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沈夜荷的威胁
    :

    她已经很久没有杀人了。

    如今,这无双剑上再次沾染了血。

    将侮辱自己和自己亲人的人一剑杀死,真爽。

    ……

    阿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引开了摄政王派来的守卫。

    “这都半个时辰了,肯定让阿八好好享受了一番。等下老子去,就轮到老子了。”

    阿七想着,不由得激动了起来,全身血液都往下涌去,加快了脚步。

    “小美人,我来了。”

    阿七潜进了国公府,推开了沈千柔的门,本来以为会看到让人血脉贲张的一幕,但是,房间里冷冰冰的,一个人都没有。

    阿七突然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差点摔在地上。

    阿七转头看去……然后他的眼睛就瞪大了。

    居然是阿八的尸体!

    阿七躁动的血液迅速冷却下来,他觉得背后不对劲,转头看去,就看到妇人站在她的身后,手里正拿着一柄剑,那剑上还滴着血。

    这女人杀了阿八!

    谁说沈千柔是废物的?

    阿七顿时警惕起来,

    阿七悄悄催动灵力,手掌间萦绕着巨大的灵力,朝着沈千柔袭去。

    沈千柔身形一闪,躲过了他的攻击,阿七迅速转身,再次朝她发起攻击,沈千柔再次躲过。

    轰轰轰!

    几声巨响,房间里的东西碎了一地,但是沈千柔依旧完好无损。

    呼呼呼!

    风一阵一阵地从耳边吹过,但是沈千柔的踪影越来越难寻。

    杀手不停地转头,这一次,他转了一圈,都没有寻到沈千柔的痕迹……

    突然,他觉得头顶有阴风吹来,他抬头——

    沈千柔手里的神器泛着淡淡的光芒,直接朝着他的头顶刺去!

    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根本逃不掉了!

    阿八只能瞪着眼睛,看着那剑从他的面门刺下,全部没入他的身体里!

    皇帝夜鸿熹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地上躺着两具尸体,死状凄惨,而沈千柔正站在那里,正在用手帕擦拭着剑上的血,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看起来就有些残忍了。

    夜鸿熹一进来,沈千柔就看向了他。

    “我回去的路上,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所以就回来看看,没想到……”

    沈千柔看着他,面无表情道:“我一点也不温柔,这其实就是真的我,当年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把最温柔的一面呈现在你的面前。这些年,我成了一个废物,总是忍着忍着,那其实也不是真的我。这样的我,你怕吗?”

    夜鸿熹朝着她走了两步。

    “千柔,我很庆幸是你杀了他们,现在擦着剑的是你。”夜鸿熹心有余悸道。

    要是躺在地上的变成千柔,他大概会再一次恨死自己。

    他已经错了一次,眼瞎了识人不清,但是还有弥补的机会,如果再错一次,那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千柔,我不怕,我先处理了这两个人。”

    高高在上的帝皇,就扛着两具尸体,出了门。

    ……

    阎罗殿。

    “什么?阿七阿八居然被沈千柔那个废物打死了?”

    “开玩笑吧,是不是沈千柔那女人太风骚了,让阿七和阿八爽死了。”

    “是杀死的,阿七和阿八的尸体就挂在了朝月城的城门口,是大岳的皇帝吩咐挂的,就是在警告阎罗殿!”

    “那废物居然这么厉害!”

    “还好我们没去,这哪是温柔乡?”

    整个阎罗殿议论纷纷。

    主殿。

    黑袍男人坐在蛇形椅子上,一人单膝跪在他的面前。

    “殿主,那沈千柔的修为比我们想象的要高,是否要派更厉害的杀手去……”

    黑袍男人摆手,做了个制止的动作。

    “对付沈千柔的事不用阎罗殿出手了,夜鸿熹这么维护沈千柔,大概有人按捺不住了。”

    ……

    大岳皇宫。

    砰砰砰!

    沈夜荷将所有的东西都摔在了地上。

    迫于世家的压力,皇帝将她从冷宫放出来,重新入主后宫,但是,她算是彻底失宠了,皇帝从来没来过这里!

    “沈千柔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父皇简直瞎了眼。”丹阳公主愤愤不平道。

    “明明母后才是替他分忧的人!”

    沈夜荷的脸色更加狰狞了。

    沈夜荷的眼眸阴沉沉的,像是已经想到了主意:“沈千柔,本宫这次一定要让你翻不了身!”

    “母后,您有什么办法吗?”丹阳公主不禁问道。

    “根据本宫安插的眼线汇报,陛下每天晚上都会去沈千柔那里看她,这一次,就让陛下看场好戏!本宫要让陛下知道,沈千柔的那些清纯都是装的!她就是个荡妇,离不开男人!”

    “隔得久了,陛下忘记了她在男人身旁的浪荡样了,本宫就再提醒陛下一下。”

    丹阳公主开心极了:“母后,那丹阳明天多邀些贵妇去英国公府探访,也好好看看这场戏。”

    母子俩相视,同时笑了起来。

    ……

    翌日傍晚。

    英国公府,柔风院。

    沈夜荷携着礼物而来。

    “我是来看看姐姐的。”

    紫嫣并没有让开,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你是谁啊?”

    “沈夜荷,大岳的皇后。”

    紫嫣指着身边竖着的牌子道:“没看到这里写着狗和皇后不得入内吗?皇后还是请回吧。”

    “你!”沈夜荷的脸色终于绷不住了。

    她一个眼神,立即有人从夜色里出现,几人合力将紫嫣拖走了。

    沈夜荷踏进了国公府。

    沈千柔依旧在烛光下做着女红。

    沈夜荷的脸上闪过一丝冷意,转瞬又挂上了笑。

    “姐姐,我来看你了。”

    沈夜荷站着,沈千柔坐着,但是沈千柔的脸上没有丝毫谦卑和怯懦。

    这对一直肆意欺负侮辱沈千柔的沈夜荷而言,心里是有落差的。

    她想要狠狠地将沈千柔踩在脚下,却没想到沈千柔还有站起来,俯视她的一天。

    不过今晚之后,就要不一样了……

    沈夜荷在沈千柔的对面坐下。

    “姐姐,明月去了乾坤学院,你是不是很想她啊。你别担心,你还记得夜如绣吗?她现在在乾坤学院有点地位,我让她好好照顾明月呢。”

    沈夜荷的话一出,沈千柔的表情猛地变了。

    沈夜荷嘴里的‘照顾’,能是什么好事吗?没想到明月去了乾坤学院,沈夜荷依旧要对她下手!

    沈夜荷倒了两杯茶,在其中一杯,手指微不可查地沾了一下,然后推到了沈千柔的面前。

    “姐姐,喝下这口茶,我们之前的恩怨就烟消云散。我也会修书给如绣,让她对明月不要太严格,那么娇滴滴的小姑娘,一不小心可能就没了。”

    沈千柔接过了茶水。

    沈夜荷笑得更加灿烂了。

    沈千柔,喝下去啊,只有那低劣如尘埃、被人嘲讽才适合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