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机关兽之争
    :

    小兽不再伪装柔弱,而是露出狰狞的獠牙,朝着秋明月扑了过去。

    秋明月闪身,刚好躲过了它尖锐的爪子。

    小兽再次跳起来,朝着她发起攻击!

    秋明月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砰!

    小兽狠狠地摔在地上,感觉身上的骨头都碎裂了一般。

    该死的人类!

    小兽从地上爬了起来,嘴里含着青色的果子,朝着秋明月吐了过去。

    它这果子,不仅速度快,而且有毒,这可是它的秘密武器!至今还没人能逃脱的了它的神秘武器!

    秋明月闪过,那青色的果子直接射在一棵树上,钻进了树干里!

    噗!

    噗!

    噗!

    小兽不停地吐着,秋明月不停地躲着。

    秋明月从空间里拿出一枚坚硬的玄铁,直接挡住了密密麻麻的青色果子,那些果子被反弹了回去,如青色的雨珠一般!

    小兽不由得瞪大眼睛。

    它猛地朝着一旁跳了过去,一颗青色的果子还是射进了它的腿上,顿时,血流如注!

    它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自己的秘密武器所伤!

    血流的越来越多,小兽伸出舌头舔着,很快,整张嘴巴都红了。

    呜呜呜。

    好疼。

    小兽呜咽着,这时不是伪装了。

    秋明月走了过去。

    坏蛋人类!

    小兽想要躲开,但是小小的身体直接被提了起来。

    秋明月拿出一枚丹药,碾成碎粉,放在了它的伤处。

    “嗷!”小兽的叫声格外凄厉。

    好疼!

    这坏蛋人类明显是在折磨它!

    过了一会儿,那极端的痛苦才退去,连带着刚刚那被刺穿的痛苦也没了,小兽不由得垂下脑袋,就发现自己的伤口止住了血。

    咦,这人类居然帮它?

    小兽抬起脑袋,看着眼前的人类。

    秋明月微微一笑:“不用谢。”

    “嗷!”小兽身上的毛顿时炸开了。

    谁要谢你?!

    谢也不是不可以,至于谢法……

    小兽的眼珠滴溜溜地转着,瞪了秋明月一眼,尖锐的牙齿就要咬向她的手……

    咔嚓!

    那瞬间,秋明月直接把它的下巴卸了。

    小兽的爪子朝着秋明月的脸抓去,秋明月迅速用绳子将它的四肢捆到了一起。

    被卸了下巴且五花大绑的小兽:“……”

    这人类……

    这人类太凶残了!

    小兽的脑袋一下耷拉下来,它大概是真的遇到克星了。

    “呜呜呜。”小兽开始求饶。

    秋明月将它的下巴装了回去。

    “小畜生,你要是再敢咬我,我就把你的牙齿拔了。”秋明月笑眯眯道。

    小兽只觉得背后一寒,缩了缩脑袋,乖乖地窝在秋明月的怀里。

    这女人笑眯眯的样子,可比其他人龇牙咧嘴可怕多了。

    “这不是普通的畜生,而是机关兽。”萧默寒从树丛里走了出来,看着秋明月怀里的小兽道。

    秋明月来追的时候,萧默寒其实已经追了上来。她和小兽斗智斗勇的过程,也落在了他的眼里。

    只是,他知道小丫头好强,不想藏在他的羽翼之下。若非必须,他是不会出手的。

    “机关兽?”秋明月看着那黑漆漆的一团,“这么丑?”

    小兽:“呜。”

    没眼光!

    “机关兽,是异兽里的一种,不是灵兽,不会有灵力,但是很擅长设置机关,喜欢戏弄人类。机关兽在黑耀城这种灵力受制的地方很受欢迎,是无数人争夺的对象,对于唐家来说,也绝对不是宠物那么简单。”萧默寒道。

    小兽不由得抬起脑袋,看了萧默寒一眼。

    终于来了一个识货的人类。

    萧默寒将它从秋明月怀里抱了过来。

    小兽不由得直起了腰,傲慢地看了萧默寒一眼,等着这个人类来侍奉它。

    萧默寒抓着它脖子上的皮毛,看了一眼:“是挺丑的,还很脏。”

    萧默寒说完,就直接将它扔进了水里。

    “……”

    “嗷呜!”

    小兽在水里起起伏伏,快要被淹死的瞬间,有一只手将它从水里提了起来。

    萧默寒用灵力将它身上的皮毛烘干,弄干净了,才给了秋明月。

    秋明月抱了过去。

    白色的小团子,眨着水汪汪的两只大眼睛,总算没那么丑了。

    “走,回去交差。”秋明月抱着小团子,朝外走去。

    秋明月和萧默寒没走两步,突然有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秋明月,站住,把小兽还给我!”

    宋天玉指着秋明月怀里的小兽,大声道。她身后跟着几百人的队伍,可谓气势汹汹。

    她追着小兽而来,发誓一定要把这嚣张的小兽逮住,追来后却没想到居然看到这一幕景象!

    秋明月居然把那小兽抱在怀里!

    居然被秋明月抢了!

    宋天玉快气死了,这小兽明明是她的!

    “这小兽是我逮住的,怎么变成你的了?”秋明月莫名其妙道。

    “是我先看到的,你看到我脸上的伤了吗?都是这小兽弄的!”宋天玉道,展示着自己脸上的伤口,“秋明月,你身为团长,怎么能乱乱抢别人的东西?”

    “它抓你,就说明它不喜欢你啊。再说,你看到了就是你的了?那你身后的那些人我都看到了,他们就是我的人了吗?”秋明月慢悠悠道。

    宋天玉气得脸色通红。

    “秋团长,现在月寒佣兵团也是有名望的佣兵团了,行事也该以理服人,总是这样霸道行径,怎么担得起这第一?”孟演拉住了宋天玉道。

    “是啊,那小兽本来就是我们发现的,怎么能明目张胆的抢呢?”

    宋天玉将怒气压了下去:“秋明月,之前有些事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但是希望你行事公正一些,这小兽确实是我们的。”

    秋明月嗤笑一声,根本不想理会她。

    “秋明月,这是你逼我们的!我们本来不想动手的,免得说我们以多欺少,但是你三番两次不讲道理,我们只能以暴制暴了!”宋天玉冷着脸道。

    “要打就打,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秋明月道。

    宋天玉一挥手,天玉佣兵团的人就上来,将秋明月和萧默寒围在中间。

    “我一个人对付萧默寒,你们只要把小兽抢回来就行了。”

    宋天玉说完,就朝着萧默寒攻了过去。

    剩下的几百人,将秋明月围在中间,同时攻了上去。

    宋天玉冷笑,秋明月,就算你再厉害,也打不过我佣兵团的几百人。

    让你乖乖将小兽交出来不交,简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