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第一个成员
    :

    月寒佣兵团。

    院子里冷冷清清的。

    秋明月手里拿着报名册,上面依旧是空荡荡的。

    黑耀城的佣兵团太多了,根本没有人对一个新建的佣兵团感兴趣。没有成员,就没法接任务……

    她秀气的眉头皱起,手托着下巴,在思考一个问题——究竟怎样才能招到人呢?

    这个问题,她已经思考了整整一天了,眼看着太阳都要下山了。

    秋明月的面前突然投下一道暗影。

    秋明月抬头,就看到一个人站在她的面前。

    “莫瓴。”秋明月道。

    莫瓴浑身都是冷峻的少年气,声音也是阳刚腔圆:“我要加入你们的佣兵团。”

    惊喜来得太快,秋明月差点反应不过来。

    一天一个人都没有招到一个人,现在一来就是一个这么好的苗子,秋明月能不高兴吗?

    秋明月立即让莫瓴签了字,滴了一滴血滴在报名册上,这才放心。

    秋明月问:“为什么要加入我们佣兵团?”

    莫瓴的话没有丝毫掩饰:“因为可怜你啊。”

    因为可怜你。

    可怜你。

    你。

    秋明月没想到自己还有被可怜的一天。

    ……

    天玉佣兵团。

    黄昏。

    宋天玉和孟演坐在一起吃晚膳。

    监视月寒佣兵团的人就在这个时候来报。

    孟演看着他:“今天一天,月寒佣兵团都颗粒无收吧。”

    宋天玉道:“肯定没有傻子送上门去。以后有人加入月寒佣兵团再来汇报,没人加入就算了。”

    “哈哈哈,团长,那你恐怕永远看不到小五了。”

    小五正是监视月寒佣兵团的人。

    宋天玉和孟演说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并没有看到小五急切的表情。

    小五道:“团长、副团长,今天有个人加入月寒佣兵团。”

    宋天玉的筷子落在了地上。

    她的表情十分震惊。

    什么?

    居然真的有傻子?

    空气有瞬间的寂静。

    孟演打破了这寂静:“那加入月寒佣兵团的不会是乞丐吧,想加入月寒佣兵团混口饭吃吧?毕竟,佣兵团必须提供给成员食物。”

    孟演话音落,宋天玉的表情稍微好看了一些。

    小五道:“是……是鬼刀手莫瓴……”

    这一下,连孟演都不淡定了。

    鬼刀手莫瓴是谁?

    他能单挑人家整个土匪寨子,是一个强者,是无数佣兵团的争夺对象。

    但是他独来独往,从来不加入任何佣兵团。就连天玉佣兵团曾向他发出橄榄枝,也被他拒绝了。

    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居然加入了月寒佣兵团!

    莫瓴是疯了吗?

    震惊之后,宋天玉涌现出浓烈的嫉妒。

    秋明月凭什么这么好运?

    “天玉,这未必不是好事?月寒佣兵团势单力薄,却招了莫瓴,肯定会被其他佣兵团嫉恨和排斥,这只能加快月寒佣兵团的解散呢。”

    ……

    月寒佣兵团。

    整整两日了,报名册上依旧是一个名字,连一个来询问的都没有。

    莫瓴道:“我有一个办法,能招到人。”

    秋明月看向少年:“什么办法?”

    “去天玉佣兵团的外面捡漏。”莫瓴道。

    “捡漏?”

    “对,天玉佣兵团负责报名的叫阿谷浑,这人身上带着妖的血统,力量强大,宋天玉很看重他。但是,阿谷浑有个癖好,就是贪财。两个人,要是有一个人给阿谷浑塞了好处,另一个没有塞,那没有塞的即使输了,阿谷浑也会留下他。因此,有一些人才可能被埋没,我们就是捡这个漏。”

    秋明月眼睛一亮。

    “聪明,莫瓴,给你记一功。”

    ……

    天玉佣兵团。

    报名现场。

    一人坐在那里,他身形强壮,坐在那里,像一座小山一样强悍,正是天玉佣兵团的报名选拔官阿谷浑。

    天玉佣兵团的选拔方式就是比赛,将报名的人统一安排在一天进行比赛,十个里面选一个。

    朱乐心和钱飞飞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们已经打败了八个人,只要打败对方,就能进入天玉佣兵团了。

    钱飞飞身形矮小,力量上虽然不如朱乐心,但是极为灵活。

    朱乐心有力的拳头砸下去,每一次,力量都会被四两拨千斤给化解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钱飞飞逐渐占据了优势。

    他看准时机,用尽最后的力气,一下跳到朱乐心的背上,一拳就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砰砰砰!

    钱飞飞砸了几拳,终于将朱乐心砸得倒了下去。

    朱乐心两眼翻白,败势已定,钱飞飞便放松了下去,半蹲在地上,用力喘息着。

    汗液混杂着热血,钱飞飞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浑身都是伤,动一下就觉得钻心的疼。

    但是,他能加入天玉佣兵团了!

    这些痛苦都是值的!

    “胜利者,朱乐心,可加入天玉佣兵团。”阿谷浑道。

    钱飞飞难以置信地抬起了头,看向阿谷浑,不是他赢了吗?为什么阿谷浑说朱乐心赢了呢?

    朱乐心现在还在昏迷中呢!

    “阿谷浑队长,是我赢了,我打赢了他!”钱飞飞忍不住叫道。

    阿谷浑扣了扣耳朵:“哦?那我怎么看到是朱乐心赢了呢?”

    阿谷浑说着,手里就抓了一把黑晶,放在手里把玩着。

    这就暗示了朱乐心给了好处,他没有给!但是他上有老下有小,身上根本没有一个多余的黑晶,怎么给好处?

    钱飞飞叫道:“阿谷浑,你不能这样,我才是胜利者!”

    “扰乱报名秩序,钱飞飞,取消永久性报名的资格。你,永远不来报名加入天玉佣兵团。”阿谷浑说着,就转身离开了。

    “我没有!是我赢了!你不能这样啊!”

    他赢了,不仅没有进入佣兵团的机会,还要取消永久性报名的资格,断了他最后一丝希望!

    他好不甘!

    没有人理会他不甘的怒吼。

    钱飞飞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天玉佣兵团。

    “明明是我赢了的。”

    “明明是我该加入天玉佣兵团的。”

    “为什么?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钱飞飞说着,拳头就狠狠砸在墙上,身体慢慢地蹲了下来,一个大男人,竟然哭了起来。

    “你要加入我们佣兵团吗?”

    钱飞飞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就看到一个长相极为精致的姑娘站在他的面前。

    那姑娘的笑极为灿烂:“月寒佣兵团,你要加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