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认亲
    :

    秋明月浑身无力,动弹不得,灵力迅速从她身上迅速流逝,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紫冥夫人靠近!

    紫冥夫人身上的气质依旧淡雅如兰,但是此时,谁都无法将她当做悲天悯人的仙,因为她掌心的浓重杀意,甚至让人忘了呼吸!

    秋明月张了张嘴,喉咙卡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做出一个口型——

    “娘!”

    紫冥夫人的手眼看着就要拍下去,当看到这个口型的时候,她的身形突然一震。

    娘!

    她的心脏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抓着她的心脏。

    紫冥夫人脸色一变,一挥手,便形成了一个结界,将外面的一切都都隔绝了,根本看不到也听不到里面发生的事。

    “你说什么?”紫冥夫人沉声问道,眼睛紧紧地盯着秋明月。

    娇弱的小姑娘靠在那里,已经虚弱到了几点,毫无血色。

    紫冥夫人这才发现她根本说不出话,她心里莫名慌乱。

    紫冥夫人迅速掏出一颗丹药,让秋明月吃了下去。

    秋明月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语气淡淡道:“我说‘娘’。”

    “你也想冒充我的女儿,我已经找到她了。”紫冥夫人皱眉道。

    秋明月暼了她一眼,轻笑一声,带着轻蔑。

    “你笑什么?”

    秋明月道:“笑你蠢,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紫冥夫人眼神一凝,从来没有人跟她这样说过话。

    但是,这丫头这语气,她竟然一点不觉得反感。

    “不会错的。她身上有桃花图腾,这种图腾,只会出现在天玑府的后人身上。所以,锦溪绝对是我的女儿。”

    “可能是人为呢?世界之大,奇人无数。”

    紫冥夫人坚定道:“不可能!”

    秋明月的眼睛里闪耀着灵动的光彩:“不如我们来打个赌?”

    紫冥夫人清冷的眼眸里不自觉带上宠溺:“怎么赌?”

    “要是我能证明桃花图腾能够人为,那你给我两个进入仙灵界的机会如何?”

    紫冥夫人沉默了片刻:“好,丫头,你要怎么证明?”

    秋明月直接将自己的衣服扯了下来,露出白皙光滑的肩膀:“因为我这里也有一幅桃花图腾,你不信可以试试。”

    理智告诉紫冥夫人,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她的手已经不受控制地伸了出去,掌心对着秋明月的肩膀,一道光芒从她的掌心散发出来,将她的肩膀照亮了。

    “呵,丫头,你还骗我。”

    她就说不可能的,她还试,也真是傻了。

    紫冥夫人的手掌刚要收回来,那白皙的肩膀上突然出现一朵模糊的桃花,桃花渐渐清晰起来,颜色越来越艳丽,桃花枝向四周蔓延,很快出现了一幅完整的桃花图腾。

    紫冥夫人的脸色猛地变了,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两幅桃花图腾……怎么可能?”

    “怎么会这样?你这丫头说得居然是真的。”

    “那究竟谁是我的女儿?”

    紫冥夫人低声囔囔道。

    秋明月道:“我赢了。紫冥夫人,请兑现你的承诺吧。”

    仙灵界是萧默寒梦寐以求的地方,那男人要是知道她搞到了仙灵界的门票,肯定会开心地搂搂抱抱举高高。

    秋明月想着那男人失态的样子,竟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告诉他这件事。

    “桃花图腾可以造假,但是血缘不可以!”紫冥夫人道。

    她说完,手里突然多了一把银色的利刃,朝着秋明月刺去!

    秋明月:“……”

    紫冥夫人,你好歹也是堂堂仙灵界天玑府的主人啊,怎么能干这种赌输了就杀人灭口的事呢?

    利刃破空,从秋明月的手臂上划过,留下一道红痕,那红痕瞬间愈合,而利刃上却多了一滴血,漂浮在空中。

    秋明月知道,那就是自己的血。

    紫冥夫人如法炮制,很快,她的一滴血也漂浮在空中。

    两滴血被无形的引力拉着慢慢靠近,最后融为一体。

    紫冥夫人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丫头,这才是自己的女儿。

    她此时一阵后怕,要是刚刚自己那一掌拍下去,那就真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了。

    但是,一想到自己将亲生女儿弄成这样,紫冥夫人便觉得十分愧疚。

    她将身上最好的丹药都拿出来给秋明月。

    秋明月的眼睛亮晶晶的,天玑府不愧是天玑府,这些丹药和她上辈子所见的丹药品级差不多,都是玄沧大陆上不可能有的。

    秋明月抓了一把,吃了两颗,其余全部藏了起来。

    紫冥夫人看着她那抢食的小模样,忍不住一笑,又抓了一把。直到她彻底把自己的兜掏空。

    “秋明月……丫头,你是叫这个名字吗?”

    秋明月点头。

    “皎皎明月,确实是好名字。丫头,你恨我吗?”紫冥夫人摸着她的脑袋,问道。

    “不恨……但是你犯蠢的时候,确实有点恨。”

    “因为我坚信桃花图腾不可伪造,毕竟,玄沧大陆根本不可能有知道这件事的人,现在想来,是我轻敌了。丫头,树大招风,现在的天玑府,就处在这个境地,他们居然用南宫锦溪来冒充你……”紫冥夫人的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她起身,背对着秋明月,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就像在做着一个重要的抉择。

    半晌后,她转头,深深地看了秋明月一眼。

    “明月,我决定将计就计。我现在将你带回天玑府,我无法确保能完全保证你的安全,现在的你,在那高手林立的残酷世界,也根本无法自保。你一旦有了什么危险……我不能接受再次失去你了。”

    秋明月道:“我一靠近你,就觉得有一股危险。”

    真是个敏感的小丫头。

    紫冥夫人点了点头:“我身边的那些人,就连我自己也分不清哪些是我的人,哪些人是其他人的眼线。天玑府里,同样危险重重。我的女儿,肯定会引来各方势力的觊觎。我不想你有什么危险,既然有人送上门来做替身……”

    秋明月的目光和紫冥夫人的目光相碰,那一瞬间,秋明月瞬间理解了她的想法。

    让南宫锦溪做炮灰,替她抵挡火力。

    偏偏南宫锦溪还以为自己捡到什么大便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