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南宫锦溪的阴谋
    :

    南宫锦溪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秋明月诧异地看着她,心里充满了疑惑。

    南宫锦溪像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转头朝着她看去,脸上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宛若一个胜利者。

    南宫锦溪走进了珠帘。

    面前,是一个面戴轻纱的女子,那双眼眸淡淡的,无悲无喜,如仙人一般。

    南宫锦溪走到她的面前,恭敬道:“紫冥夫人。”

    “夫人,这姑娘挺有教养的,不像前面几个,一看到您就扑到您的脚下,那副想要一步登天的嘴脸,真叫人恶心。”

    说话的是紫冥夫人身边的一个中年妇人,她叫怜娘,在紫冥夫人身边伺候多年,地位超群。也只有她敢在不苟言笑的紫冥夫人随便品评人了。

    紫冥夫人温和的眼神在南宫锦溪的身上流淌着。

    “到我的面前,褪下衣服。”紫冥夫人道。

    南宫锦溪乖巧地蹲在紫冥夫人的面前,将衣服脱了下来,露出白皙的脊背,肩膀往下形状优美,洁白无瑕。

    紫冥夫人伸出手,一道金光从她的掌心散发出来,映照在她的肩膀上。

    渐渐的,一朵鲜艳的桃花印在她的肩膀上,渐渐清晰……

    紫冥夫人平淡无波的眼眸突然有了身材,里面闪耀着欣喜的光芒!

    桃花印记!

    只有天玑府的传人才可能有的桃花印记!

    那肯定是她的女儿了!

    这么多年了,整整十六年了,她每一日都在思念里度过,现在终于被她找到了。

    紫冥夫人直接抱住了南宫锦溪,将她紧紧地抱进了怀里。

    “我的女儿!”

    在紫冥夫人看不到的角度,南宫锦溪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充满得意。

    从这一刻开始,她就是天玑府的少主了,从此,她将是高高在上的辰星,而真正的天玑府少主秋明月,将会成为她眼里的蝼蚁,碾压致死。

    怜娘和南宫锦溪的视线碰了一眼,带着异样的光芒,仿佛早就相识。

    “恭喜夫人!恭喜夫人寻回小主子!”怜娘连忙道。

    说着,就朝着南宫锦溪跪了下去。

    珠帘外,守着的几位白衣女子,听到里面的动静,也都同时跪下去。

    紫冥夫人寻回女儿了!

    “我就说嘛,那么美的姑娘,肯定是紫冥夫人的女儿。”

    “散了,都散了吧,你们这些人是没戏了。”

    秋明月站在人群里,被人往后推着,赶下了广场。

    南宫锦溪居然是仙灵界的人,紫冥夫人流落在外的女儿!

    “我要见紫冥夫人。”秋明月大声道。

    “都说了紫冥夫人已经找到女儿了,你就别痴心幻想了。”

    “我不是想认亲,是想问紫冥夫人一个问题。”秋明月道。

    那人直接推了秋明月一下:“滚!”

    只是,他刚碰到秋明月,身体就狠狠地摔了出去!

    外面的动静惊动了紫冥夫人。

    紫冥夫人的情绪已经稳定了,目光从面前的少女身上移开,问道:“外面怎么回事?”

    “夫人,有个姑娘硬要见您,您已经找回小主子了,我们会将她赶走的。”

    紫冥夫人本来想点头的,但是却鬼使神差道:“让她进来吧。”

    秋明月一掀开珠帘走进来,目光就和南宫锦溪相碰了。这两个宿敌相见,自然是分外眼红。

    南宫锦溪恶狠狠地瞪着秋明月,秋明月也不甘示弱。南宫锦溪却一下躲到了紫冥夫人的身后:“娘亲,我怕……”

    紫冥夫人握住了她的手,柔声安慰道:“别怕。”

    秋明月看着她们这样母女情深的样子,觉得分外刺眼。

    南宫锦溪给了怜娘一个眼神,怜娘立即道:“小主子,您怎么怕这位姑娘啊?”

    南宫锦溪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娇柔的小脸上有一丝害怕,身体不自觉地发着抖:“娘,怜姑姑,她叫秋明月。秋明月在朝月就有凶悍之名,看谁不顺眼就会打一顿。我和她一起在乾坤学院上学,我和御兽院的御院长青梅竹马,她喜欢御院长,就一直折磨我,差点将我折磨致死,然后又将我赶出了乾坤学院。我差点死掉,但是模模糊糊间,一直有人叫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现在想来,那个人就是娘了。”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小主子现在是有靠山的人了,你再这样欺负小主子,夫人和天玑府都不会放过你的!”怜娘立即道。

    在秋明月出现的那一刹那,紫冥夫人的心里涌现出异样的情绪,对她产生本能的好感。但是,再听完南宫锦溪的话后,那好感就自然退却了一些,眼神有些凉。

    一个欺负自己女儿的人……

    “锦溪,别怕,娘在这里,没人敢对你怎样的。”

    “娘,你狠狠教训她好不好?”

    “好。”

    南宫锦溪看向秋明月,眼睛里露出得意的笑。

    她心里其实已经开心极了。

    她抢了本该属于秋明月的东西,还让她们母女相残。

    一想到秋明月即将死在她娘的手里,南宫锦溪就觉得分外开心,心里对秋明月的恨意终于得到了释放。

    秋明月站在那里,这么久没见,南宫锦溪果然还是个戏精啊。

    “南宫锦溪,我懒得看你演苦情戏。我是来找紫冥夫人的,我想问紫冥夫人一个问题。”

    秋明月说着,就从空间里取出一样东西。

    那是一把锁,上面刻着桃花。

    “桃花是天玑府的象征,我想问问紫冥夫人,认识这把金锁吗?”

    紫冥夫人看着那把金锁,不禁愣了一下:“这是当年,我为女儿准备的见面礼。侍女将女儿带走的时候,我让她把金锁也带走了。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紫冥夫人说着,就看向了秋明月。

    “娘说,这是我出生时,就戴在我脖子上的。”秋明月道。

    南宫锦溪的脸色一变,手下意识地握成了拳。

    她没想到秋明月还有这么一招!

    她本来打定主意,紫冥夫人在认了她之后,就不会再去验证其他人了。

    现在,秋明月手里拿着金锁,紫冥夫人会不会怀疑她的身份,再去验证秋明月呢?

    她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