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小别胜新婚
    :

    妖兽张开嘴巴,宽大的舌头,直接卷住了男人的身体……

    男人的眼睛突然睁开,里面闪过一道暗沉沉的光。

    “嗷!”

    男人手里的银光匕首,直接刺在妖兽的舌头上!

    妖兽剧痛之下,粗壮的尾巴直接扫了过去,男人没有躲闪,而是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巨大的妖兽将洞穴的柱子直接撞断了!

    妖兽的内丹是炼丹的一种重要的材料,乃是至宝,但是男人却没有丝毫留恋,身影转身就消失了。

    小丫头,你要是敢找别人……

    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极度危险的光芒!

    轰!

    轰!

    巨大的响声接连不断地响起,整座鹿麋山像是要被连根拔起!

    洞穴外,很多人都焦急地等着。

    又伴随着一身巨响,一切都安静下来。洞穴的石门突然打开,一道黑色的身影从众人面前闪过,一闪而逝。

    几位老师的脸上都露出惊喜的表情。

    “御院长……赢了?”

    魏胜钻进了洞穴,就看到了妖兽巨大的尸体躺在地上,已经没了气息。

    “御院长真的赢了!”

    “太好了!不用一直提心吊胆了!”

    “御院长简直太厉害了!”

    所有人都将提起几个月的心放了下来,只是——

    “御院长为何这么急?这是要去哪里?”

    “这么值得庆祝的事,一定要办个庆功宴!”

    “御院长是庆功宴的主角,得将他寻回来。”

    魏胜说着,就朝着外面走去。

    一抹小小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魏老师,你去干嘛?”御无双双手负在身后,用稚嫩的声音问道。

    “我去寻御院长……”

    御无双圆鼓鼓的脸上露出一丝嫌弃:“师父肯定是去找师娘了,魏老师你这样不是讨人厌吗?”

    紫云。

    冥王府。

    这两天,对于姬九玉来说,或许是这一生最幸福的事了。

    他和明月如同朋友一般相处,姬九玉说出了他深藏在心底,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的话。姬九玉自幼被魔兽抚养,他一直以为自己也是一只魔兽,直到那一年……

    太上皇带着诸位大臣和皇子去魔兽谷狩猎,当举起弓箭的时候,就看到了一群魔兽里有一个小娃娃。

    野生魔兽和人类是无法共存的,是天生的仇敌,要么是人驯服魔兽,要么是魔兽杀死人类。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况。

    太上皇放下了弓箭,没有猎杀那些魔兽,并将小娃娃带回了皇宫。

    太上皇教会小娃娃走路、识字、骑射、修炼,甚至比对自己的儿子都好。

    对于姬九玉来说,太上皇就是他的父亲。

    秋明月认真地听着姬九玉的故事,终于知道他为何要这么守护着这个国家,即使皇帝这样对他,他也依旧忍耐。

    恩重如山。

    “在紫云,我一直扮演着一个战神王爷的形象,一言一行都严格要求自己,只有在作为子虚阁阁主的时候,才能放纵一下自己。”姬九玉看着秋明月,道。

    初见时,他其实已经动了心。

    但是,他的身份注定他无法像其他人一样肆无忌惮、随心所欲,对于他而言,无牵无挂最好。而现在,他已经丧失了机会。

    “你是紫云的战神,但是皇帝这样对你,你也不能一味容忍啊,你要狠狠教训他!”秋明月不忿道。

    她向来不知道忍是什么东西,她只知道揍,谁惹她不开心了,她就要打得对方哭爹喊娘。

    比如现在,有人故意愿望十大恶人。

    她不仅要让十大恶人活下来,还要狠狠教训一顿那冤枉十大恶人的人。

    姬九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突然觉得这丫头的世界很简单,就有爱和恨两样,爱就护着,恨就揍死。

    “傻丫头,你不懂的。”姬九玉颇为无奈道,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伸出手……

    秋明月只觉得恨铁不成钢。

    自己要是姬九玉,肯定狠狠报复回去了。

    一袭黑影从天而降,挡在了姬九玉和秋明月的中间,俊朗如雕刻般的脸上闪耀着一丝嘲讽的眸光,盯着姬九玉,杀意毕现。

    萧默寒心里酸意泛滥着,自己要是晚来一步,这人的手是不是就摸上了小丫头的手了?

    难怪他在洞穴里会产生那样的幻觉,原来是有人想挖自己墙角啊。

    冷风吹过,萧默寒的衣袍在寒风里发着猎猎的声音,怒意也是如此,很想很揍一顿眼前的人……

    突然,萧默寒的身体僵住了。

    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他,温热的娇躯贴上了他的身体,萧默寒的怒意和酸意瞬间连个影儿都没了。

    萧默寒转过身,直接将小丫头抱了起来,小丫头的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两人刚好四目相对。

    “萧默寒,你再来晚点,我就不要你了。”

    秋明月的拳头直接砸在萧默寒的身上。

    她的手可是将无数人揍残揍死的,唯有揍在萧默寒的身上,是撒娇。

    “小丫头,你敢!”萧默寒充满柔情的眼神顿时变得狠戾起来。

    秋明月感觉到身上一冷,这么久没见了,这男人变脸跟变天似的。秋明月立即识时务:“夫君,我想你了。”

    萧默寒的脸有些红,身上有热气,一部分是因为不好意思,还有一部分……

    萧默寒抱着秋明月,身影瞬间就在姬九玉的面前消失了。

    姬九玉站在那里许久,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像是一具雕像,过了很久,他才坐下来。

    这开心的两日,这般短暂,戛然而止。

    “明月,你住在哪里?”萧默寒问。

    秋明月指了一个方向。

    萧默寒抱着她,瞬间就出现在房间门口,一脚踹了过去。

    门打开,两人进门,萧默寒搂着就啃了下来,灼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脸上。

    秋明月白皙的小脸一下红了,用小手推了推萧默寒:“默寒,关……关门,才可以。”

    萧默寒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关门,等关的时候,才发现……门被自己踹坏了。

    关门,才可以。

    萧默寒只觉得气血涌上了脑袋,心里那一丝念想急不可耐,但是小丫头的话,他不得不听,只能将门抬起来,准备修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