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心上人是男人
    :

    整个甬道突然冷了下来。

    一道极为耀眼的光芒突然升至半空中,因为这里施展了禁灵术,所以一点灵力都会极为突显,那光亮的一团便代表着巨大的灵力!

    秋明月微微眯着眼睛,就看到亮光中包裹着一个人!

    禁灵术之下,几乎所有人都失去灵力,只有一人修为不变,那就是施展灵力的人,那个人也会成为禁灵术笼罩之地的王,具有绝对的生杀予夺之权!

    天音教的教主就是禁灵术的施展者!

    天音教的教主就是这里的王!

    他用这种方式,保护了自己,任何正派人士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鹤凌宗和鹤芊芊居然妄图凭借着那百余人剿灭天音教,还真是可笑!

    “谁偷了鬼狱的钥匙?”

    光团之中的人又问了一句,裹挟着强大的灵力和威压,秋明月觉得自己喉咙一阵腥甜,竟是鲜血涌了出来。

    简临苏跪了下去:“启禀教主,偷钥匙的人已经被属下打死,扔进了两边的无尽深渊里。”

    “那你身边的这两个人是谁?”

    一股阴冷的目光落在秋明月的身上,秋明月觉得自己犹如被盯中的猎物……

    直到握住她的手一紧,萧默寒高大的身躯倾了过来,不仅能挡住冰冷的视线,还能挡住攻击……

    有人肯为你去死——

    秋明月心里那种莫名的感觉又冒了出来。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简临苏起身,挤进了两人中间,两只手将两人抱进了怀里。

    “教主,这是属下近日新得的两个美人,说想见识一下鬼狱的厉害和天音教的威严,属下就带她们来了。”

    那冰寒瘆人的目光一下消失了。

    “临苏,这鬼狱不是谁都能进来的,以后这种玩玩的玩意,还是不要带进来了。”

    “属下知错了,请教主责罚。”

    “你是本教主的心腹,本教主是不会责罚你的,下次不犯就好了!”

    强大的威压消失,刚刚的危险也被化解了。秋明月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冒出一股冷汗,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钥匙是她们偷的,她们勾引了简临苏,才从他身上拿了钥匙!我们连简临苏的身都近不了,怎么拿钥匙?”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只见鹤芊芊从边缘爬了起来,盯着秋明月愤恨道。

    秋明月的身体一僵,瞪着鹤芊芊。

    鹤芊芊反倒流露出得意的神色,贱女人,本小姐不整死你,都不姓鹤!

    秋明月冷笑,这女人还真是找死,本来还有一条活路,结果她自己断绝了!

    那本来逐渐远去的光团,突然停了下来,阴狠的眼神看着秋明月和萧默寒。

    “既然不过两个小玩意,那就杀了吧。过几日,本教主送你几个更加新奇的玩意。”教主充满威压的声音响起。

    他的手一挥,一个巨大的光团就朝着秋明月袭来。

    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那强大的灵力足以在瞬间将人灼烧成灰烬!

    简临苏本来是可以躲开的,他看了怀里人一眼,眼神闪过一丝不舍,抱着怀里的两人,瞬间跳下了无尽深渊!

    耀眼的光亮里,教主的脸上露出狂怒的表情。

    简临苏居然为了两个女人背叛自己!

    “背叛本教主者,死;蛊惑教众背叛本教主者,死。”

    教主的狂怒变成灼热的火焰,融化了岩石,变成熔浆,漂浮在无尽深渊上!

    那三条命,对于天音教教主而言,就像蝼蚁一样。

    他冷漠地看着那翻滚的熔浆,就转身离去了。

    “教主,无尽深渊里的秘密,不会被发现吧?”

    落在他肩膀上的黑鹰,口吐人言道。

    天音教教主的脸上露出轻蔑一笑:“三个普通人罢了,现在早已经被熔浆吞噬了,怎么发现秘密?”

    一股阻力阻挡了他们的下落,就像悬浮在空中,在沸腾的熔岩要将他们吞没的瞬间,简临苏的手一拍,就像拍开一个出口,人迅速下落……

    呼呼呼!

    秋明月只感觉到狂风从她耳边吹过,血液往下涌去,浑身冰凉……

    不知道下降了多久,秋明月终于看到了陆地,眼看着就要脸着地……

    萧默寒翻身抱住了秋明月,背朝下,等到落地的时候,就能护住她了。萧默寒抱得很紧:“乖,闭上眼睛。”

    秋明月只得乖乖地窝在他的怀里。

    砰!

    一声巨响。

    狠狠地摔在地上。

    接下来就是一声闷哼声。

    咦,那闷哼声并非来自萧默寒,而是——简临苏!

    原来,萧默寒护着秋明月的那一刹那,简临苏心疼心上人,立即抢了垫底的位置。

    只见简临苏瘦削的身体垫在最底上,这一砸,差点将他的骨头砸碎裂了。

    但是,怀里的心上人无碍,简临苏疼得扭曲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个笑,喜欢的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他的怀里,简临苏觉得有些害羞……

    萧默寒抱着秋明月就站了起来,担忧地看着自己怀里的小丫头,根本没有给简临苏半个眼神。

    简临苏脸上羞涩的红顿时变成铁青,他总觉得心上人和那小丫头的相处方式有些奇怪,不像是姐妹……

    萧默寒一只手紧紧搂着秋明月,看着他:“我是男人,这是我的娘子。”

    简临苏看着她一张一合的薄唇,一时愣住了。

    她在说什么?

    刺啦!

    萧默寒直接扯开了自己的衣服。

    简临苏阅人无数,但是心上人脱衣服,他下意识地就是移开目光。

    “非礼勿视。”

    萧默寒脸色一黑,直接走到了简临苏的面前,平坦的胸部,蜜色的肌肤,贲张的肌肉,就展现在了简临苏的面前。

    简临苏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样,忍不住伸出手去戳了戳,没有预想中的柔软,反而是和自己一般的坚硬……

    砰!

    一股强大的灵力顺着接触的地方传到了简临苏的身上,简临苏的身体就猛地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萧默寒几乎是本能的排斥,瞬间暴涨的灵力将人震开了,他的身体,只有小丫头能碰。

    简临苏摔在地上,并没有爬起来,而是躺在那里,久久不能从自己的心上人是男人的事里缓过来。

    肯定是做梦。

    简临苏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

    “默寒,灵力恢复了?”秋明月走了过来。

    她的丹田暖暖的,已经完全确定这里没有禁灵术了。

    秋明月抬头看去,就看到头顶是滚滚的熔浆,将他们所处的整片大地都映得绯红一片。

    他们是从上面摔下来的,但是要穿越熔浆逃出去,根本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