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替身
    :

    他们供奉的不是半仙,而是魔教之人。他们的皇帝在攻下紫云后,又以几万大军压境,再次剿灭了魔教。

    这个消息迅速在死亡村传开。

    村民们都处在强大的震惊里。

    “我没有说谎,我说了那不是半仙,那是吃人的妖怪啊。”一妇人开心道。

    这一次,没有人说她是骗子了,也没有人殴打她了。

    她是对的。

    他们以为疯了的女人,居然是对的。

    妇人看着自己的一对稚童,全是庆幸。要不是没有那两个仙人,此时她的孩子已经变成白骨了。

    这段时间,她胆战心惊,将孩子小心翼翼地藏着,生怕有人发现了她的孩子。

    现在,她的孩子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

    那些将孩子供奉给魔教的人,此时充满了痛苦。

    他们竟然亲手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了魔教的手里!

    他们怎么这么愚蠢?

    秋明月和萧默寒以及甄宝从死亡村经过的时候,那妇人突然冲了出来,直接朝着他们跪了下去。

    “谢谢仙人,谢谢仙人!”

    有人不解:“你为什么说他们是仙人啊。”

    “是他们救了我的孩子啊,是他们知道魔教的本质,他们当然是仙人。”

    “你也有一对儿女吧,要不是他们,下次供奉的就可能是你的儿女了。”

    那些人也忍不住跪下去,很快就跪倒了一片。

    从此,死亡村就流传着一个故事,妖怪肆虐,残害百姓,是两位绝世无双的仙人降临,拯救了死亡村的百姓。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秋明月和萧默寒离开了死亡村,在就近的小镇上休息下来。

    “甄宝,你回朝月城?”秋明月问道。

    甄宝的嫩白的小脸依旧瘦削,但是补了两天,脸色好看了很多,透着一丝红意。

    甄宝点了点头。

    “我要回去看看我娘。”

    秋明月道:“我和你一起回去,我也回去看看我娘。”

    一则,她也很久没见娘亲了。

    二则,她担心甄宝再次被什么妖魔鬼怪拐走。

    甄宝现在可是个香饽饽,在成为绝对强者之前,他都是很危险的。

    于是,三人同行。

    秋明月和萧默寒并没有急于启程。

    天音教的惊险遭遇让两个人都有些透支。

    “小丫头,调整一下內息,让灵力稳定一些,我们再上路。”萧默寒道。

    秋明月盘腿坐在那里,乖巧地调息。

    萧默寒却有些不乖巧,盯着秋明月那张精致的小脸和娇艳的红唇发呆。

    萧默寒心里痒痒的,身体里藏着一只野兽,想要破土而出。

    等秋明月睁开眼睛的时候,萧默寒就凑了过去,直接将秋明月搂进了怀里,像是恨不得将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

    秋明月软绵绵的身体贴在男人坚硬的胸膛,她很久没和她男人双修过了,其实还是有点想的。

    萧默寒的大掌贴着她的腰身,轻轻摩挲着,房间里,空气飞升着。

    红纱帐,青丝被,两道交缠的身影若隐若现……

    讨厌的风一直吹开了帘帐,似乎也想偷窥纱帐里的春光。

    秋明月娇小的身影陷在被子里,眼神有些迷离。

    但是,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而且那种被窥视的眼神越来越明显了。

    秋明月脸色一变,突然起身,就看到床前居然站着一个人!

    萧默寒也反应过来,第一反应就是扯下纱帐,裹住了身下的人,手一挥,就将那明目张胆的偷窥者震了出去!

    那人摔在地上,又从地上爬了起来,擦去嘴角的血,眼神看的不是秋明月,而是直勾勾地看着萧默寒,眼神扫过他蜜色的肌肤和强健的肌肉。

    萧默寒的脸色一黑,又扯过一些纱帐,将两人一起裹了进去。

    秋明月露出一张小脸,看着来人,宣示主权:“简临苏,这是我男人,看清楚了吗?”

    简临苏在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是男人之后,还有些念念不忘,所以干脆溜进来看看他和女人在一起是怎样的。

    事实证明,他的心上人是货真价实的男人,刚刚那一出,犹如征战沙场的将士,杀伐残忍叫他这个睡了无数女人的人也见识到了。

    简临苏的心算是死了。

    但是依旧怀着一丝微弱的希望,看向萧默寒:“你有姐姐或者妹妹吗?最好……”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最好长得和你有些像的。”

    ………

    阎罗殿。

    玄沧大陆最大的杀手组织总部。

    浓烈的杀气弥漫着每个角落,阴森可怕。

    黑袍男人坐在蛇形的座椅上,周身的杀气比任何地方都要浓烈。

    一道影子跪在他的面前。

    “殿主,在您回仙灵界的日子,发生了几件事。”

    “紫云的六皇子紫浩辰,也是您留在玄沧大陆上的孩子,被秋明月杀了。”

    “杀了就杀了,”男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满不在乎,他在意的显然是另外一件事,“秋明月,似乎并不是秋泰的孩子,本殿让你查的事,查到了吗?”

    “启禀殿主,属下查了十几年,终于确定那个女婴就是紫冥夫人流落在外的血脉。”

    中年男人不禁笑了:“本殿最近也从仙灵界带回了一些消息,天玑府几十年的内乱终于平定了,紫冥夫人打算来玄沧大陆寻回自己的孩子了。”

    “殿主,那我们是不是要将那秋明月抓起来,用来威胁紫冥夫人,毕竟天玑府里面奇珍异宝无数,在仙灵界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就连仙灵界的王,都要给紫冥夫人面子呢!”那人有些激动。

    “比起用秋明月威胁紫冥夫人,本殿倒是有一个更好的主意,要是紫冥夫人的女儿是本殿的人……”黑袍男人的眼中闪过一道暗芒,看起来极为危险。

    “殿主,您的意思是要将秋明月收为己用?”

    “秋明月这女人太过桀骜不驯,不好用。虽然本殿不在乎紫浩辰的死,但是毕竟是本殿的血脉,本殿就要让秋明月受到惩罚!本殿要让自己的人直接取代了紫冥夫人的女儿。”

    “紫冥夫人对一个假女儿百般宠爱,秋明月却只能在这贫瘠的大陆上求生,做着最低等的修士,连仙灵界的入门都碰触不到,是不是很有趣呢?”

    “殿主英明!”

    “哈哈哈!”黑袍人猖狂的笑声响彻整个大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