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本小姐巧舌如簧!
    :

    萧默寒拉着秋明月的手,小心翼翼地躲过了很多人。

    “该死的禁灵术!”

    秋明月不禁骂了一句,要不是有禁灵术,他们就可以大杀四方了,哪用得着这么躲躲藏藏?

    “施术的人就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才施展禁灵术的。”萧默寒道,“能施展且有权力施展禁灵术的人……”

    “极有可能是天音教的教主,所以我们要找的珍宝,就在这一带。”秋明月道。

    萧默寒另一只手摸了摸秋明月的脑袋:“聪明。”

    秋明月得意一笑。

    萧默寒爱死她这模样了,要不是形势不允许,早就把她抱进怀里揉揉了。

    两人继续在房屋之间穿行着,尤其是朝着人多的地方去。

    突然,秋明月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就像毒蛇爬上了脊背。

    秋明月转头——

    “哈哈哈,小东西,真是让老子好找!”

    秋明月和萧默寒突然被揪住,两人直接腾空而起,秋明月终于看清了他的脸,黑貂!

    ……

    炼丹房。

    王婆婆的尸首躺在那里,浑身干瘪,面目全非。

    一个丑陋的男子扑在她的身上,大哭着:“娘,你死得好惨啊!究竟是谁?!儿子一定要将凶手碎尸万段,为你报仇!”

    这男人正是王堂主,炼丹师,主管天音教的炼丹之事。

    “你们知道是谁吗?”

    王堂主阴鸷冰冷的眼神扫过,一众人战战兢兢地跪了下去。

    “一群废物,老子都白养你们了吗?”

    王堂主的手挥过,那一群人就全部飞了出去,‘砰砰’地摔在地上。

    黑貂抓着两个小童到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情景。

    他富贵的机会来了!

    王婆婆惨死,而他抓到了凶手,王堂主孝顺,肯定会好好赏他的!

    黑貂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又连忙憋了下去,哭丧着脸走了进去。

    “堂主,小的抓到了凶手了。”

    王堂主腾得站了起来,一双阴鸷的眼睛看向黑貂:“凶手在哪里?”

    黑貂直接将手里的两个小童扔了出去。

    “堂主,凶手就在这里。小的按照惯例将这男童送到王婆婆那里去,王婆婆对这男童十分满意。小的和兄弟们怕王婆婆有什么吩咐,就守在门外……后来,里面没了声音,我就推开门,然后就看到王婆婆死了。那房间里只有这两个小童,所以他们就是凶手!他们还杀了小的的几个兄弟。”

    秋明月要摔在地上的瞬间,萧默寒就扑到了她的身下,紧紧地抱住了她。两个人在地上滚了几圈,秋明月一点都不觉得疼。

    秋明月窝在萧默寒绵软的怀里,只觉得一股阴寒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似乎要将她撕碎。

    秋明月的脑子迅速转动了起来。

    他们杀了那老妖婆,老妖婆的儿子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这堂主的实力肯定在黑貂之上,她和默寒不可能从他眼底下逃走!

    不能硬拼,只能智取。

    王堂主伸出手,脸上愤怒,就要朝着两个稚童拍去……

    萧默寒紧紧地抱住秋明月,护住她,哪怕死……萧默寒运转着逆行的灵力……

    秋明月察觉到了,默寒,不可以!为了这两个小角色损失修为划不来!秋明月咬了萧默寒一口,打断了他的灵力运转……

    黑貂又忍不住咧开了嘴。

    杀了这俩小子,王堂主就该赏赐他了吧。

    女童嫩白的小脸从男童怀里伸了出来,眼睛里充满了惊恐:“不……不是我们,他才是凶手!”

    秋明月指向了黑貂。

    黑貂愣了一下,这女童,要干嘛?

    王堂主的手顿住,看向黑貂。

    黑貂被他阴鸷的眼神一看,忍不住发了一个抖,连忙辩解道:“不是我!你这小贱人,胡说八道什么!”

    王堂主问:“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黑貂急了:“王堂主,这小贱人胡说八道啊!是他们杀了王婆婆的,小的哪里有这个胆子?再说,小的为什么要杀王婆婆啊?”

    秋明月道:“为了钱。”

    “什么钱?小贱人,你再说……再说老子就宰了你!”

    秋明月吓得浑身发抖,楚楚可怜,就连声音都在发抖:“你贪图王婆婆的七品还魂丹,但是又怕这位大叔处罚你,所以就杀了王婆婆嫁祸给我们。但是我和哥哥小胳膊小腿的,怎么可能杀得死王婆婆?而且,你还说我们杀了你的十个兄弟,我和哥哥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你这样嫁祸,你是觉得这位大叔是傻子吗?”

    秋明月的声音虽然颤抖,但是条理清晰。

    王堂主心里的天平渐渐倾斜了。

    两个三四岁的稚童,能杀死娘后还杀死十个成年人吗?

    王堂主怀疑的眼神落在黑貂身上。

    不是他啊!

    明明就是这两个小童!

    这小贱人的嘴巴太厉害了!

    “小贱人,颠倒黑白,老子非撕烂你的嘴!”黑貂说着,就要上去踹秋明月。

    “杀人灭口!你杀了你那十个兄弟,现在还要杀了我们吗?”秋明月声嘶力竭吼道。

    杀人灭口?十个兄弟明明是他们杀的,怎么变成自己杀人灭口了?

    黑貂气得吐血,下手更重!

    王堂主直接伸手,拉住了黑貂的手,‘咔嚓’一声,黑貂的手就断了。

    王堂主一甩,黑貂就摔在了地上。

    “好好说,不要动手。”王堂主声音阴冷。

    黑貂道:“是她!她用石头砸死王婆婆的。”

    秋明月道:“他杀了王婆婆后,拿走了她的七品还魂丹,现在还在他的口袋里装着呢。”

    黑貂下意识地摸了自己的口袋。

    那里确实有七品还魂丹,不过不是他拿走的,而是从地上捡的……

    王堂主一伸手,直接从黑貂的口袋里取出一枚丹药。

    王堂主看向他的目光,就像看向一个死人。

    黑貂一下瘫软在地上。

    动机、人证、物证,全部都有了。

    为什么会这样?

    凶手明明是那两个小童啊。

    他本来是领赏的,怎么就变成凶手了?

    那女童真是好本事,颠倒黑白,一点一点,将他推到凶手的位置,最后变成证据确凿……

    “堂主,不是小的啊。”

    “是他们啊!兄弟们都看到的啊!”

    “堂主,小的哪里有这个胆子啊。”

    黑貂的辩驳变得软弱而无力。

    王堂主直接掐住了黑貂的下巴,将一粒黑色的丹药扔进黑貂的嘴里,下一瞬,黑貂从里到外化掉,变成一张丑陋的人皮,坍塌在那里。

    秋明月和萧默寒紧紧握着的手里冒出了冷汗。

    差一点,就差一点。

    差一点,这个人的下场就是她和默寒的下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