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新的危机
    :

    龟兽越来越近,而那冰冷的眼眸和滔天的杀意也越来越近。

    “该死的人类,竟然敢擅闯鬼狱!”

    阴森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鹤芊芊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跑。

    龟兽紧紧地在后面追着,巨大的爪子剐在鹤芊芊的身上,将她的衣服撕碎了,嫩白的身上留下道道血痕。

    那速度极快的跟班连忙抱起鹤芊芊,沿着原路返回,他的速度虽然快,但是龟兽的数目太多了。

    啪!

    龟兽一个前腿挥过来,两人就狠狠地拍在地上。

    那高壮的跟班一口就被龟兽吞了下去,飞溅的鲜血溅了鹤芊芊一脸!

    “啊,爹,救命!”

    鹤芊芊的尖叫声在这长长的甬道上响起,震天动地。

    秋明月停住了脚步,转头对萧默寒道:“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自己作孽死了就算了,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这里只有一条路,默寒,我们该往哪里走?”秋明月托着下巴,灵动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沉思。

    “很快就有人来清理路障了。”

    萧默寒话音落,秋明月就觉得耳边呼呼风过,像是有无数人飞了过去。

    “芊芊,爹来救你了!”

    无数人对上了龟兽,彻底激怒了龟兽。

    吼!

    吼!

    龟兽的声音震天,愤怒地回击,秋明月觉得脚上的地都震动起来。

    砰砰砰!

    吼吼吼!

    无数的人和魔兽缠斗了起来,秋明月听着,都觉得这是一场十分惨烈的打斗。

    “爹!揍它!它居然敢吓女儿!”

    “哈哈哈,爹,它死了,把那个也杀掉!”

    随着鹤芊芊尖锐的声音越来越兴奋,可见人占了优势。

    但是……

    “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就把天音教的人招来了吧。”

    本来他们很快就可以救出了甄宝,没想到遇到这么几个蠢货。

    砰砰砰!

    又是一阵打斗。

    “爹,我们赢了,魔兽全死了。”

    “爹,我们好厉害啊。”

    秋明月和萧默寒走了上去,就看到鹤芊芊浑身血污,正抱着一个中年男人,他们身周还有无数的黑衣人,这些黑衣人身形壮硕,力气巨大,鹤凌宗看来是知道这天音教被施行了禁灵术,所以专门挑选这些速度快且力气大的人进来。

    “哟,不是说不点灯会掉进坑里吗?这点了灯也会掉在坑里啊,看来不是灯不灯的问题,而是因为这位小姐本来就是瞎子啊。”

    “你才是瞎子!”鹤芊芊愤怒道。

    她一气,身上的伤口就发疼,倨傲的脸有几分狰狞。

    “爹,我看这两个女人可怜,就在前面探路,没想到我遇到危险,她们不仅不帮我们,还说这些风凉话!”鹤芊芊委屈道。

    中年男人拍了拍鹤芊芊的背:“芊芊,人心难测,不是所有的好意都得到回报的,你还是太单纯了。”

    秋明月觉得十分无语,这一对父女的戏还真足。

    “你们刚刚的动静,很快就会招来天音教的人了。”秋明月道。

    鹤芊芊冷笑:“天音教算个屁,我们这里有一百人,每个人都能抬起千斤重的东西,以一敌百,天音教的人敢来,我们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双,等下救出了里面的人,我们就要夷平天音教!”

    好大的口气!

    秋明月简直无话可说。

    突然,四周的灯全部亮了起来,整个漆黑的甬道一时如白昼一般。

    “刚刚隐约听到有人在呼唤本堂主?”

    秋明月转头,只见天音教的人果然到了,最前面的就是简堂主!

    简临苏此时收敛了浑身那温文尔雅的气质,眼神冰冷,那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冷厉之气。

    简临苏的目光在看向萧默寒的时候,变得复杂起来,有些幽怨、有些无奈,还有些宠溺。

    秋明月:“……”

    她不禁拉住了萧默寒的手臂,以防他冲上去将简堂主暴打一顿。

    鹤芊芊看着简临苏,也愣了一下,这世上,居然有这么俊美的男人。

    “爹,我要他,你把他抓回鹤凌宗做我夫君吧!”鹤芊芊看得眼睛都直了,只觉得心砰砰乱跳。

    鹤芊芊还真把这天音教当作自己家了。

    简临苏笑了,笑得颠倒众生:“你想要本堂主做你的夫君?”

    鹤芊芊连连点头。

    “那首先得你有命从这里走出去!”简临苏的脸突然冷下来,充满了杀意。

    瞬间,他身周的人就攻了上去!

    “本小姐当然有命出去,你们哪里是我们鹤凌宗的对手?”鹤芊芊一点都不害怕。

    但是,接下来,她很快被打脸了。

    砰砰砰!

    噗嗤噗嗤!

    打斗声、刀剑相撞声,混杂着求救声,很快在这甬道里蔓延开来。

    但是倒下去的,绝大多数都是鹤凌宗的人。

    天音教的人出手都十分狠戾,每一剑都刺进了鹤凌宗的人的胸口,有的人甚至能徒手掏出心脏,手段极为残忍。

    鹤芊芊看着自己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就连爹的身上都有了伤痕。

    怎、怎么会这样?

    她觉得天音教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鹤芊芊刚刚的嚣张消失不见,小脸的表情顿时白了。

    “这就是你们将天音教引来的下场。”秋明月轻蔑地看了她一眼。

    “天音教的人,为什么不打你们?”鹤芊芊不由得想到一个问题,“你们是天音教的人,根本不是我引来的,是你们引来的,是你们害死了鹤凌宗的人!”

    鹤芊芊根本不想承认自己错了,就把问题推到了秋明月的身上!

    秋明月对这千金大小姐也是很服气的。

    砰!

    中年男人突然狠狠地摔在她的脚下。

    “爹!”

    她身周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

    鹤芊芊的脚步一步一步地后退……

    她脚下一个踩空,便狠狠地摔了下去。

    “啊!”

    简临苏摩挲着下巴,走到了萧默寒的面前:“闯入者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该来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了。”

    砰!

    萧默寒一拳直接揍了过去,揍到他的脸上,萧默寒用尽全力,简临苏的脸很快肿了起来。

    他用手指擦掉了自己嘴角的血液,脸上露出一丝痞性的笑:“打是亲骂是爱,看来你还是很爱我的。”简临苏突然靠近,眼神变得阴冷,“你偷走了我的钥匙,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简临苏话音落,一丝更加阴沉可怖的声音突然响起。

    “偷走了钥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擅闯鬼狱的人,该扔入熔岩浆里烧熔……”

    简临苏的脸色猛地变了,教主!

    秋明月夜觉得一股阴寒的冷意从背后冒出来,心里暗道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