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恶有恶报
    :

    黑暗里,宋天玉的表情惨白至极,还有些心虚,那模样就像做了什么穷凶极恶的事要被发现了一般。

    张氏父子沉浸在重逢的喜悦里,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秋明月却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突然,秋明月注意到宋天玉想离去……

    “默寒……”秋明月凑到萧默寒的耳边,交代了一件事。

    张煌天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见到见到儿子,紧紧地抱住了他。尽管怀里的人冰冷、毫无生气,张煌天还是觉得上天待他不薄。这梦了无数次的情景,终于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许久,父子俩的情绪终于控制住了。

    秋明月看着张画云:“你,怎么变了?”

    不久前,张画云还是个小男孩,现在却已经是清俊少年了。而且,阵法被破,尸骨毁坏,鬼魂不是要魂飞魄散吗?

    张画云掏出脖子上的那块白色玉佩:“是它的原因。当初,我的魂魄本来要散开的,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聚拢了,然后,模样也发生了变化。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秋明月道:“很抱歉,因为一心想着要救默寒,所以没有注意哪一盏长明灯是你的。”

    “你无需自责,我还要谢谢你。被困在恶鬼林里,做恶人的奴隶,永远走不出去,除非主人的召唤,我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若非心里有想见爹和娘一面的执念,我早就想自行魂飞魄散了。”张画云道。

    张画云看向父亲:“爹,我娘呢?”

    张煌天的眼神有些躲闪。

    “爹,我娘是出了什么事吗?”

    张煌天轻轻叹了一口气:“当年,你失踪后,你娘一直很自责,她觉得是自己没有看好你。然后,心中抑郁,两年后病逝了。”

    张画云清俊的脸顿时有些狰狞起来,声音里也透着一丝阴森。

    “我的失踪跟娘没有关系,都是因为她!”张画云指向一个位置,便发现那个位置已经空了。

    张煌天看向身边的位置:“天玉?云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身负灵根,有一种邪恶的修炼方式,就是吸取灵根中的灵力进行修炼。宋天玉觊觎我体内灵力,就和黑虎派的大当家暗中勾结,一个取了我的灵力,另一个则取了我的魂魄。”

    张画云始终忘不了那一日,他落在了黑虎派手里,恐惧绝望之际,看到宋天玉是怎样的欣喜。

    那一日,他永生难忘。

    ——“姐姐,你是来救我的吗?他们好可怕,要杀了我!姐姐快救我。”

    ——“张画云,你浑身都是宝啊,你这身灵力,可让我垂涎了很久。”

    她说着,手就落在了他的丹田处,接下来,源源不断的灵力从他身上被抽走,那对于年幼的张画云来说,简直如噩梦一般。

    ——“宋天玉,你不能这么对我,我爹和我娘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张画云,你可是被黑虎派抓走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你很快就死了,死无对证,谁知道我害了你?舅舅和舅母依旧把我当成最疼爱的外甥女呢。”

    ——“宋天玉,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那就不好意思了,你连鬼都做不了了。因为你的鬼魂会被困在阵法里,做别人的奴隶!”

    “云儿,你快醒醒。”张煌天焦急地喊道。

    张画云终于从那噩梦般地回忆里醒神,狰狞的脸渐渐恢复那清俊的模样。

    “宋天玉,她居然这样对我的孩子!我还真是蠢,就这样被她骗了十年!”张煌天的脸上也充满了怒意。

    父子俩都陷入了巨大的仇恨里,恨不得将宋天玉碎尸万段。

    但是,宋天玉明显知道事情即将败露,所以逃跑了。

    张画云的眼眶发红:“竟然让她逃了!”

    张煌天也道:“逃得真快!”

    父子俩都处在巨大的仇恨无法发泄的郁闷里。

    噔噔噔。

    脚步声响起。

    三人转头看去,就看到萧默寒正提着一个人走来。

    砰!

    那人直接扔在了张氏父子的面前,正是宋天玉!

    宋天玉本来想着赶紧逃走,离开黑耀城,让张氏父子再也找不到她的时候,一人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

    宋天玉想求饶,男人直接封住了她的嘴,将她提了起来。

    看着张氏父子仇恨的眼神,宋天玉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

    宋天玉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本来是想借黑虎派的手杀死秋明月,没想到结果居然是她多年前做的一桩恶事被揭露。

    如果时间倒流,再做一次选择,宋天玉觉得不会选择这个法子来对付秋明月。

    自作孽,不可活!

    张画云的脸已经完全扭曲了,形容可怖地瞪着她,身上散发着极其冰冷的气息。

    “画云,弟弟,当年的事我是有苦衷的,都是那黑虎派的土匪害的。我们是姐弟啊,你别怪姐姐好不好?”

    “宋天玉,当年你串通黑虎派,夺走我的灵力,将我的魂魄封印的时候,可曾想过我是你的弟弟?当我娘因为这件事抑郁而终的时候,你可曾想过我是你的弟弟?”

    张画云步步紧逼,俊脸扭曲,狰狞可怕,身上冒着一股黑气。

    宋天玉坐在地上,往后退去,直到退到墙角,退无可退。

    张画云身上的黑气缠绕到了宋天玉的身上,那黑气逐渐收紧,勒住了宋天玉,又化为尖锐的刺,刺入她的身体里。

    “疼!好疼!”

    “啊!救命!”

    宋天玉的尖叫声和哀嚎声,传遍了整个地下室。

    “求求你,救救我。”

    “舅舅,你不是最疼天玉的吗?你不是说天玉就像你的女儿一样吗?”

    “秋明月,我错了,我不该害你的。我知错了,你放过我吧。”

    “画云,画云弟弟,我错了……啊!”

    所有人都冷漠地看着她,根本没有人会伸出手去救她。

    血,不停地流了出来。

    浑身,伤痕累累。

    灵力也一点点被吸干。

    就连魂魄,也被一股大力撕扯着。

    这就是宋天玉现在的感受。

    她的身体紧紧地缩成一团,这时,对于她而言,或许死亡是最好的解脱了吧。

    只是,死亡也变得那么难。

    在这漫长的折磨中,宋天玉终于闭上了眼睛。

    而张画云也变回了清俊的少年,站在张煌天的身边,乖巧可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