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张画云
    :

    刚刚那些恶鬼的煞气让萧默寒入魔的,秋明月虽然知道,但是男人朝着她举剑的时候,她还是很伤心。

    不过,看着男人小心翼翼到近乎卑微的样子,再看着他浑身都是血的模样,秋明月又觉得心疼。

    秋明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自己真是彻底栽在这男人手上了。

    不知道多少次有这种感觉了。

    秋明月伸手,刚想摸他的脸,男人突然闭上眼睛,倒在了她的身上,晕了过去。

    秋明月紧紧地抱住他:“默寒!”

    ……

    月寒佣兵团。

    阳光灿烂,微风吹开了窗子。

    “团长,您守了整整一夜了,身上全是处理的伤口,还是早些去歇着吧。”秦诺言不禁劝道。

    秋明月摇了摇头。

    秦诺言只能退下去,将门轻声合上。

    秋明月的脑袋靠在床边,盯着男人锐利俊朗的侧脸,闭上眼睛,悄然睡去。

    萧默寒醒来的时候,便看到她那张陷在被窝里的小脸微微发红,睡得正香。

    这姿势……

    他昏睡了多久?

    小丫头就这样守着吗?

    明明身上还有伤。

    说不要他,其实不过是气话吧。

    萧默寒心里觉得甜,又觉得心疼。

    萧默寒心念微动,从床上爬了起来,将她小心翼翼抱在了怀里,一起躺在床上,然后睁着眼睛看着怀里的人。

    他的眼神很柔软,怀里的人时真实的,空荡荡的心再次被充满了。

    当看到她脸上刚刚愈合的伤口时,萧默寒的神色便是一冷。

    他没有保护好这个小丫头,让小丫头受苦了。

    “小丫头,对不起。”

    秋明月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神清气爽,然后对上一双深邃凛冽的眼眸。

    “醒了?”

    萧默寒起身,用打好的水替她洗脸擦身,然后替她穿衣,粗糙的大掌滑过她的腰身,秋明月的脸微微发红,男人却自顾自地忙碌着。

    等穿好衣服,洗漱之后,男人就将她抱着出了房间,进了另外一间房间,那里面已经摆了一桌的饭菜。

    萧默寒坐着,没有放下她,而是让她坐在自己精壮的腿上,喂她吃饭。

    全程,秋明月都没有动过手,男人将她伺候得好好的。

    ……

    天玉佣兵团。

    “秋明月和萧默寒居然从黑虎派回来了。”有人道。

    宋天玉没有丝毫诧异:“是坐着马车回来的吗?”

    “团长,您怎么知道的?”

    “因为死了走不动啊,尸首只能用马车运啊。”宋天玉的眼眸有些得意,“只是萧默寒那么强,死了还真有些可惜呢。”

    “团长,您说的很有道理,据说当时那马车不停地滴血下来。”

    “我那舅父肯定伤心绝望了,我去安慰一下他。”宋天玉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张煌天实在太天真了,张画云被黑虎派掳走了,他还觉得张画云能活着吗?

    张画云死了,就没人知道当年发生的事。

    张府。

    萧默寒发现了黑虎派所在,张家也派了人跟去,但是最后仓皇归来。

    张煌天笑得有些艰难:“我还以为会有云儿的消息呢,没想到秋团长和萧副团长也……”

    “舅父,等我恢复了,就亲自上黑虎派一趟,至于秋明月和萧默寒,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本事,活该!”

    张煌天在那里发愣。

    他本来还以为能有云儿的消息呢,原来也只是白开心一场。

    “老爷,月寒佣兵团的两位团长求见。”侍从汇报道。

    张煌天持续发愣:“你是说秋明月和萧默寒?”

    侍从点了点头:“是的。”

    这一下,宋天玉比张煌天更震惊了。

    秋明月和萧默寒怎么还活着?

    他们去了黑虎派还能活着回来?!

    当秋明月和萧默寒完好无损地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宋天玉只能从巨大的震惊里回神。

    秋明月意味深长地扫了宋天玉一眼。

    宋天玉恶狠狠地瞪回去一眼。

    “两位没事,真是太好了。”

    秋明月道:“整个黑虎派已经被我们剿灭了。”

    “这件事,我已经听人汇报了,本来以为二位也凶多吉少。”

    什么?黑虎派居然被月寒佣兵团的人剿灭了?那他们会不会发现……

    不会的,张画云早就死了,当年的事不会被发现的。

    尽管如此,宋天玉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云儿……”

    “我们今日正是因为张画云的事而来。”秋明月道。

    她心里有些愧疚。

    那个小男孩救了她一命,但是为了救萧默寒,她将所有的长明灯都灭了,根本不知道那一盏是张画云的。

    此时的张画云,肯定已经灰飞烟灭了吧。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将张画云的尸骨带回来,好好安葬了。

    “张老爷和我们去黑虎派走一趟吧。”

    黑虎派。

    地下室。

    长明灯已经灭了,之前那种阴森森的感觉也消失了。

    无数棺木里躺着无数白骨,棺木上贴着一张白幡,上面写着死者的生辰八字。

    张煌天就在里面一个一个找。

    “云儿,你在哪里?”

    “爹来找你回家了。”

    “你最怕黑了,躺在这里,肯定很难受吧。”

    宋天玉看到这些尸骨的时候,也松了一口气。

    恶鬼阵已经破了,张画云也该魂飞魄散了。

    宋天玉也装模作样开始找了起来。

    “画云,你在哪里?姐来找你了。”

    秋明月和萧默寒就在一旁看着,许久过去,张煌天突然叫了一声,里面混杂着欣喜与痛苦。

    “画云!云儿,我的儿啊!”

    只见张老爷怀里抱着一具小小的白骨,小心翼翼,犹如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

    秋明月走了过去。

    “张画云很爱你这个父亲,他死了,也不想你伤心,还让我告诉你,他只是遇到奇遇去历练了。”

    “云儿,他自小就乖巧。”

    张老爷的眼泪不停落了下来,一滴滴地落在白骨上,声音哽咽起来,变成了痛苦的呜咽声。

    他最后一丝希望消失了,这辈子,终究还是不能再看到云儿了!

    “舅父,逝者已矣,还是让画云入土为安吧。”宋天玉道。

    “爹。”

    张老爷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爹。”

    又是一声。

    张老爷抬起头,就看到穿着一身白衣的少年郎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那般陌生,又那般熟悉。

    他无数次幻想过云儿还活着时候的样子,大抵就是这样的。

    “云儿……”张老爷难以置信地叫了一声。

    宋天玉的表情已经惨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