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战天音教
    :

    萧默寒将甄宝收拾干净了,少年有些鼻青脸肿,但是身上的怪味已经消失不见了。

    秋明月打开了牢门。

    有救了!

    他们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呆了几十年了,终于有救了。

    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好想呼吸外面的空气啊。

    他们争先恐后地想往外冲去。

    轰!

    一声巨响。

    鬼狱的大门突然关上了。

    所有人都看向关上大门的人。

    秋明月看向甄宝,她向来睚眦必报,可不是救世主。甄宝刚刚被欺负的那么惨,她要是把欺负甄宝的人放出去,那真是滑了个大稽。

    甄宝和秋明月的性格像到了极点。

    “明月姐姐,那些欺负我的人,我都记下来了。”

    秋明月露出夸赞的笑。

    接下来,每个走到鬼狱门口的人,都要经过甄宝的审视。

    甄宝点头,萧默寒就放他出去,甄宝摇头,萧默寒就一脚踹过去,直接将那人踹到了牢狱的尽头。

    甄宝点头的人都放了出去,至于那些欺负过甄宝的……

    “放我出去!我不要待在这鬼地方了!求求你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欺负他的!”

    “放我出去吧,你们要打我骂我都可以,请放我出去吧!”

    那些人哀嚎道。

    他们争先恐后地涌过来,全部被萧默寒踹了回去,还挨了狠狠一顿踹!

    轰隆!

    一声巨响,逃生的大门就在他们面前彻底关上。

    要是早知道会这样,他们觉得不会欺负那个少年的!

    然而,时间不能倒流,他们只能将绝望发泄在鹤三郎的身上,疯狂地涌上去,狠狠地踹在鹤三郎的身上,直到将他完全踹断气!

    秋明月三人走出了鬼狱。

    鬼狱外。

    一身玄色长袍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正是天音教教主,而他的身边站着四个人,便是各堂的堂主。

    天音教本来有六个分堂,但是炼丹堂堂主惨死,威风堂堂主背叛,现在只剩下四个堂主了。

    “你们以为出了鬼狱就能出了天音教吗?”中年男人没了光环加身,露出的容颜丑陋到了极点。

    秋明月走在最前面,和中年男人对视:“为什么不能?”

    “你觉得你们三个人,就能打赢本教主和四大堂主吗?”中年男人冷笑起来,看着秋明月,就像看着蝼蚁。

    其实他是有些震惊的。

    因为这蝼蚁居然能逃脱熔岩焚烧,进入神坛,还毁掉了他的神坛之灵,让神坛里的灵力彻底消失!

    中年男人从强大的震惊里回神,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死这蝼蚁!

    “哦,你是觉得我们三个打你们五个是以强凌弱吗?那默寒、甄宝,你们就不要动手了,我一个人动手就好了。”秋明月的表情无比认真,差点将中年男人和四大堂主气得吐血。

    这女人,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神坛的灵力之源虽然消失了,但是禁灵术依旧存在,所以说教主是这里唯一一个可以动用灵力的。

    “教主,对付这样的贱女人,还是我一个人出手就好了,我一定会撕烂她的嘴,掏出她的心脏,再挖出她的眼睛,让她看看什么叫天高地厚!”其中一人站了出来,道。

    “好。”

    那人便站了出来,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

    他的身形高大,秋明月在他面前就显得娇柔无比了。

    甄宝不由得有些担忧:“明月姐姐她……”

    萧默寒的眼神一派镇静:“不会有事的,相信她。”

    甄宝的心才放下来。

    高壮的男人看着娇小的女人:“美人儿,你叫本堂主一声‘好哥哥’,本堂主等下掏你心脏的时候,温柔一些,可好?”

    秋明月负手身后:“丑八怪,你叫本小姐一声‘姑奶奶’,本小姐等下掏你心脏的时候温柔一些,如何?”

    高壮男人脸色一变。

    不识好歹!

    没有灵力,就是肉搏,他直接冲了上去,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制住了她,另一只手突然长出了尖细的指甲朝着秋明月的心口袭去……

    一点战斗力都没有。

    果然只有一张嘴厉害。

    那人忍不住轻蔑一笑,眼看着,尖细的指甲就要刺入她细嫩的肌肤……

    突然,一丝银光闪过,直接将他的指甲连同手指全部削断了。

    胸口一阵剧痛,他错愕地低下头,就看到自己的胸口处出现了一个大口子,自己的心脏竟然被生生掏了出来。

    他的心脏被扔在地上踩爆,下一瞬,他的眼睛变被掏了出来,眼前变成一片黑暗。

    两人的交战只是在一瞬间,所有人只看到壮汉是怎么出手的,根本没有看到秋明月出手。

    这女人死定了!

    这是天音教所有人的想法。

    轰!

    一声巨响,倒在地上的居然是壮汉,他的心脏被掏空,眼珠子被挖了出来,脸上带着临死前的狰狞!

    而那女人居然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

    秋明月的眼神扫了过来:“下一个谁?还是一个一个来?”

    天音教教主残酷的眼眸变得认真严肃起来,像是第一次审视面前的蝼蚁。

    “本教主亲自来。”中年男人冰冷的声音响起。

    “教主,不可啊!”

    “她刚刚肯定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杀了青堂主,一个女人,在禁灵术下又不可能有灵力,根本用不着你出手啊。”

    “是啊,教主,您何必为了一个蝼蚁浪费力气?这简直太大材小用了!”

    天音教剩下的三位堂主纷纷劝说道。

    中年男人一摆手,其余人只能吞下要出口的话。

    中年男人走到秋明月的面前,身上萦绕着一层银光,这是在这禁灵术里有灵力的表现。

    玄鬼境。

    秋明月一眼就分辨出他的修为。

    要是没有禁灵术,她和他或许可以一战,但是现在……

    秋明月的眉目间闪过一丝得意,现在她,当然也可以和他一战啊。

    秋明月的手里握着一个玉佩,那玉佩正是神坛里那女人魂魄钻入的地方,上面沾染着秋明月的血,泛着淡淡的银光,源源不断的灵力正通过玉佩传入秋明月的身上。

    秋明月感觉到自己丹田里的灵力越来越多,越来越汹涌,修为也迅速攀升着,转瞬间恢复到她修为最鼎盛的时候。

    天音教教主看着秋明月,突然觉得她有些变了,但是具体变在哪里,又说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