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狗咬狗
    :

    萧默寒大步迈了过来,直接将秋明月搂进了怀里,扫了十大恶人一眼。

    十大恶人自觉自己作恶多端,身上的冷气十足,但是这一次,第一次被一个人身上的冷气给冻住了。

    “老大……这……”鬼精灵偷偷瞄了一眼萧默寒。

    “她男人。”萧默寒开口,声音冷冰冰的。

    老大这么暴力,拳头硬得跟铁块似的,但是在这男人怀里,格外得小鸟依人。

    果然,也只有这样的大冰块能镇得住老大了。

    血手的脑袋耷拉地快到裤裆里去了,这人太可怕了,要是知道当初他对老大有不轨之心……

    血手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战。

    “血手,当初你还想睡老大,难怪老大看不上你,也不看看老大的男人比你好看多少倍!”鬼精灵坏坏道。

    这对血手而言,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下一瞬,血手果然感觉到一股冷到骨子里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血手浑身都僵硬了,高大壮硕的身躯瑟瑟发抖,像是下一瞬随时可能晕过去。

    “默寒,别吓他了。”老大的声音犹如天籁。

    萧默寒收回了目光,柔情似水地看着秋明月,两人相拥着离去。

    血手觉得自己像是汗水里捞出来似的,浑身都湿漉漉的,浑浑噩噩的看了鬼精灵一眼,然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鬼机灵立即反击。

    其余八大恶人连连后退,看着两人打架,就跟逗猴子似的。

    “打他,打他的肚子!”

    “踢他的命根子!”

    “血手,你是没吃饭吗?”

    “鬼机灵,你在挠痒痒?”

    欢声笑语不绝于耳,不用死了,大家都很开心。

    血手最终凭着体型优势揍赢了鬼机灵,哼着小曲走了一段路,就看到面前投下一片暗影。

    血手抬起头,就看到长身玉立的男人,黑衣黑袍,银色面具,露出的下巴线条冷硬,那双眼眸寒彻入骨,犹如索命的修罗。

    “老……姐夫。”血手战战兢兢道。

    “陪老姐夫练练手。”男人的唇角勾出一个冷硬的弧度。

    砰砰砰!

    小巷里传来了几声巨响。

    血手再出来的时候,再次肿了一圈,就跟个球似的。

    他发誓,以后他要离老大三丈之外!

    皇宫。

    砰!

    砰!

    砰!

    花瓶扔在地上。

    笔墨扔在地上。

    奏折扔在地上。

    很快,整个御书房一片狼藉。

    皇帝坐在龙椅上,怒气冲冲。

    公孙贵妃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等皇帝的火发的差不多了,公孙贵妃才走到皇帝的身后,替他捏着背。

    “陛下,这件事会不会是秋明月那个贱人动了手脚?”公孙贵妃问道。

    “你说吉凶石有问题?”

    公孙贵妃的眼神闪了一下,想到旧事,有些心虚。

    她知道吉凶石是可以动手脚的,但是……

    “吉凶石不会错的。”公孙贵妃道。

    “朕原本觉得十大恶人百口莫辩,没想到还有天在看着!都是你出的好主意!”皇帝瞪了公孙贵妃一眼。

    公孙贵妃娇柔的身体靠了过来:“陛下,臣妾也是看着您心烦,但是臣妾只是一介妇人,难免有思虑不周的地方,臣妾该打……”

    幽兰清香飘进了皇帝的口鼻之中,皇帝身体一热,心念一动,直接搂着贵妃纤细的腰身,朝着床走去……

    皇帝‘打’了公孙贵妃之后,气一下就消了,他怎么能和自己的爱妃生气呢?而且要对付姬九玉,他必须要有公孙世家的帮助。这爱妃,还得好好宠着。

    一切都是秋明月和姬九玉的错!

    公孙贵妃想得则是,吉凶石的秘密到底有没有背发现?她心里有些发寒,不会的……

    ……

    “皇帝十分宠爱公孙贵妃。紫浩初是皇后之子,紫浩辰是公孙贵妃之子,前者是天才,后者是草包,都可以争夺皇位,就是因为陛下的宠爱。”姬九玉道。

    “紫浩初是紫歆玉的胞兄?”秋明月问道。

    “都是皇后所出。”

    “那紫歆玉杀死的宠妃是谁?”

    “那宠妃是公孙贵妃的人。公孙贵妃不想直接对付皇后,所以就用了一枚棋子,那女人将皇帝迷得七荤八素,然后冤枉皇后杀掉了她腹里的孩子,导致皇帝对皇后厌弃,皇后抑郁而终。然后紫歆玉杀掉那宠妃,又被送到乾坤学院,公孙贵妃就成了最后赢家。她在后宫只手遮天,杀死很多无辜女子,但是皇帝宠爱她。”

    秋明月摸着自己的下巴,这皇帝宠爱公孙贵妃,大概是因为一丘之貉吧。

    “狗咬狗,肯定是一场好戏。”秋明月道。

    “我也想看。”

    萧默寒立即捧场。

    他在一旁靠坐着,一只手搭在秋明月的椅背上,姿态慵懒,表情却十分不高兴。

    小丫头和姬九玉在房间里呆了整整一个时辰,其间,姬九玉看了小丫头二十眼,小丫头回视了他五眼,最关键的是,小丫头只看了他一眼,就是在刚刚!

    秋明月明显感觉到身边人的不高兴。

    萧默寒现在就跟尾巴似的跟着她,只要她稍微看哪个雄性一眼,萧默寒眼眸里的冷光就会大作。

    姬九玉离去后。

    “小丫头,看我一眼。”

    秋明月看了他一眼。

    “再一眼。”

    ……

    ……

    等补齐了十眼,萧默寒才消停。

    秋明月觉得他的飞醋吃的根本毫无理由,但是每次都会纵容他。

    “走,咱们去看一场狗咬狗的好戏。”

    皇宫。

    皇帝刚刚躺在另一位妃子的床上,就听闻秋明月来求见。

    “什么?秋明月居然要来见朕?”皇帝震惊。

    秋明月这女人真大胆,难道她就不怕进来了就出不去吗?

    既然她来送死,那自己怎么能不满足她呢?

    到时候……就治个冒犯君主之罪吧。

    皇帝重新床上衣服。

    那位妃子则犹如逃过一劫。

    每次皇帝宠幸她之后,贵妃就要她喝下一种汤药,喝完之后就像有无数只虫子在身体里爬着,痛苦得像是死了一次。她最受宠的时候,曾经向皇帝告过状,没想到第二天贵妃就直接让她彻底失去怀孕的能力,而皇帝一声都没有吭。

    贵妃用行动表明,皇帝再宠爱一个妃子,都没有贵妃在皇帝心中的百分之一重要。

    皇帝穿着整齐地坐在大殿里。

    秋明月和萧默寒走了进来。

    秋明月的身形娇小,漂亮的眼眸里带着一丝无邪,就像天真无邪的小绵羊走进狼窝里一样,对危险丝毫无所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