开门,走了进去,一地狼籍,万俟莺怒气冲冲地坐在椅子上,小脸通红。

    “小姐……”

    “慕容玉那个废物!什么仙灵三公子,连秋明月这个山野妇人都对付不了!”

    “玉公子大概也没想到秋明月身上有那样的神器……他对您一片真心,他心里肯定是几百个不愿意,迫于无奈才跟了秋明月。”

    万俟莺快气炸了。

    萧默寒也就罢了,但是慕容玉是她的,竟然生生被秋明月抢了过去!

    平日里,慕容玉黏着她,她可有可无,现在被抢走了,却觉得少了什么。

    一定要把慕容玉抢回来!

    “怎么才能解除掉那个契约……”万俟莺囔囔道。

    万俟莺的脑海中闪过一道光:“活契,拿回契约就可以。还有一种,契约只要有一方死亡就自动终结,要是秋明月死了……”

    万俟莺的嘴角扯出一丝阴森的笑!

    小雪连忙道:“小姐真聪慧!秋明月不是要去二等城的通行令吗?而这通行令只有城主府有……”

    “好!好!秋明月,我看你死了还怎么嚣张!”

    ……

    月寒佣兵团。

    “万俟莺用两枚通行令换你的自由。”秋明月看着手里的书信,“看来,她对你还是有心的嘛。”

    慕容玉在这里的日子过得简直暗无天日。

    除了要伺候秋明月外,还得充当她练习诡瞳术的目标,一两天的时间,就已经面色惨白、形容憔悴。

    听到这个消息后,慕容玉不由得一喜!

    “莺儿……莺儿她果然是关心我的!”慕容玉凑了过去,“莺儿的信,给我看看。”

    慕容玉将信抢了过去,揣在了怀里,等无人处才拿出来一字一字地看。

    莺儿在信里说要用两枚通行令来交换他,时间明日黄昏,地点飘香楼。

    慕容玉看了一遍又一遍,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初看不觉得,看多了,就发现这里面有几个字体有稍微的不同。

    其他人很难察觉,但是他看多遍了,并且和莺儿玩过这样的游戏,才发现。

    把那几个字扣出来,组成了另外一句话……锦囊,下药。

    慕容玉摸向身上的锦囊,那是莺儿送给他的生辰礼物,他一直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居然是药?

    莺儿要他把锦囊里的药下到秋明月的身上?

    明天不是一场交换吗?为什么要下药?

    慕容玉心中狐疑。

    当他去厨房取晚膳的时候,犹豫了片刻,便将锦囊拿出来,打开……

    翌日。

    “你真的要用我去换两张通行令?本公子,作为堂堂三公子之一,就只值两张通行令?”

    慕容玉十分纠结。秋明月答应交换,他终于不用做奴隶了,但是两张通行令就能换自己,慕容玉又觉得自己特别廉价。

    秋明月没空理会玉公子百转千回的肠子,直接转身往外走去。

    飘香楼。

    秋明月到了约定的包厢,万俟莺已经在那里了。

    秋明月在万俟莺的对面坐下。

    两个同样绝色的女子,秋明月气质张扬,如绽放的玫瑰。而万俟莺身上却透出一股阴冷,连带着容颜也阴森了几分。

    慕容玉一看到万俟莺,下意识地想靠近,秋明月一个眼神,他又乖乖地站在秋明月的身边,垂着脑袋,像一只被驯服的犬类。

    万俟莺注意到这一幕,差点吐血,眼神阴鸷。

    “秋团长,两张通行令,换玉哥哥的自由,你同意吗?”

    “当然,通行令多难得,而像慕容玉这样笨手笨脚的奴隶,随便几百个黑晶就可以买到了,这么赚的买卖,不同意是傻了吗?”

    慕容玉俊颜恼怒:“秋明月,本公子才不止几百黑晶!本公子比那些几百黑晶的奴隶强多了!”

    秋明月挑眉:“做菜全是盐,洗碗把碗洗破了……你比那些奴隶强在哪里?”

    那是他故意的!他才没那么蠢!

    但是,这些话他说出来就是打自己的脸!

    很快,慕容玉又觉得自己肯定疯了,自己可是三公子,干嘛要和那些低等奴隶比?!

    秋明月简直有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