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修炼诡瞳术
    :

    “跟我回府吧。”秋明月道。

    慕容玉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你是我的奴隶,当然要跟着我这个主人。”秋明月好心提醒。

    慕容玉再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给我一点时间。”

    慕容玉走到依旧震惊的万俟莺面前,愧疚地将脑袋低下去,白皙的俊脸泛着一丝绯红:“莺儿,对不起……”

    万俟莺什么都没听进去。

    她明明是让慕容玉来帮自己出气的,结果,慕容玉怎么变成了秋明月的人?

    万俟莺有种自己的东西被抢走的不爽感!

    “玉哥哥,其实你可以不遵守刚刚的话,不过口头之言。”万俟莺道。

    慕容玉难以置信地看着万俟莺,莺儿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他认识的莺儿明明不是这样的……

    “莺儿,从小,爹就叫我守信,守信是藏灵山庄的立庄之本,我不能让藏灵山庄的名声毁在我手里。”

    转眼,慕容玉已经跟着秋明月进了月寒佣兵团。

    慕容玉是高高在上的世家公子,于奴隶这种事是十分陌生的。

    慕容玉一进去,一份奴隶协议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慕容玉一看上面的条款,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随叫随到?

    以主人的利益至上?

    不准顶撞主人?

    听主人的话,指东打东,指西打西?

    慕容玉看着秋明月那高高在上的模样,恨不得去打她一顿。

    “我还得加上一条。”

    秋明月迅速在协议上加了一条——不准用眼睛瞪主人。

    “秋明月,这瞪是本能的动作,表示生气到了极点,怎么能控制?我瞪你是因为你欠瞪……”

    秋明月再次加上一条——不准对主人发射毒舌技能。

    “你再不签,我可能还能想出其他的条款。”

    慕容玉忍着吐血的冲动,连忙在协议上按下了指印。

    秋明月心满意足收了协议:“我饿了,慕容玉,去做饭。”

    慕容玉:“我虽然会做饭,但是我只做给喜欢的人吃。”他特意为万俟莺学了厨艺,还没用过呢。

    秋明月将协议拿了出来,手指在上面逡巡着,最后落在一个点。

    “嗯,第六条,听从主人的一切吩咐。”

    慕容玉只能忍气吞声,转身去膳房。

    慕容玉一走,秋明月就忍不住露出小猫偷腥般的笑。

    “默寒,这慕容家的公子,实在太有趣了。”

    “我要让他知道,轻易挑战我的后果是什么!”

    “我秋明月,并非任人宰割的!”

    秋明月扬着下巴,道。

    萧默寒看着她开心且神采飞扬的样子,捏了捏她的小脸,又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吻过那些刚刚结痂的伤痕。

    “默寒,你的灵力损耗有些严重,休息一下吧。”秋明月从空间里拿出一枚修复灵力的丹药,递给了萧默寒。

    萧默寒吃下了丹药,便盘腿坐在房间里,开始修炼。

    他的身周开始泛着淡淡的光芒。

    秋明月撑着下巴,看着男人,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然后,就出了房间,将门合上,拿出那本《诡瞳术》看了起来。

    《诡瞳术》其实是一本讲精神控制的书,这是一种十分强大的术法,但是上面是用一种很古老的语言记载的,如今的人根本看不懂。这也是慕容玉宁愿把这秘籍给她,也不肯给她神器箫。

    其他人看不懂,并不代表秋明月看不懂。秋明月上辈子见多识广,在一次秘境中,获得了识别这种语言的能力。

    秋明月一目十行,看得津津有味。

    灵魂占据别人的**,也可以控制别人,但是这种控制的条件是自己的灵魂比对方强大无数倍。这种方法,秋明月在大岳的时候用过,但是伴随着她遇到的对手越来越强大,这根本不能用。

    但是诡瞳术却不必。

    这才是这种术法的可怕之处。

    膳房里。

    “咸死你!臭女人!”慕容玉往自己做得菜里猛加盐,以报自己的仇。

    他连借口都已经想好了,等秋明月质问他的时候,他就说自己的味觉和别人不一样。

    慕容玉没想到的是——

    当他把饭菜端到了秋明月的面前,颇为期待地想看她吃下自己的黑暗午餐的时候,秋明月居然摇了摇头。

    “我突然不想吃了,你吃吧。”

    慕容玉想到自己往菜里加的盐的分量……

    秋明月拿出协议,指向了其中一条。

    “第六条,听从主人的一切吩咐。”秋明月道,“你这副见鬼了的表情,莫非是在菜里加了什么东西?那就违反了第三条,不准谋害主人。慕容玉,要是大家知道你这么不讲信用……”

    “没有!我吃!”

    慕容玉端着饭,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秋明月看着他吃得俊脸扭曲、近乎狰狞,轻哼了一声,小样的,还想和自己斗?!

    慕容玉吃下了一碗饭,又灌了几大杯的水,将碗放下,生怕秋明月叫他继续吃……

    “我吃饱了。”

    这片刻的等待,慕容玉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要是早知道自己吃,那就少放点盐了,慕容玉心里简直后悔死了。

    “嗯。”

    慕容玉一下如闻天籁。

    慕容玉收拾着碗筷。

    做饭、收拾碗筷,这要是让三公子的粉丝们知道风流倜傥的玉公子知道,那肯定会惊呆了。

    秋明月并未感觉到什么特殊的,只是每次慕容玉想打她又不敢打的模样逗乐了他。

    慕容玉从膳房回来的时候,就想着秋明月会不会提什么更过分的要求。

    他列出几个宁愿被逐出家门也不能做的事:陪床、出卖**、出卖本门功法、滥杀无辜。

    进门前,慕容玉特意把自己的衣服裹紧了一些,力求不让秋明月起什么邪念。

    慕容玉意外地发现秋明月居然在看那本《诡瞳术》。

    说实话,《诡瞳术》三个字,慕容玉花了整整三年时间才认出来。也正因为如此,他也不指望自己能破译里面的内容了。

    秋明月居然看得很入迷、津津有味?

    慕容玉忍不住道:“看不懂就别看了,假装看懂有什么意思?你假装看懂,我也不会对你刮目相看的。”

    秋明月突然看向慕容玉。

    慕容玉一下望入了两汪清泉。

    那清泉变成了漩涡。

    我是猪。

    秋明月的嘴巴张了张,没有发声。

    慕容玉道:“我是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