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秋明月没死!
    :

    沈夜荷的剑架在夜鸿熹的脖子上。

    “……特立丹阳公主为储君,朕百年之后,传位于丹阳公主……”沈夜荷一字一句道,“夜鸿熹,按照我说的写出来!”

    “不!就算是死!朕不会将皇位传给那个野种的!”夜鸿熹坚决道。

    “呵呵,有骨气。”沈夜荷呢喃道,眼神变得狠戾起来,对着身边人道,“去,把沈千柔宣进宫来,就说皇帝要见她!”

    夜鸿熹的脸色终于变了,有了慌乱:“沈夜荷,你要做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把千柔牵扯进来干嘛?”

    ……

    国公府,柔风院。

    皇帝的口谕到。

    “千柔夫人,陛下病重想见您,您还是赶紧去看看吧。”

    沈千柔扫过面前的众人,脸上挂着一丝温婉的笑:“那就容我换一身衣服吧,面见陛下毕竟是大事。”

    沈千柔进了房间,关上门,脸色却迅速冷了下去。

    昨天见夜鸿熹还是好好的,怎么今天突然病重了?

    而且,那些传旨的人,根本不是夜鸿熹身边的人,反而像训练有素的兵士。

    传个旨,需要这么多高手来吗?看他们的架势,自己不进去,就要将自己押进去一般。

    “夫人,你是有什么疑虑吗?”

    紫嫣伺候着她穿衣服,一边问道。

    沈千柔将自己的疑惑讲了。

    “夫人,既然是陷阱,那就不要去了,我们赶紧逃吧!”

    秋瀛像是无意看了窗外一眼,然后走到了沈千柔的面前:“夫人,这间房已经被包围了。”

    沈千柔的手紧紧握成拳,脑袋迅速转动着。

    “我们根本逃不出去,不去也得去,还不如乖乖的去,让他们觉得没有威胁。而且,我担心,陛下有危险。”

    这么多年,沈千柔早就死心了。夜鸿熹来的时候,她也将他关在门外。但是要眼睁睁地看着他置身于危险之中……

    她还是做不到。

    “秋瀛,你把所有的丹药给我,紫嫣,等下我离开后,你立即去摄政王府。”

    紫嫣眼神倔强:“夫人,我跟你一起去。我答应了明月要好好保护你的!你要是有个好歹,等她回来了,我怎么跟她交代?”

    “我是主子,你得听我的话。”沈千柔的脸色冷了下去。

    紫嫣只能将急切压了下去,低下头道:“我会按夫人说得办的。”

    沈千柔穿着一身洁白素雅的衣袍进了宫。

    紫宸宫。

    沈千柔一进去,厚重的宫门就关上了。

    皇帝被捆在龙椅上,看到沈千柔,脸色涨得通红。

    “千柔,不是朕宣你进来的,你快跑啊!”

    “呵呵,你觉得她现在还能跑吗?”

    一人从夜鸿熹的身后走了出来。

    沈千柔看到来人,瞳孔猛地瑟缩了一下。

    “沈夜荷!”

    沈夜荷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直接将夜鸿熹从龙椅上踹了下去,然后在龙椅上坐下。

    “沈千柔,你不想让我继续做皇后,那我就来做大岳的皇帝!你以为你赢了我吗?不到最后不知道谁才是胜利者呢。现在,你不久成了我的笼中之囚吗?”沈夜荷说着,就张狂地笑了起来。

    沈夜荷一个眼神,立即有人走了过去,押住了沈千柔。

    沈夜荷慢慢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啪!

    一巴掌,沈千柔的脸迅速红了。

    啪!

    又是一巴掌,沈千柔的嘴角有了血丝。

    “沈夜荷,你不能这样对千柔,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和她无关!”

    “哟,心疼了,接下来还有更心疼的呢。”

    沈夜荷说着,就取出了剑,直接抵在沈千柔的胸口,刺进去了一寸。

    “传位的圣旨,写还是不写?”沈夜荷冷声道。

    夜鸿熹快疯了:“写!朕写!只要你放过千柔!快,解开朕身上的绳子!”

    夜鸿熹立即趴在地上,开始写了起来。

    一盏茶后。

    夜丹阳拿着圣旨,吹干了上面的墨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母后,我是大岳的储君了,很快就是大岳的皇帝了。大岳的第一位女皇帝,听起来特别厉害呢。”

    “是啊,以后整个大岳都是我们母子的了。这大岳的江山,该改姓了。”

    夜鸿熹爬到了沈千柔的面前,伸出手相邀捂住她胸口汹涌的鲜血,但是越捂,就越多。

    “沈夜荷,求求你,你救救千柔啊!”

    沈夜荷的剑直接刺进了夜鸿熹的身体里,将他扔到了沈千柔的身边。

    “我就成全你们吧,让你们死在一起!”

    沈夜荷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沈千柔的面前:“沈千柔,你是我的亲姐姐哟,到死都没见到你的儿女一眼,是不是觉得很遗憾啊?妹妹就成全你这个愿望。我立即给夜如绣写信,让她杀了秋明月和秋云泽,让他们和你一起入黄泉哟。”

    “这样,也算团聚了。”

    沈千柔的眼睛红了。

    明月!

    云泽!

    他们不会有事的!

    ……

    皇帝病逝,传位于丹阳公主,大岳的第一位女皇帝诞生了!

    什么?前一天陛下不是刚刚要废掉丹阳公主吗?怎么转日就传位于丹阳公主了?

    而且,陛下病逝的怎么这么快呢?

    百姓们心里有疑惑,但是他们不敢说,因为有些人说了,就立即被侍卫以‘妄议新君’的罪名给砍了!

    丹阳公主穿上了连夜赶制的龙袍。

    “母后,你说我当皇帝,摄政王会不会有意见?”这是丹阳公主最担心的问题了。

    “圣旨在那里,你是陛下的女儿,摄政王能说什么?你是新君,他该辅佐你才对。”

    丹阳公主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但是,万一秋明月还活着,知道沈千柔死了,回来在默寒哥哥的耳边说我的坏话……”

    “丹阳,我说了,秋明月肯定死了,如绣在乾坤学院那么多年,有权有势,怎么可能连两个新生都解决不了?!”

    对,秋明月肯定死了!

    宫殿之上,百官朝拜新帝。

    “摄政王到!”内侍尖细的声音响起。

    夜丹阳立即坐直了身体,她现在是皇帝了,默寒哥哥肯定对她刮目相看,后面或许会做她的王夫呢。

    一想到这些,夜丹阳就忍不住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高大俊朗的男人,身上穿着一身玄色的锦袍,脚下踏着鎏金长靴,从外面走了进来。

    瞬间,整个宫殿的气息都变得不一样起来,众人都屏住呼吸,不敢说话。

    “默寒……\”

    夜丹阳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默寒哥哥的身边居然出现了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秋明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