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不准说明月的坏话!
    :

    阎罗殿。

    偏殿。

    一丝淡淡的亮光照耀了进来,里面的景象若隐若现。

    一女子跪在地上,身上只披着一件衣服,褪到了手臂上,露出白皙的肌肤。

    另一人手里拿着刻刀,在女子的肩胛蝴蝶骨处作画,一笔一画,刻入骨里,十分痛苦。

    女子突然仰起头,将即将倾泻而出的声音咽下去。

    如果秋明月在的话,就会发现那张脸极为熟悉,竟然是消失已久的南宫锦溪!

    “疼吗?南宫小姐?”雕刻的人问道。

    南宫锦溪咬牙摇头:“不疼……一点也不疼……只要能变强,只要能将秋明月踩在脚下,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渐渐的,她的肩胛骨上,一朵鲜艳的桃花就呈现出来。

    淡淡的金光勾勒出桃花的形状,而后又逐渐消失。

    “桃花,便是天玑府传人的代表。天玑府的紫冥夫人,肯定会凭借着这朵桃花来认女儿的。”阎罗殿殿主的声音突然响起。

    南宫锦溪和拿着刻刀的人全部跪了下去。

    黑袍男人靠近,手抚摸上南宫锦溪白皙的背,嘴角噙着一抹笑,仿佛看着最完美的艺术品。

    南宫锦溪道:“殿主,当年紫冥夫人的侍女将女婴交给沈千柔,那侍女没有命回去汇报这件事,所以紫冥夫人并不知道。但是沈千柔会不会听到风声后去找紫冥夫人,坏了您的事?”

    黑袍男人沉思片刻:“无关紧要的人,那就杀了吧。”

    南宫锦溪露出一丝快意的笑,秋明月,你所有的东西都将属于我,我还有杀掉你的亲人、朋友!

    秋明月,你的炼狱,才刚刚开始!

    ……

    阎罗殿总部发出一则追杀令,追杀目标为朝月城沈千柔。

    “沈千柔?就是个根骨尽废的废物,身边有两个奴隶,身强体壮,只能干干提水洗衣服的活,唯一有威胁的就是摄政王派来保护她的人了。”

    “听说沈千柔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是是个美人,那腰可细了,守寡的小寡妇,肯定很带劲。”

    “这么说来,这是一桩好任务了,我去跟殿主说,派我去。”

    “你可是个玄鬼境的修士,派你去不是大材小用吗?”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

    “阿七和阿八去?”

    “对啊,两个玄力境,我就说了杀个废物不会派厉害的去的。”

    “嘿嘿,阿七和阿八有福了。”

    ……

    朝月城。

    国公府。

    秋泰死后,沈千柔将整个国公府都修缮了一遍。秋云泽作为国公府嫡子,等从乾坤学院回来,就会继承英国公的位置。

    夜。

    灯烛的亮光照耀着整个房间,沈千柔就在这烛光下做着女红。

    “这肚兜,等明月有了孩子就可以穿了。”沈千柔忍不住露出一个温婉的笑。

    咚咚。

    门敲响了。

    沈千柔打开门,就看到丰神俊朗的中年皇帝站在门外。

    沈千柔站在门口,脸色淡淡:“陛下怎么来了?”

    皇帝像是没有看到她眼里的疏离,脸上挂着一抹温柔的笑:“那一年的这个时候,我们相遇,所以想来看看你。”

    “千柔,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寡妇门前是非多,陛下还是不要让我为难了。”

    皇帝的眉头不禁皱起:“千柔,你竟然要为那畜生守寡?”

    “这就是我的事了,天色不早了,陛下请回吧。”

    沈千柔说着,就将门关上了。

    她靠在门上,神色有些怔愣。

    过了一会儿。

    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

    “陛下,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请你回去吗?”沈千柔打开门,冷着脸道。

    然后,她的声音突然止住了,因为外面空无一人。

    呼!

    一阵风过,带着些许杀气,将摄政王派来守护国公府的暗卫引走了。

    沈千柔觉得有些凉,就走到窗前,将窗户关上了。

    呼!

    又是一阵风过。

    沈千柔关窗户的动作一顿,一转头,就看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

    沈千柔的脸色猛地变了。

    那是个男人,浑身杀气,身形偏胖,眼神下流,直勾勾地盯着沈千柔。

    眼前的妇人,身上穿着薄薄的衣袍,窈窕的身材分毫毕现,娇嫩的小脸绯红,带着一股迷人的风韵。

    “确实是个美……小妇人,很久没男人了吧,你就乖乖从了老子吧,老子让你在临死之前好好做一次女人。”男人说着,就欺身靠近。

    一个修为低下的妇人,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阿七去引开摄政王的人了,自己肯定要趁着这段时间玩个够……

    男人一下抱了过去,本来以为会抱个满怀……

    沈千柔的身影突然闪开,直接闪到了另一边,伸手就取下了墙上挂着的剑,漂亮的脸上带着一丝冷厉!

    “哟,还挺辣的,有意思。小美人,这是七品神器,你拿着可别磕着手,哥哥我会心疼的。”

    沈千柔直接拔出了剑,冷光照在她的脸上,竟有一丝危险。

    沈千柔手里的剑直接朝着那人刺去。

    那人闪过。

    沈千柔刺。

    那人又闪过。

    “嘿嘿,真有趣。”

    “好玩好玩!小美人来追老子啊!”

    “追到了老子肯定会好好疼你。”

    那人嘴里说着,一下打落了沈千柔手里的剑,张开手,身前撞进了他的怀里,他就紧紧抱住了。

    “小美人,投怀送抱呀,真够骚,果然是太久没男人了吗?”

    “身体真软。”

    “真是诱人呀。”

    “听说你那女儿也是个尤物,要是你们娘俩一起伺候老子,那肯定爽上天了。”

    沈千柔的脸色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羞愤转为凶狠。

    沈千柔的声音阴森森的:“不准说明月的坏话!”

    “说了会怎样?长得那么骚就是伺候男人的,还不肯人说了!”

    噗嗤!

    肥胖男人脸上的笑突然凝固了。

    他低下头,就看到那柄剑直接刺进了他的心脏,他身上的灵力迅速消散,生命力逐渐流逝……

    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女人,哪里是尤物,分明是恶煞!

    他在众人的嫉妒中接受这个任务,本来以为可以好好享受一下,没想到是来送死的!

    杀手倒在地上,直到死去都没有闭上眼睛!

    “不准说明月坏话!”

    “不准说明月坏话!”

    ……

    ……

    沈千柔一句一句地重复着这句话,刚刚因为愤怒而暴涨的灵力,渐渐平息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