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比鬼更可怕
    :

    “副团长小心!”

    月寒佣兵团的人不禁大喊道。

    他们屏住呼吸,心都要提了起来。

    噗!

    大当家的刀砍在了萧默寒的肩膀上,顿时砍下了一个豁口,鲜血飙了出来!

    中了!

    大当家一喜。

    萧默寒的眉头都没皱一下,仿佛那一刀根本就不是砍在他身上!

    下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萧默寒的身上散发出来,直接将大当家连人带刀都震了出去!

    萧默寒朝着大当家走去,犹如修罗一般,他每走一步,脚下都会留下一道血痕。

    大当家坐在地上,下意识地往后退。

    这男人太强了,他必须拿出绝技了!

    “你和秋明月是夫妻,肯定想生死相随,我就成全你们。”

    大当家话音落,手在空中划出一个古怪的图案,下一瞬间,一股阴冷的风吹了过来,随之,无数扭曲的灵魂直接冲了过来,将萧默寒包裹在其中。

    那是一团白朦朦的雾气,根本看不清里面发生的景象。

    “哈哈哈,这可是老子含辛茹苦养了几十年的孩儿们,这力量可不是一般的强。孩儿们,好好享受,这强者的血更加美味吧。”大当家疯狂的笑道。

    大当家便是靠着这些恶鬼震慑黑虎派的人,这可是他的后招!

    吃了这修士后,他的孩儿们会更加强!

    这真是送上门的食物啊!

    而月寒佣兵团的成员们,此时脸上已经毫无血色了。

    团长没了。

    副团长也没了。

    早知道就不接这任务了,他们根本不是黑虎派的对手啊!

    “不行,我们得想办法救副团长!”

    “那些恶鬼太可怕了,副团长都对付不了,我们怎么可能救?”

    “那怎么办?保存实力,赶紧逃?”

    “不能逃,月寒佣兵团的成员守则就有一条,不能抛下队友。”

    “佣兵团都要没了,还管这些守则作甚?”

    “谁说这些守则没了的?”此时,一个掷地有声的声音响起。

    大家都忍不住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砍去,就看到浑身是血的一个人,长发披散下来,但是,确实是一个活人!

    成员们难掩激动:“团长!”

    团长居然没死!

    团长居然从那可怕的恶鬼群里逃了出来!

    乱成一团的队员终于找到了主心骨,没那么绝望了。

    “嘘!”

    那些人立即噤声。

    “副团长……”有人指向那白朦朦的一团。

    秋明月看着那一团,眼睛微微发红。

    默寒……

    默寒……

    她很想冲进去,但是正知道这些恶鬼的厉害,才不能冲进去。

    她没死,萧默寒夜不准死!

    ——大当家用阵法保住尸首养鬼。

    ——破坏了肉身,鬼魂也就散了。

    秋明月想到刚刚那小男孩的话。

    秋明月直接转身,朝着一个方向绕了过去。

    默寒,等我!

    秋明月在复杂的黑虎派之间穿梭着。

    所有人都聚集在门口处,所以里面没什么人,秋明月在里面大摇大摆地走着。

    “大当家的房间在哪里?”秋明月抓住一个人。

    那人指了一个方向。

    秋明月直接扭断了那人的脖子,朝着他指的方向走去。

    很快,秋明月就找到了大当家的房间。

    巨大的房间,十分奢华,那养尸首的阵法在哪里?

    秋明月深吸一口气。

    冷静。

    她必须冷静,才能救默寒。

    这是大当家的底牌,他肯定会藏得十分好,而重要的东西,一般都会藏在卧榻之侧。

    秋明月走到了大当家的床边,冷着眸扫了一圈,最终在墙上一块微微凸出的砖上按了一下。

    轰!

    一声响动,脚下的地板就裂开了,出现了一个缝隙。

    秋明月从那缝隙上跳了下去。

    里面黑漆漆的一片,秋明月点了烛光,照亮了四周。

    她用灯烛照亮了脚下的地,寻着光亮的地方走,这些地方,说明它的主人踩得多,避开了机关。

    走过了一小段路,眼前豁然开朗,面前是一个巨大的空间,空间里阴森森的,点着无数盏长明灯,每个长明灯都对应了一座棺木!

    这便是控制恶鬼的阵法所在。

    怎么破除阵法?

    “丫头,这是恶灵阵。”就在这时,秋明月的脑海里,一个声音响起。

    “这个阵法怎么破解?”秋明月连忙问道。

    魇兽沉默片刻,小奶音再次响起:“这些长明灯代表的就是尸身不腐,只要灭了这些长明灯……”

    魇兽话音落,秋明月就开始灭灯。

    “丫头,我的话还没说完,这破阵看似简单,但是长明灯要一盏一盏灭,你知道这里有多少盏灯吗?!这可不是简单的事!”

    秋明月脸色变都没变,直接脱下衣服,一盏一盏扑过去。

    “我只知道,每灭一盏,默寒受到的伤害就会少一点。”

    一盏,又一盏。

    秋明月手下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她的手烧焦了,伤口再次崩裂开来,鲜血一滴一滴落下来,这些,她似乎都没有感觉到。

    “丫头,你这样下去不行。”魇兽忍不住叫道。

    这丫头本来就受了重伤,再这样下去,可能有性命之忧!

    秋明月却像完全没听到他的话一般,一盏一盏地扑着!

    魇兽只能叹了一口气。

    自古情关难过,没想到这霸道地无所畏惧的丫头,也会有这么一关……

    黑虎派,大门。

    “大当家,这吃得有点久了啊。”

    “你懂什么?这越是美味的,我的孩儿们就越要慢慢享受。”

    “那男人刚刚杀人的时候跟个修罗似的,却根本不是大当家的孩儿们的对手!”

    “那是,大当家的宝贝,那可是天下无双的厉害。这两人不识好歹,就让他们好好尝尝!”

    黑虎派的人议论纷纷道,说着便‘哈哈’大笑起来,尽情地享受着被恶鬼啃噬的人的痛苦!

    过了一会儿。

    “那白色的雾气似乎淡了一些?我好像看到里面的影子了?”

    雾气就是鬼魂,雾气淡了,就意味着鬼魂的力量变弱了。

    “不可能的!”大当家道。

    吃了美食,鬼魂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强大!

    但是渐渐的,大当家的脸色就变了。

    那雾气越来越淡,里面的人影彻底清晰起来。

    男人浑身是血,但是依旧直挺挺地站着。

    男人突然挥动手里的剑,直接将那雾气割开了一个豁口。

    “啊!好疼!”

    “救命!”

    顿时,鬼魂的哀嚎声不绝于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