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弼马温
    :

    紫浩辰在紫云广场上被凌迟处死,一刀一刀,血肉从他的身上剥离。

    每一刀,他都会痛苦的大吼一声。

    他的舌头被秋明月拔了,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含混的吼叫声。

    “啊!”

    不是我!

    “啊!”

    我没有做出那么残忍的事!

    “啊!”

    是父皇啊!

    父皇才是主谋!

    父皇,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是你最疼爱的孩子啊!

    紫浩辰看向刑场上坐着的皇帝,眼睛发红,恨意滔天。

    皇帝的脸上没有丝毫怜悯。

    野种!

    紫浩辰的存在简直就是在嘲笑他的愚蠢,竟然养育了这个野种十四年,差点把皇位传给他。

    皇帝心里想着,脸上却露出伤心的表情,擦着眼泪道:“浩辰,你是朕的骨血,刮在你身,疼在朕心啊。但是,你怎么能做出这样残忍的事?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朕是紫云的皇帝,更要起表率作用,遵守紫云的法纪啊。”

    “紫浩辰该死,就该千刀万剐。”

    “陛下大义灭亲,深明大义,杀了紫浩辰。”

    “紫云有这样的皇帝,实在是紫云之幸。”

    皇帝擦着眼泪,眼睛里闪耀着一丝得意的光芒,转瞬即逝。

    秋明月听着那些议论声,对着萧默寒道。

    “这次倒让那狗皇帝捡了一个巧。”

    杀了养了十几年的孽种,反而得了一个好名声。

    不过这狗咬狗的戏,实在太好看了。

    萧默寒轻笑一声,不置可否。

    这小丫头睚眦必报,现在解决了公孙氏,当然不会轻易放过那狗皇帝,这只是早晚的事。

    ……

    紫浩辰死了,公孙庶人在冷宫里疯了。

    皇帝得了一个好名声,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威信。

    一万虎啸营的将士防守在皇宫四周,又有百姓的爱戴,皇帝就开始飘飘欲仙起来。

    他和秋明月计较什么,一个有几分本事的修士罢了,何必浪费自己的精力?他最忌惮的是姬九玉,只要解决了姬九玉……

    金碧辉煌的大殿上。

    朝臣分立两侧,皇帝坐在龙椅之上。

    “冥王是国之功臣,是紫云的守护神。之前,冥王说无心战场,就交回了兵权,只留着护国神杖,说国有危难之时再出战。这护国神杖是太上皇留下来的,可以调动边境的二十万大军。”

    皇帝顿了一下,这就是他忌惮姬九玉的一个重大原因。

    “但是现在紫云安宁,天下安定,远远比大岳和风离强盛,大岳和风离也不敢生出什么心思。冥王这些年一直做个闲散王爷,但是这样的大材,放着不用,实在是浪费了啊。”皇帝颇为苦恼道。

    公孙夜一下就明白了皇帝话中的深意,因为公孙庶人和紫浩辰的事,公孙第一世家的位置差点不保。

    公孙夜立即道:“陛下有爱才之心,真是国之大幸。冥王既然不想领兵作战,可以做其他事啊。”

    云知秋立即道:“是啊,做闲散王爷虽然是冥王自己的意思,但是天下人不知道啊,大家都觉得陛下是故意针对冥王呢。”

    皇帝道:“冥王这样的大材,各位爱卿觉得安排什么合适?”

    公孙夜想了想:“臣以为陛下子嗣最为重要,将来太子登基,要是兄弟众多,地位也更稳。所以,可让冥王广罗天下秀女?”

    云知秋道:“臣以为,马匹也一样重要。马匹是将士作战的基础,有了好的马匹,才会有强盛的将士。冥王骁勇善战,对养马肯定也擅长,前任养马官刚好被马踩死了,缺个空位。”

    “之前后宫之事一直是公孙庶人管的,现在她进了冷宫,后宫无人管理,冥王可以做内务呀。”

    大部分人都附和道公孙大人和云丞相的想法各有千秋,最终如何,要陛下定夺。

    只要少部分人心中不满。

    冥王可是战神啊,可于千万兵士里取对方首领脑袋的战胜,他们居然要冥王去帮皇帝选女人,去养马,甚至要做内务……这简直是对冥王、对战神的侮辱啊!

    但是,公孙夜和云知秋,两大世家的家主,一个是兵马大元帅,另一个是丞相,是文官和武官之首,根本没有人敢反驳他们的话啊。

    而且,他们的话,是否就是代表陛下的意思呢?

    这些人敢怒不敢言,只敢保持沉默。

    “父皇,儿臣以为不妥。”紫浩初道,“冥王是战神,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皇帝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他对这个儿子是越来越不满了。

    “浩初,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位置。这样吧,冥王是马背上的战神,就养马吧。公孙爱卿,你掌管着紫云的二十万大军。冥王,则掌管着紫云的二十万马匹。你们俩要好好配合,紫云的安定就交给你们了。这旨意,就交给你去宣读吧。”

    公孙夜立即道:“臣遵旨。”

    冥王府。

    圣旨到。

    公孙夜宣读完了圣旨。

    公孙夜年三十二,是公孙止的长子,身形矮胖,修为还未至玄鬼境,也从未领兵作战过。但是,他处事圆滑,会拍马屁,所以很得皇帝赏识。

    三十二岁,不仅是公孙世家的家主,还是天下兵马大元帅,公孙夜心里说不出的得意。

    冥王,长得比他高如何?修为高如何?是战无不胜的战神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要做他手下的养马官,听他差遣?

    “冥王……嗯,叫王爷有些生分了,以后都要一起共事,本大人就是你以后的直属上峰,你叫我‘公孙将军’,我叫你‘小姬’好了。小姬,接旨吧。”

    公孙夜将圣旨递到了姬九玉的面前。

    姬九玉站在那里,没有接。

    公孙夜的眼睛眯了起来:“小姬,你是想抗旨吗?太上皇辛辛苦苦将你养大,你现在却要反抗他的儿子?”

    姬九玉阴而不柔的脸上扯出一抹冷笑。

    公孙夜吓得打了一个寒战,直接将圣旨塞进了姬九玉的怀里。

    “小姬,明天记得来上任。”

    公孙夜说完,就一溜烟走了。

    砰!

    姬九玉手里的圣旨直接落在了地上。

    秋明月和萧默寒从外面走了进来。

    秋明月听到圣旨的内容,觉得简直太可笑了。

    让堂堂战神去养马?这简直是天大的侮辱!

    秋明月直接捡起地上的圣旨,一用力,那圣旨就变成了一堆齑粉。

    “上他娘的任!”秋明月气得双手插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