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母女团聚
    :

    秋明月和萧默寒从鬼狱离开后,休整了一日,就立即朝着朝月城出发。

    秋明月怎么没想到,一回来,就发生了这样的大事。

    秋明月一回到国公府,秋瀛立马就跪在了她的面前。

    “主人,奴没用!没办法保护夫人!”秋瀛充满愧疚和自责,“夫人要是有个不测,奴就给夫人陪葬!”

    秋明月这才知道皇帝病逝、夜丹阳继位成为女皇帝的事,并且在这之前,母亲还被招进了宫。

    这明显就是一场宫变,母亲危险了!

    秋明月和萧默寒便立即赶到了朝堂上,便有了现在的一幕。

    夜丹阳忍不住尖叫出声:“秋明月,你怎么还活着?!夜如绣没有杀了你吗?”

    秋明月会想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想起夜如绣是谁。

    “你是说她啊,她坟头的草估计都有一尺长了,难为你还记得她。”

    什么?秋明月杀了夜如绣?

    夜如绣进乾坤学院那么多年了,可是乾坤学院的老资格,怎么可能死在秋明月这个新生手里?

    但是,秋明月没死,而且还活得好好的,是不争的事实!

    夜丹阳的表情变了几遍。

    沈夜荷的心机深沉一些,她站在夜丹阳的身边,脸上挂着优雅的笑:“多谢摄政王来参加新帝的登基仪式,摄政王忠心耿耿,是大岳的栋梁,新帝登基,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萧默寒根本懒得理会她,阴森的目光直接看着龙椅上的夜丹阳:“滚下来。”

    沈夜荷的脸色不禁一变:“摄政王,陛下病逝,传位于新帝,新帝是陛下子嗣,而且有圣旨为证,你不服从新帝,是想造反吗?!”

    萧默寒冷笑了一声:“本王将你们赶下来,并非造反,而是击杀反贼。夜丹阳本来已经被贬为庶人,你也被赐死,怎么第二日就成了陛下病逝,夜丹阳做了皇帝呢?傻子都能想通其中的蹊跷。”

    萧默寒简直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他们也是这样觉得的,但是他们不敢说啊,一说,就会被沈夜荷和夜丹阳诛杀。

    一个大岳,居然被两个恶毒的女人把持了,还无人敢言!

    “好啊,摄政王谋反,来人,快把这反贼诛杀了!”沈夜荷大声吩咐道。

    但是没有人听从她的命令。

    沈夜荷发现,她竟然低估了摄政王在大岳的位置,这哪里是权倾朝野,简直就是超越帝王了!

    称帝还是称臣,一切都在摄政王的一念之间!

    “我娘呢?”秋明月问道。

    “你娘?你娘当然在我手中,你要是不听话,她可就惨了。”沈夜荷笑道。

    她对付不了摄政王,但是总能对付秋明月这小贱人吧。摄政王这么在意这小贱人,或许可以……

    “萧默寒,你要是不听话,本宫就割掉沈千柔的手脚,把她做成人彘!”沈夜荷威胁道。

    “交出千柔夫人。”萧默寒冷声道。

    哟,看来沈千柔还真有点用处哦。

    虽然是一具尸体了,还能用来威胁人。

    “萧默寒,跪下来。”沈夜荷道,“只要你跪下来,本宫立即放了沈千柔,让你们一家人团聚。”

    “不必了,我自己来。”此时,殿外,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沈夜荷目光望去,接下来,她整个人都震惊了。

    因为站在那里的居然是沈千柔和夜鸿熹!

    自己不是杀了他们吗?

    就算他们苟延残喘,又是怎么从自己的守卫里逃出来的?

    沈千柔直接和她对视着,手里抓着一把丹药:“是不是很好奇我们为什么安然无恙?你的那些伤口,只要服下两粒丹药就能解决,至于那些护卫,我们当然是杀了啊。”

    夜鸿熹的脸上露出温柔的表情。

    他本来以为他和千柔都会死在那里,他想和千柔在一起,但是他舍不得千柔死啊。出乎他意料的是,本来奄奄一息的沈千柔,在沈夜荷离去后,突然睁开了眼睛,转瞬就止住了血,还给他吃下了丹药,两人的伤口好了,身体里的灵力也暴涨起来。

    千柔,每次都叫他刮目相看呢。

    “沈夜荷,正如你所说,不到最后,永远不知道谁是赢家,我现在就把这句话还给你!”

    夜鸿熹道:“沈夜荷和夜丹阳试图谋害朕,逼宫篡位,那圣旨也是强迫朕写下的,请摄政王诛杀反贼!”

    沈夜荷的脸上一下呈现出颓败的神色。

    完了。

    她的喜悦,只持续了短短一日,接下来将跌进无尽的深渊。

    萧默寒一挥手,他的人很快冲了上去,与沈夜荷的人打斗了起来。

    秋明月直直地看着沈千柔。

    她不在的日子里,娘似乎挺好的,脸色好看了很多,身上的死气沉沉消失,整个人都变得神采飞扬起来。

    秋明月看着沈千柔的时候,沈千柔也在看着秋明月。

    她的女儿,她的女儿似乎成熟了,也更漂亮了,眉目之间透着一丝妩媚,也更强大了,强大到她难以理解的程度……其实,变漂亮也好,变强也罢,只要明月好好活着,一切都好。

    “娘。”

    “明月!”

    两母女紧紧地抱在一起,在这刀光剑影中,紧紧相拥,仿佛谁都不能将她们分开一般。

    沈夜荷和夜丹阳被诛杀,还政于夜鸿熹,一场夺宫之变,就以这样的闹剧收场。

    ……

    秋明月陪着沈千柔说着话。

    两个高大的男人,站在院子中,相视一笑。

    夜鸿熹道:“明月,是个好姑娘。默寒,你确实有福了。”

    萧默寒一点不谦虚:“我确实有福。”

    夜鸿熹等着萧默寒礼尚往来,结果对方一直不说话,他只得道:“千柔也很好。”

    萧默寒道:“陛下也有福。”

    夜鸿熹咧开嘴笑了,很快又闪过一丝落寞的表情。

    “千柔不原谅我啊。”

    房间里。

    秋明月讲着乾坤学院里有趣的事,沈千柔听得很入神。

    秋明月又说到秋云泽。

    沈千柔笑道:“云泽这孩子,也上进了啊。”

    房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沈千柔看着已经长大的女儿,很开心,同时又有隐隐的落寞。

    她的女儿,终有一天会一飞冲天,离开她的。

    “明月,其实这些年,我查了一下你的身世……”沈千柔道。

    她的手落在秋明月的肩膀上,那里有一朵隐形的桃花,平时是看不见的,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才能展现出来。

    从小到大,沈千柔只看过两次。

    那种桃花,是仙灵界天玑府的象征,那个神秘的地方啊……

    沈千柔刚想说,突然,体内的灵力就暴涨了起来。

    “娘,你要进阶了!快闭关修炼吧!身世的事以后再说吧。”秋明月一喜,道。

    她虽然在乎自己的身世,但也不急于一时。

    “好,等娘出关,再好好说说你的身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