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沈千柔的逆袭
    :

    沈千柔手里拿着茶杯,并没有立即喝下去。

    她的脑子迅速转动着。

    沈夜荷明显是在威胁自己,她这样威胁自己的目的就是要自己喝下这杯茶,至于目的……

    “有点热。”沈千柔吹了一口。

    “姐姐别急,姐姐,这是妹妹赔罪的,姐姐喝了就是原谅妹妹的那些荒唐事了。”

    沈夜荷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手里的杯子。

    沈千柔放下茶杯,而是往香炉里添了一些香,淡淡的香味弥漫在整个房间里。

    沈千柔又拿出一碟小食。

    沈夜荷的心有些急了,再拖下去,陛下就要来了,就看不到好戏了!

    “姐姐,如绣这孩子太较真了,不知道会对明月做出什么呢。”

    沈千柔终于端着茶喝了下去。

    沈夜荷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起来。

    她的手敲击着桌子,计算着时间,差不多了。

    沈夜荷再看沈千柔,果然看到她那白皙的皮肤上染上一层红意。

    “姐姐,是不是有点热,有点难受?”沈夜荷脸上的笑意怎么也压抑不住。

    “姐姐,秋泰已经很多年没碰你了,你这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没有男人很难受吧。妹妹体贴你,给你找了个男人呢。”

    沈千柔的眼神有些迷离,好久都反应不过来沈夜荷说了什么。

    沈夜荷道:“进来。”

    很快,一个乞丐就走了进来。

    这乞丐正是整个朝月城最肮脏的乞丐,打结的头发挂在脑袋上,身上脏兮兮的,散发着一股恶臭味。

    沈千柔和最肮脏的乞丐在一起……

    陛下看到肯定会觉得恶心吧,再看到沈千柔的时候肯定会想到这一幕,还能做出这么痴情的模样吗?

    贵妇们看到,很快,沈千柔就会成为整个朝月城的笑柄了。

    沈千柔,想和我争,只是本宫懒得动手罢了,你还真以为自己能和本宫比肩了?

    沈夜荷几乎忍不住笑起来了。

    “姐姐,良宵苦短,妹妹就先走了。”

    沈夜荷说着,就转身离去。

    她转身走了两步,脸色不禁变了。

    她的身体发软,竟是有些走不动路,热气传遍全身,她觉得好热,想要撕开衣服……

    “沈夜荷,这良宵是你的良宵,该回避的是我才对。”

    沈夜荷转头,就看到沈千柔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表情没有丝毫异样,反倒是自己!

    “沈千柔,你没有中药?你明明喝了茶水的!”沈夜荷难以置信道。

    沈千柔道:“沈夜荷,你觉得我还是原来那个任人宰割的沈千柔吗?你中的药下在香炉里。这盘子里的零嘴,其实是明月给我留下的万能解毒丹。”

    “沈夜荷,既然你喜欢这个男人,那就留给你吧。”沈千柔说完,就转身离去了,出去的时候,还好心地带上了门。

    那乞丐在进来的时候,已经呼吸了香炉里的香烟,早就中了毒,此时见了女人,当然扑了上去。

    恶心的乞丐!

    放开本宫!

    沈夜荷心里想着,身体却不受控制地靠了上去,依偎在乞丐的怀里……

    ……

    “公主,这英国公府真适合赏月啊,您说的没错。”

    “是啊,我们先去拜访一下千柔夫人吧。”

    丹阳公主和一行妇人走在英国公府里,这些贵妇,都是朝月城里的长舌妇,等下看到的事,他们很快就会流传出去。

    一想到即将看到的事,丹阳公主就止不住的兴奋。

    等秋明月万一有命从乾坤学院回来的时候,就会发现沈千柔给她找了个继父,有一个乞丐做父亲,秋明月肯定无法再抬起头来!

    丹阳公主和一众贵妇刚踏入柔风院的时候,便遇到了先来一步的夜鸿熹。

    都说陛下对沈千柔念念不忘,看来是真的了。

    那些贵妇眼睛滴溜溜地转着。

    夜鸿熹没想到今夜这么多人来这里,有些想走……

    丹阳连忙走上去,拉住皇帝的手臂:“父皇,你也是来赏月的?我们一起去拜访姨妈吧。”

    一众人走到了沈千柔的门外。

    房间里,灯烛闪亮着,两道身影映在了墙上,还有一些暧昧的声音传了出来。

    夜鸿熹的脸色猛地变了!

    “哟,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

    “我们怕千柔夫人寂寞,所以来看看她,没想到她一点也不寂寞啊。”

    “年纪轻轻就守寡,又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这也能理解呢。”

    夜鸿熹的心里充满了痛苦,千柔,为什么你能接受别人,却不能接受我?

    “本公主好好奇能让姨母心动的男人是何方神圣呀。”丹阳公主说着,就走过去推开了门。

    所有人都伸长脖子往里看着。

    里面的一幕果然很火热。

    女主角看不清,男主角却能看到一些端倪。

    “天啊,那个男人是朝月城最有名的乞丐吧?”

    “千柔夫人寂寞可以理解,但是连乞丐都要,也太不讲究了吧!”

    “乞丐都不放过,这也太下贱了吧。”

    “这……这沈千柔简直丢了朝月贵妇们的脸!”

    丹阳公主听着那些议论声,再看着父皇如遭雷击的表情,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母后,你的办法实在太好了!

    “我干了什么,怎么就丢了朝月贵妇的脸?”

    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响起,众人们回头,站在她们身后,赫然是面目清冷的沈千柔!

    沈千柔在这里,那房间里的……

    此时,房间里的战场暂时告一段落,她们也看清了女主角的样子。

    “天……天啊,那不是皇后娘娘吗?”

    “皇后娘娘居然和一个乞丐……”

    丹阳公主的脸色彻底变了。

    明明是秋明月啊,怎么变成了母后?

    听着那些议论声,丹阳公主的小脸彻底红了,直接冲进去,将皇后身上的乞丐推开了!然而,皇后还要朝着那乞丐爬过去……

    “母后!母后!”丹阳公主大声道。

    啪!

    夜鸿熹一巴掌甩在了皇后的脸上。

    啪啪!

    又是两巴掌。

    沈夜荷的脸都肿了,才稍微找回了一些神志。

    她抬头看去,就看到朝月贵妇们饶有兴趣的表情、陛下愤怒厌恶的脸,以及……

    光着身体的自己和乞丐!

    沈夜荷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浑身血液往上涌着,差点晕过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